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俄语教师被关辽宁女监 家属探视权遭剥夺

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邢丹,因不放弃信仰,被当局迫害到奄奄一息。(明慧网)

人气: 15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4日讯】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邢丹,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近三年,因长期绝食反迫害被“集训矫治监区”送至监狱医院灌食迫害。自2017年6月至今,家属一直见不到邢丹。

据明慧网消息,位于辽宁省沈阳市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最残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营”。(网络图片)

明慧网报导,2017年邢丹的家人为给邢丹申冤,向法院提出申诉,“集训矫治监区”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为避免邢丹知道申诉的事情,终止了邢丹与家人会见的权利。

所谓“集训矫治监区”是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直以来搞强行转化。

自2017年6月至今,家属一直都没能会见到邢丹。其间,家属曾和申诉律师拿着2017年国家司法部新出台的关于律师会见监狱在押人员最新规定的文件一同去监狱,要求会见邢丹,狱方以各种借口搪塞家人和律师。

现年47岁的邢丹,从小体弱多病,性格内向,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1994年,她从沈阳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鞍钢高中担任俄语教师。她教学认真负责,补课从不收费,对学生特别关心,深获学生和家长的爱戴。

邢丹的父亲无法接受听话乖巧的女儿被关进监狱遭受迫害的现实,过度思念爱女,长期上火,茶饭不思,患上了食道癌,于2017年4月18日含冤离世。

不转化 不让家属探视

邢丹被非法关押已经有三年多了,可老俩口看见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监狱多次以邢丹不转化、绝食、不配合管理为由,不家属让探视。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辽宁女子监狱狱警多次电话联系家属,告知邢丹处于病危状态,身体状况恶化,随时可能出现心跳骤停的情况。

据明慧网报导,法轮功学员如果在辽宁女监的“集训矫治监区”里长期不转化,监狱就会对所在小队的狱警小队长进行批评,或用扣奖金的方式惩罚。

狱警就会采取各种方式进行转化迫害,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所谓放弃修炼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的目的,如:不让洗漱、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不让加衣服、不让洗换衣服、不让盖被、不让铺褥子、不让坐着;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全天站着,甚至立正站着等等。

2017年4月12日,邢丹家属去辽宁省女子监狱,强烈要求会见邢丹,同时准备帮邢丹办理申诉。

十二监区科长陈硕、队长李晗在会见之前,要求家属不得在会见期间和邢丹谈申诉的事情,并且必须谈他们给家属指定的内容。迫于无奈家属只能答应。

在会见时家属告诉邢丹:如果她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可以向监狱的驻监检察室反映情况。这句话刚说完,陈硕就非常蛮横地终止了会见,把家属驱出会见室。

家属曾多次向狱方为邢丹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监狱以各种借口搪塞家属,于是家属聘请了两位维权律师代理,申请监外执行事宜。

律师会见当事人受阻

2017年4月19日,两位律师前往监狱申请会见邢丹,被狱政科刘警察、监区赵警察和邢丹的主管队长李晗以“邢丹今天外诊”为借口推脱,拒绝了。当时接待的刘警察几次明确表示,让律师第二天再来会见。

次日,两位律师再次来到监狱会见邢丹,狱方再次施用诡计,以莫须有的《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暂行规定》第六条第二款,为借口,不准会见邢丹。律师当即反驳此项条款根本就不成立。

因律师无法会见当事人邢丹,只好打电话给省女监驻监检察室求助,结果无人接听。

两位律师又来到省监狱管理局,要求见狱政处处长,该处长没敢露面,门卫强行把律师赶到该局信访处。

负责信访工作的刘子禄接待了两名律师,律师说明来意后,要求刘子禄联系相关负责人出面接待,并要求对辽宁女监拒绝会见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但是刘子禄以各种理由百般推脱。

为了营救生命垂危的邢丹,还其清白,家属在邢丹的意愿下再次向鞍山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诉,经历数月辗转后,在有关部门接收到邢丹母亲的求救信件后有了回应。

2017年8月14日,鞍山市中级法院立案二庭下达了应诉通知书和受理通知书,决定立案审查,但后来情况不明。

遭非法绑架、庭审、关押 生命垂危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实施恐怖的迫害政策,为了不给学校领导带来麻烦,邢丹于2003年辞去了自己热爱的工作,离开了心爱的学生。

2014年7月21日,邢丹突然被对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2014年11月14日,铁东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身体极度虚弱的邢丹。一个小时不到,她就抽搐了两次,庭审被迫取消。

2015年1月23日,铁东区法院再次开庭。当天邢丹的身体仍极其虚弱,她被架着上了法庭。

邢丹和辩护律师均要求公诉人高欣出示扣押物品,进行辨认和质证。法官黄进均不理睬,为阻止维权律师发表无罪辩护意见,赶紧敲锤宣布休庭。

2月13日,法庭冤判邢丹五年。

2015年5月26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将邢丹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经过体检,邢丹的身体状况不合格,监狱拒收。

5月29日,看守所警察带邢丹到鞍山市长大医院做检查,抽血时邢丹当场昏过去。

下午家属会见邢丹时,发现她瘦得已皮包骨,面无血色,说话有气无力。

6月2日,看守所再次把邢丹送到辽宁女子监狱。监狱在明知邢丹身体状况极差、不符合入监标准的情况下接收。

6月4日,狱方打电话催家属到监狱来签字,因为邢丹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监狱不想承担责任。

邢丹的父亲离世后,邢丹的母亲更加悲痛,不仅要承受丧夫之痛,还要整日为营救生命垂危的爱女四处奔波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15 3: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