自传小说:黑与红(18)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13日讯】

17. 面包、阁楼、小吊篮

忠义的舅舅、舅妈见到我,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还不如车上的司机和售票员热情。舅舅嘴动肉不动地说:“忠义是我的亲外甥,我理应收留他。但收留你,我们可要担很大的风险, 一旦查出来,说我们窝藏逃兵,那我们可受不了。看着你是忠义的同学,又是好朋友,士齐姐夫来和我们商量,我们也就同意了。我们可以留你住下,但伙食和其它费用要你自理。我们的经济并不宽裕,负担不起。”

我连声表示感谢,并说:“当然,当然,自理,自理。”天晓得能不能自理, 能自理多久?几块银元已给大胡子兵抢走了,口袋里只有上个月发军饷剩下来的钱,大约只够买二三十个面包。

舅妈走在前,带领我们二人爬上三楼。这是一个只有七八平米的小阁楼,一张小床,一个桌子, 一把竹椅,一个脸盆,一个水桶,还有一个夜壶,连床上的枕头也只有一个。看样子什么都是为一个人准备的。

开中饭了,舅妈端来一小碗米饭,一小碟青菜。等舅妈走后,我们两人面对这一小碗饭和一小碟菜苦笑了。随即就一人分一半, 一口就结束了,非但没有填饱肚皮,反而刺激了食欲,感到更饿了,忠义说: “不行, 我要和舅舅、舅妈交涉,即使只供给一个人,量也太少,我以后又不是不给他钱。”和舅舅交涉的结果,米饭增了三分之二,菜增加了一半。但杯水车薪, 还是解决不了我们那年青力壮,吃惯了军队中吃饭无限制的胃。

第二天清晨,我们俩饿得实在睡不着觉,楼下墙边忽然传来阵阵清脆的叫卖声: “西点…面包,菠萝…面包,牛油…面包”声声面包,特别是最后这声牛油面包搅得我们的饥肠轱辘辘地响个不停。忠义的鬼主意又来了,他在屋角找到一个小破篮子,用几根小绳子连结起来绑在篮子上,篮子里放了钱,还写了便条:“楼上有瘫痪病人,请将牛油面包放在篮里,多谢了!” 然后慢慢将篮子从窗外稳稳当当放下楼,老太太将面包放好,找的零钱也放在篮里边 ,拽了拽绳子,我们就把它提上来了。 于是每顿饭有一小碗饭,一碟菜,外加一个面包分两半,总算勉强可以维持生命了。

临街的马路上,不时有全副武装的宪兵乘着摩托车沿街巡逻,这是新一军留守部队派出的巡逻车队,遇见有可疑的人,就抓走。我们在小阁楼上蛰居了二个月,不敢下楼外出一步。

二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周士齐教授提着香蕉、芒果、好几盒点心来看我们,并告诉我们: “新一军留守处已从沙面全部撤走开赴东北,全军没有一个人留在广州了,你们尽可放心出来念书了。”周教授还给了一笔可观的钱交给舅舅。第一次看见舅舅、舅妈脸上堆起了笑容。 临别时,不断地说:“怠慢,怠慢。”岂止是怠慢,要不是忠义发明的吊篮牛油面包自理,就那一小碗饭,一碟菜,虽饿不死,也活不长。不过, 我从心里还是很感激他们,是他们担着风险收留了我这个逃兵。

 18.  复员

我和忠义脱下了军装,进了岭南大学。忠义的父亲周士齐教授是教务长,又有优先照顾抗日军人的规定,因此我们没有经过考试,也不要高中毕业文凭,以同等学历的名义就读于文学院外文系。

岭南大学是一所私立的、由海外华侨资助的贵族式学校,学生许多来自香港、澳门,每星期六回港澳度周末,星期一再回来上课。做作业的纸,规定必须是高质量的道林纸,我们两个穷学生读不起,只念了半年就学不下去了。

正好周教授接到教育部的通知,任命他为青岛国立山东大学复校委员会的主任。于是我和忠义就随着他一起由香港乘船,路经台湾基隆抵达青岛。我进入山大农学院,忠义念了几个月工学院就回到上海他妈妈那里,进了联合国救济总署的渔管处到海上捕起鱼来了。

后来他当上了拖网渔船的船长。在一次从台湾出发捕鱼时,遇到了十二级台风,船在海上顺风飘荡了七天七夜,船上六名水手一名船长与台风搏斗,四名水手不幸被大浪卷入海中葬身鱼腹。船舱里灌满了海水,眼看就要沉没了,忠义和两名水手奋力将小舢板卸下,带上仅有的一罐淡水和一包食物,弃船登上小舢板又继续在海上漂泊了三天。等到台风过去,天气转晴,忠义等三人已被巨浪推到了岸边不醒人事了。

经海岸警卫队发现,对他们进行了人工呼吸抢救,苏醒过来,忠义睁眼一看,面前警卫队员手臂上的标徽,明显地露出U.S.A三个字,忠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经过海上狂风几天几夜的冲击,小舢板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倾覆,巨浪将他们三人送到美国西海岸洛杉矶了。这真是一个奇迹!

警卫队员将舢板捞起,让他们三人一起照了一张珍贵的照片。按照美国的法律,非法入境是要蹲监狱的。当警卫队官兵们听了他们的自述,都感到这三人真是死里逃生的现代鲁滨逊。忠义又讲的是一口流利的美语,破例准许他们三人入境,而且发给他们衣服、食物和允许工作的工卡。

忠义做了几个月的码头装卸工,攒了些钱,就去申请上大学,先后考入了西北大学、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攻读物理学硕士、博士。毕业后受聘于加州北岭州立大学物理系,执教多年。1979后,他几乎每年都要回国来讲学;与国内各大学、师范学院建立了校际联系;组织安排国内专家学者赴美访问;将中国青少年所设计的科学实验,安排在美国航天飞机的舱位里进行太空实验;为使用世界银行贷款,资助中国边远地区中学提高教学质量和增添实验室设备,深入到边远地区工作。他还组织过国内首批合资饭店的高级职员赴美进行培训。他为中国培养人才,提高教学质量以及科研的水平不遗余力……

忠仁和罗哥哥由东北请病假回到北京,罗哥哥上了北大,以后在教育工会工作,经常到各大学去指导工会工作,组织歌咏队,成了一名积极的群众工作的活动家。在铭贤中学后花园与他私订终身的张姐姐在多年失去音讯的情况下,已在上海成了家,生有一儿一女。罗哥哥也在北京找了一位教员成亲,也生下一儿一女。

忠仁先在影协后电影学院任教。一九五七年因批评院长作风不正被划为右派,从此闭门不出,悉心研究电影艺术,翻译出版了许多电影艺术的论文。“四人帮”倒台,右派问题改正,他应邀赴深圳、全国各地以及美国、德国讲学。

被假枪毙的黄明西,回到东北老家,经过心理医生精心的治疗,也恢复了健康。我随周士齐教授到了青岛,进了山东大学农学院。(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唱歌得到的掌声要比拉琴多得多,有时还会有人叫好: 安可(Encore! 法语,再来一个!)因此我更喜欢唱歌,张开嘴,吸口气,拉开嗓们儿就唱出声了。
  • 馆长见我有些紧张,她举起拳头在胸前摇晃了几下,鼓励我别怕,加油! 当我一开始说尊敬的市长,尊敬的市议员们时,声音还有些发抖,开始正文了,我竟然拿出我当年义无反顾参加远征军的气概,和小时参加英语比赛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量,准时在三分钟内一气呵成。
  • 1999年我来美定居,一晃就十年,真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来美后的所见所闻,在每年的各期“形影”中,也都有描述。值此十周年,又逢“形影”不久即将“改嫁”至“网路”家,虽然新家一切都显得很舒适,方便,但我这个传统派,还是对“形影”依依不舍,因此赶紧再奉上一篇,文虽拙情意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