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资深大律师:港人要认清 法治威胁源自中共

大陆体制造就中港“法治”矛盾 释法冲击司法独立

前大律师公会主席石永泰近日接受本报专访,谈中港法治和人大释法等话题。(李逸/大纪元)

人气: 7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前大律师公会主席、资深大律师石永泰近日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点出本港法治面对的威胁来自香港的宗主国中共当局,当中以人大释法司法独立伤害最大。

石永泰在2014年1月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致辞引用“淮橘为枳”的典故,暗讽中共法治徒具法律。他说:“假若一个社会只是徒具一套法律和对一般百姓执行这套法律的机制,法律便会沦为当权者统治人民的工具⋯⋯好像中国古代传说在淮河以南的橘子,本来很甜美,但拿到淮河以北种植便变了味苦涩的枳,不宜食用。”

同年,中共人大常委会作出“8‧31决定”为政改设下框架,引发了持续79天的“雨伞运动”。四年后的今日,香港经历了九七后第五次中共人大释法,乃至人大就一地两检以“决定”代替法理依据,香港法治面临空前冲击。

而在2015年的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石永泰谈到在法律被任意执行的体制、法律被当权者任意诠释的危害,“⋯⋯法律按政府喜欢的方法诠释,用来打压一些令当权者不悦的人或组织。这往往被包装为‘法治’(Rule of Law),但说穿了其实就是“我以‘法’来‘治’你”(Rule by Law)。”谁料一语成谶,次年中共人大在香港法院就宣誓复核案判决前释法,最终导致6名民选立法会议员被撤销议席。

2015年,石永泰在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致辞时谈到政府任意诠释法律等同以“法”治“人”。次年即发生中共人大针对议员宣誓释法。(大纪元资料图片)

法治威胁 直指“阿爷”(中共)

在社会一片担忧香港法治不保的氛围下,石永泰再次为法治精神正名,重申包括几个要素:司法独立、公开公平公正的司法程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内容要明确清楚容易让大众明白,以及人人皆可在有法律争拗下,有同样权利诉诸法庭(access to justice)。

石永泰指,大部分港人一提到法治,就会指向“司法独立”及权利的保障,主要原因是两者凸显中港两地的矛盾。他直言,香港法治精神的威胁来自宗主国北京当局:“我们法治精神的威胁,若你问我,我可以一针见血告诉你,就是我们的宗主国——香港人所讲的‘阿爷’,或是‘主权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所信奉的一套政治理念,和它们眼中的所谓法治精神,和我们香港一直以来所沿用的法治精神不同,这个不同是建基于背后政治理念的不同。”

他又说,大陆与西方社会的政治体制不同,对法治的诠释也不同,西方法治(Rule of Law)背后是联系着民主自由的理念,大陆则是“中国大陆的‘法治精神’,由于背后是社会主义,所以它的法治是什么呢?‘依法执法、严格、不敢犯法’等这类的东西。⋯⋯最大威胁的源头就是大陆对法治的看法和我们不同,我们用同样的词语,但同样的词语背后的想法完全不同”。

人大释法冲击司法独立

他直言,若两个法治不同的地区“老死不相往来”就没问题,但问题是香港和大陆在法制上有一个交集点,就是“人大释法”。

石永泰指,2016年10月11日他在港大以“不便明言的真相”为题演讲,“‘不便明言的真相’就是指香港法治完全维系在人大释法的权力如何运用⋯⋯因为你香港法庭无论如何独立,无论如何有腰骨,但是人大一用释法权,它将《基本法》中的条文,随便拿一条出来,它可以说这条条文‘我说是这样就是这样’,它说‘基本法这个字黑,我可以说白,一我可以说二’”。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就在演讲后第二天,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在立法会宣誓就职,引发宣誓风波,一个月内人大进行释法。

石永泰强调,人大释法正切中香港行之有效的法治精神最重要一环──司法独立。他指,司法独立包括两个层面,一是法官判案不受外来干预,二是立法机关制定法律,有争拗则交由独立的法院处理。“人大释法这个权正是切中,不是由一个独立的法院解释人大制定的法律,而是由人大自己讲,也就是写法律的是你,解释的也是你。”

他又说,虽然人大有权释法,但此权力行使得多,便会令国际社会有不好的观感,“香港所谓的普通法制度,原来一有事‘阿爷’就会出手”。“所以我说释法是来自香港以外的一个威胁,是香港法治面对最大的一个威胁”。

第一及第五次释法最伤

1999年中共人大第一次就居港权释法,当年法律界发起香港史上首次沉默大游行,600多名法律界人士身穿黑衣,静默游行到终审法院,抗议特区政府提请人大释法,场面震撼。

石永泰表示,当年法律界及港人认为发声后人大会聆听意见,但没想到2016年在很多港人反对下人大仍然要释法。“‘不便明言的真相’现在就表现出来,大家很明显知道原来‘阿爷’不会理会大家怎么想的,‘阿爷’不需要考虑外界的看法,只需要我政治上想stamp my authority(宣示权威),我不惜牺牲外界的看法。”

九七后,香港至今共有五次人大释法,他认为最伤害香港的是第一次和最近的一次,“第一次是打完官司终审庭判决后,等于人大刮你一巴掌,实际上是推翻了终审法院判决⋯⋯最近这一次是打官司期间拿出来,很多人问过我哪一样比较差?我不会讲打完官司推翻差些,还是打官司期间拿出来差些。我是说与打官司有关,无论你是正在打,或是将要打或打完之后,其实我都觉得不应该释法。”

他强调中共人大有权但有权要慎用,“因为正在打官司,你用释法的手段,便表示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应由法院处理,正在处理你就从法院手上抢过来”,他说表面上好像没威逼法院,但印象上“就是宪法条文已不是由独立的法院处理,重要是印象上好像‘阿爷’恨不得DQ你,所以要自己出手”。

2016年11月7日,中共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104条释法,全国人大副秘书长李飞在记者会反指责“貌似法律权威人士”批评释法。(AFP)

非普通法与大陆法之争 而是体制差异

石永泰指,香港法律界对人大释法一向有很大反应。他观察到近期来自内地或本港亲内地人士,认为是香港法律界以普通法的眼镜去看大陆法,又说大陆法下由立法机关解释法律没问题。他不同意此看法。

他说,许多欧洲国家施行大陆法,英国则施行普通法,没见到两者之间有什么冲突,问题在于中港两地的体制不同。“香港与内地的矛盾不是在于普通法与大陆法的矛盾,而是在于香港沿用的法治精神,是建基于西方民主、自由政制的产品。而内地的法治精神及法律制度的大陆法,是建基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这个才是问题所在。而非单纯的普通法与大陆法的分别。”

人大决定无法可依

再说到正在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审议的“一地两检”草案,石永泰指中共人大今次以一个“决定”方式指有关安排符合《基本法》。他说,在《基本法》下,人大可以透过释法、修改《基本法》,令人大的决定在港有法律效应,如《国歌法》便是透过修改《基本法》附件三加入全国性法律,姑且不论港人是否接受,但算是“跟足规矩”。但一地两检是透过一个所谓人大“决定”,“你也不是释法,你也不是修法,那是什么呢?这就是问题所在。”他指大陆常言“依法办事”,现在却没有任何法理基础,“没有还要逼我们接受,很多人认为这是民生事项是小事。但是问题是,你做这一次,以后你其它情况下,也可能有类似的事出现”。

认清根源勿失信心 港人勿自毁长城

终审法院上的泰美斯女神像(政府新闻网)

石永泰1984年刚进大学,同年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他说当年的中国与现在的中国对香港态度很不同。当时中国百废待兴,将香港作为模范,现在则很“自信”,“以前内地对香港的司法制度本身有其尊重,甚至会向我们学习⋯⋯现在你经常会见到一些内地的学者,他们会无端端地指指点点,然后说你们太多洋人了,什么什么。你会见到官媒党媒越来越多鹰派的言论,好像它以前韬光养晦,大家忍着我收敛。现在最怕的是什么?一些以前你想它会收敛,会要面子,现在它会说中国模式,我不怕你了,你去上街啊!”

他引用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说过“永恒的警惕是自由的代价”,他直言无从得知政治的底线,今天不能说港独,明天不能说反对23条,可能以后连不应人大释法都不能说。但他强调仍要持续发声,并提醒港人要认清威胁香港法治精神的源头,不要自毁长城,令公众对法律制度失去信心。“你不可能是判抗争者赢就是法治的彰显,抗争者司法复核上诉胜诉,那些‘蓝丝’又会说法官是否是‘黄丝’。近这3年,这类的辱骂就无日无之,实际是把法庭当磨心。”

他以梁国雄在立法会抢文件被控藐视罪为例,西九龙裁判法院裁判官严舜仪裁定控罪不适用于议员。自然就有人说法官是“黄丝”。当日“13+3”(双学三子及新界东北案十三人)重判后,又有很多人说法官“染红”,“这类属于谩骂性质或立场为先的批评,完全无助于保障香港法治”。

石永泰补充说,港人勿妄自菲薄,法治包括在有法律争拗下,人人皆有同样权利诉诸法庭,正是指香港的法援制度。他忆及在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时,曾到国外参加国际会议,留意到2008年金融海啸后,西方国家大幅削减开支,尤其在法援方面,“很多人看到香港的法援制度都用羡慕的目光。所以我觉得有时香港人看自己的制度,要记住‘你看我好,我看你好’。我固然有受威胁的地方,我们整体的制度在外人看来还很多人羡慕”。

石永泰观察到,北京当局只看重香港的经济地位,如一带一路、大湾区、股市、仲裁中心等等,全是在赚钱方面。但是他强调,“香港人有必要跟内地、全世界及港人说,很难有一个地区法律制度只保障赚钱方面的行为。⋯⋯一个正常的法律制度,做生意的人都有权利,做生意的人都有宪制上的权利。”他强调要让从商者明白法治精神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譬如政府有政策的改变,是否有足够咨询诸如此类,很多时候政府的举措都会影响做生意的商业机构。你平时不会想到与宪法权利有关的团体或个体。要让他们知道一个地方保持良好的法律制度,维持法治精神,对做生意的人都很要紧。因为中国现在将香港当做它经济上走出去的桥梁,仅此而已。我们要让一些生意人知道不能将香港当成打官司的工具。”他重申律师不能仅是帮人做合同和仲裁,他呼吁港府及北京勿将香港法律制度及法治,打造成政府手下排解纠纷的部门。◇#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
2018-03-15 10: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