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3)抵制奴役

公主岭监狱的在押人员有三千多人,每年死亡二十多人,甚至八十多人,远远超过人口的正常死亡标准。(网络图片)
人气: 19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8日讯】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2)拒绝转化

2009年,马平被转到公主岭监狱后,拒绝做奴工。监狱对不出工者冠以“抗拒改造”的罪名加以迫害,马平因而被关进“小号”一个月。

“我以绝食抵制迫害,监狱狱警与帮凶犯人对我进行野蛮灌食,拿特制的钳子把嘴撑开,将一根小手指粗的胶皮管插入喉咙,每次拔插胶管都带出血丝。当时那种感觉难以言表,泪水从双目夺眶而出。”马平写道。

为了逼迫他就范,狱警让犯人背地里用一袋半(每袋子八两)精盐放入流食中,造成奇渴难耐,腹中灼热。当他向他们要水喝时,招来的是狱警的谩骂。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野蛮灌食。(明慧网)

监狱里的奴工

公主岭监狱里的服刑人员每早4点起床,有的5点就被轰到车间去干活,最晚6点全部下车间;中午11点多,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晚上6点收工,平均每天干活12小时,没有休息日。

尤其年末要完成下达的工作指标,各监区警察驱使在押人员加班加点干活。三、六监区经常加班到晚8点,有的监区甚至创下半夜11点收工、早上3点出工的纪录。

劳动现场是密封的,警察拿着电棍把守。

公主岭监狱的大门(网络图片)

公主岭监狱共有十个监区。一、七监区专门加工制作小汽车玩具,二、六监区加工军用服装,三、五监区专做电子元件,四监区负责监狱各种维修工程小项目,康复监区(老残队)对外加工小蝴蝶各种手工制作,包装一次性拖鞋、裤衩等物品。

2005年一、七监区开始制作仿旧小汽车等模型,延续至今,产品销往美国、欧洲,相当盈利。

仅二监区2011年就创收近300万元,2012年监狱给二监区创收计划是390万元。十个监区的总创收就可想而知了。

巨大的利润是以赤裸裸地奴役服刑人员获取的。

中共强制奴役在押人员的示意图。(明慧网)

监狱根本不提供任何劳动保护。生产铁制小汽车、小飞机的场地窄小,人多,室内弥漫着油漆粉末、辛纳水味、用电焊机时释放的烟味混在屋里都对人体有害。

犯人过度疲劳,精神恍惚,生产安全事故频发。在一服装车间里,一个月内曾连续有三名犯人的手指被机器轧伤,其中二人是食指粉碎性骨折。

长期的营养不良、休息不足、超负荷的劳动,致使在押人员身体瘦弱,积劳成疾,患上胸膜炎、肺结核等疾病是常态。

法轮功学员刘燕龙、梁振兴、孔维华、林春值、孙镇、张为喜、郑凤祥、徐慧剑、滕伟强、潘志鸣都被诊断染上肺结核。

吉林省司法厅每年下达九个死亡指标(千分之三的比例),公主岭监狱的在押人员有三千多,每年死亡二十多人,远远超过人口正常死亡标准。据说,最多的时候一年死亡八十多人。

冬天里,人死了往地沟里一扔,攒够了数,再一起火化。有的尸体的耳朵被老鼠咬掉,有的脸都被啃没了。

公主岭监狱(网络图片)

许多法轮功学员抵制奴役,不出工,遭来的是极其残酷的折磨。中共从精神上剥夺不了修炼者的信仰,就从肉体上对他们下手。

肉体的摧残

那年张辉才30岁,当狱警把他从禁闭室抬到狱内医院时,他已奄奄一息,又被转到狱外医院。医生开刀解剖时,发现他的肠胃都已发黑,已没办法医治。2009年4月,他在医院里离开了人世。

张辉是吉林省延吉安图县明月镇人,2004年5月26日晚,被延吉市依兰派出所及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公主岭监狱三监区。

在被关押前,张辉有140多斤重,1.7米的个子,相当强壮、健康。

张辉抵制奴役劳动和不公平的待遇,遭受狱政科警察干事刘海洋的毒打,并且被三监区的教导员王吉庆多次关入“小号”,最长一次达两个多月。

在“小号”里张辉被多次铐上“死人床”、遭电击。在残酷折磨下,他的内脏受损严重,得了肠结核,无法正常进食,狱警说他在绝食、对抗政府,因而强行给他灌食、灌盐水,给他的肠胃雪上加霜。

狱警陈怀宇、陈红宇将他绑在床上,用电棍电击、毒打,套塑料袋不让睡觉。张辉的身体急速恶化,监狱拖延治疗时间,不给予保外就医。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张辉死后,监狱严密封锁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以掩盖真相。

赵国兴

他是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现年46岁,2007年2月12日,被一伙警察绑架。他的两台电脑、手机、两台打印机、电子书、现金、法轮功书籍等被抢走,随后他被冤判十年。

在此之前,赵国兴曾遭受关洗脑班一次、非法拘留两次、劳教三年的迫害。

2007年11月13日,他被绑架到公主岭监狱。

2010年4月,赵国兴因抵制奴工劳动,被绑架到“小号”遭受迫害十五天。

赵国兴受到百般折磨:“坐板”、上“死人床”、“熬鹰”、拔胡子往眼睛里放、用“紧束带”捆绑、用凉水浇身、用掌击打喉部、用脚踩踏脚踝、小腿、掐大腿里侧、掐睾丸⋯⋯

“紧束带”是一种刑具,用黑色尼龙料制作的、和腰带一般宽,隔两寸一个铁眼儿;系在腰上后,两个链扣在两手上,前后动不了;再从后面把两臂死死地往一起勒。用此刑可使人筋断骨折、痛得死去活来。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紧束带。(明慧网)

当赵国兴面对酷刑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他嘴里就被人用抹布沾上屎尿塞进去,嘴被胶带缠住。

赵国兴对法轮功的坚定信念来自他不凡的经历。8岁那年他刚上学,就被市里最权威的医院专家确认患有“乙型肝炎”。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即使治疗,也去不了根,最多活二十多年。

为了给他治病,其父1988年辞去优越的设计工作,下海办厂。可是,用尽了办法也医治不了。1996年赵国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他的症状全部消失。

赵国兴一家人都修炼,都未能避免中共的迫害。2000年10月6日,全家四口人在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请愿时被绑架,均遭受劳教迫害三年。

他母亲遭非法刑拘、抄家、恐吓、跟踪、流离失所、高压电击等等迫害,于2012年2月5日含冤离世。

2016年5月30日,赵国兴从公主岭监狱出来。

回首往事,赵国兴说:“不管中共迫害的手段多么残酷,诬陷大法的言论如何花样百出,所有迫害都是徒劳的,只能让人越来越看清这场迫害的本来面目。”#(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4-18 8: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