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每人心中都有刺 可很多人被它主宰了人生

文/麦克‧辛格 赖隆彦译

我们所做的,往往只是投入整个人生去避开问题。可渐渐它成了我们的世界中心,无所不在。(Shutterstock)
人气: 20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灵性旅程是不断的转变。为了成长,你不能再费力维持不变,必须学习拥抱变化。而需要改变的重要领域之一,是解决个人问题的方式。

我们往往企图藉由“保护自己”,来解决内在的混乱、困扰。而真正的转变要从拥抱问题,并视之为成长动力开始。为了了解这个过程如何进行,我们来检视以下的状况。

想像你的手臂上有根直接触及神经的刺,碰到时会非常痛。

因为太痛了,这根刺成了严重的问题。你难以入睡,因为会压到它;你很难靠近人,因为别人可能会碰到。这根刺让你的日常生活变得很麻烦,你甚至无法在林中散步,因为树枝可能会擦到刺。

这根刺是你困扰的根源,而要解决问题,你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既然外物碰到刺会令你觉得困扰,就必须确保没有东西碰到它。第二个选择是:既然外物碰到刺会令你觉得困扰,就必须把它拔掉。

信不信由你,这个选择将影响你的余生,是为你的未来奠定基础的核心级结构性决定之一。

不知不觉中被“刺”主宰的人生

先来看看第一个选择,它会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如果你决定必须避免外物碰到刺,那会成为一辈子的工作。若你想去林中散步,就必须修剪树枝,以确保你不会擦到;由于你睡觉时经常翻身,会碰到刺,所以也必须设法解决此事。或许可以设计一个保护装置。如果真的投入很多心力,而且你的办法似乎可行,你会认为问题已经解决。你会说:“我现在可以睡觉了。你知道吗?我应该上电视接受表扬。任何被刺困扰的人都可以买到我的保护装置,我甚至还能从中赚取专利费。”

因此,现在你的整个生活都以这根刺为中心,并引以为傲。你持续修剪树枝,并在晚上穿戴保护装置上床。但现在有了新的问题——你恋爱了。这是个问题,因为以你的状况,连拥抱都很困难。没有人能碰你,因为可能会碰到刺。所以,你设计了另一项装置,可以靠近人而不真的接触。最后,你决定你想要完全的机动性,再也不必担心刺,于是制作了一项全天候装置,晚上不用解开带子,也不必在拥抱或从事其他日常活动时换装。但它很重,因此你为它装上轮子,以液压控制,并设置碰撞感应器。那真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装置。

当然,你必须修改屋子里的每扇门,好让保护装置通过,但至少现在你可以过日子了,可以去工作,可以睡觉,也可以靠近人。因此,你对所有人宣布:“我已经解决问题了。我是自由人,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可以做想做的事。这根刺过去一直主宰我的生活,往后再也不会了。”

事实上,这根刺完全主宰你整个生活。它影响一切决定,包括你去哪里、喜欢和谁在一起,以及谁喜欢和你在一起。它决定你可以去哪里工作、可以住在怎样的房子里,以及晚上可以睡在哪种床上。说到底,这根刺正在主宰你生活的每个面向。

事实证明,保护自己远离问题的生活,完全反映了问题本身。你没有解决任何事。若不解决问题的根本原因,反而企图保护自己远离问题,它终将主宰你的生活,最后你只惦念著问题,而见树不见林。你自以为,因为缩小了问题造成的痛苦,所以已经解决问题了,但是并没有。

你所做的只是投入整个人生去避开问题而已。如今它成了你的世界中心,无所不在。

害怕寂寞的“刺” 让心的疲劳永无止境

为了将刺的比喻运用到你整个人生,我以寂寞为例。

假设你内在有很深的孤寂感,深沉到让你晚上睡不好、白天很敏感。你内心经常感到剧痛而造成很大的困扰;你很难专注于工作,并且难以应付每天的人际互动;此外,虽然非常寂寞,却经常很难亲近人。瞧!寂寞就像刺一样,在你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造成痛苦与困扰。

但就人心而言,我们不只有一根刺,对寂寞、对他人的拒绝、对身体外观、对心智能力,我们都很敏感。我们带着许多刺走来走去,刺激的部位又刚好位于最敏感的心,这些刺随时都可能被某样东西碰到,而造成内心痛苦。

和手臂上的刺一样,对于这些内在的刺,你也有两个选择。当然,拔出那根刺显然要好很多。既然可以直接将刺去掉就好,没有理由把一辈子都花在保护那根刺不被碰到。一旦去掉刺,你就真的摆脱它了。

内在的刺也一样可以拔掉,但假如你选择保留却不想被这些刺烦扰,就必须改变你的生活,以避开会刺激它们的种种状况。如果你很寂寞,就必须避免去情侣常出现的地方;如果害怕遭到拒绝,就必须避免和人太亲近。但如果你这么做,就跟为了避免手臂上的刺被碰到而修剪林中树木没两样。你企图调整生活,去配合你的刺。在前面的例子里,刺是外在的,现在它们是内在的。

寂寞时,你发现自己在思索该如何排遣寂寞。要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才不会让自己觉得那么孤独?请注意,你不是在问如何解决问题,而是问如何保护自己不去感受到寂寞。你的方法不是避开那样的状况,就是利用人、地、事作为保护盾。最后,你会落得像手臂上有刺的人一样,寂寞将主宰你的整个人生。你会和让你感觉不那么寂寞的人结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但那完全和避开刺造成的痛苦而非取出刺一样。你并未移除寂寞的根源,而只是企图保护自己不感受到寂寞,万一伴侣死亡或离开,寂寞会再次烦扰你。当外在状况无法保护你避开来自内在的事物时,问题就回来了。

如果不去除刺,最后要担负的除了刺,还有因企图避开它而牵扯进来的每件事。若你够幸运,找到有办法减轻孤寂感的人,你就会开始担心和对方保持关系。为了避开问题,反而增加了问题。这就和使用保护装置弥补刺的缺陷一样,你必须因之调整自己的生活。允许核心问题留下之际,它便向外扩展为多重问题。你根本不会想到干脆拔掉那根刺好了,反之,你看见的唯一解决办法是试着避免感觉到它。

现在你没有选择,只能去修正每件会影响到它的事。你必须担心穿着与谈吐,担心别人怎么看你,因为那可能影响你的寂寞感或对爱的渴求。如果有人对你产生好感,减轻了你的寂寞,你便希望自己可以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我可以变成你想要的任何模样,就是不想再感受到长期以来的寂寞。”

你现在多了这个担心两人关系的包袱,这创造了一种潜在的紧张与不舒服的体验,甚至可能影响晚上的睡眠。但事实上,你体验到的不舒服根本不是寂寞。那个不舒服来自这些永无止境的念头:“我这么说对吗?她/他真的喜欢我吗?或者,我只是在欺骗自己?”根本问题现在被埋在这些较浅层的问题底下,而这些问题都只是为了回避深层的问题。事情因此变得非常复杂,人们最后是利用亲密关系来掩盖自己的刺。如果你们在乎彼此,就会被期待要调整行为,以避免碰到彼此的弱点

该怎么对待心中的刺

大家就是这么做的,让内在的刺带来的恐惧影响行为,结果限制了自己的生活,就像手臂上有刺的人一样。归根结柢,如果内在有困扰,你就必须做选择:可以往外发展以避免有所感觉,借此弥补那个困扰的缺陷;或者,你可以直接去除刺,而不把生活的焦点放在上面。

别怀疑你去除内在困扰根本原因的能力,它真的有可能消失。你可以深入观察内在,触及你的存在核心,并决定你不希望你最脆弱的部分主宰你的生活,你想摆脱它。

你想要和人说话,是因为发现他们很有趣,而不是因为你寂寞;你想要和人建立关系,是因为你真的喜欢对方,而不是因为需要对方喜欢你;你想要爱,是因为你真的爱,而不是因为你需要避开内在的问题。

你如何让自己自由?在最深的意义上,你藉由找到自己而让自己自由。你不是你感受到的痛苦,也不是经常焦虑的那个部分。这些困扰和你完全无关,你是察觉这些事的人。因为你的意识独立于外并觉知这些事,所以你能让自己自由。

要让自己摆脱内在的刺,只须停止和它们厮混。愈是接触,愈会刺激它们。因为你总是努力找事做以避免感觉到这些刺,所以它们没有机会自然地结束。如果你想要,可以允许困扰出现,然后放下。由于内在的刺只是过去被堵住的能量,因此可以释放,问题是,你不是完全避开会让它们释放的状况,就是以保护自己之名把它们又往下推回去。

假设你坐在家里看电视,看得很愉快,直到看见男女主角陷入爱河。突然,你觉得很寂寞,但身旁没有人关心你。有趣的是,几分钟前你还好好的。这个例子显示刺一直在你心里,只是还没被触发,直到有东西碰到它。你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掏空或陷落了,很不舒服。你忽然感到很脆弱,并开始想到其他几次被独自留下的时候、想到曾经伤害你的人。过去积存的能量从心里释放,并产生种种念头。现在,你不是高兴地在看电视,而是独自坐着,陷入思绪与情绪的浪潮中。

想要解决这件事,除了吃东西、打电话给某人,或是做其他缓和情绪的事之外,你还能怎么做?你可以做的是“觉察到”你觉察到了。你可以觉察你的意识先前在看电视,如今则在看你内在的肥皂剧。观看此事的人是你,主体;你看的东西是客体。空虚的感觉是客体,是你感受到的东西。但谁在感觉?你的解脱之道是去觉察谁在觉察。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比带有轴承、轮子与液压系统的保护装置简单多了,你要做的只是觉察谁在感觉寂寞。那个觉察的人已经自由了。

如果想要摆脱这些能量,就必须允许它们通过你,而非掩藏在你里面。@

· 放下你的“执著” 所有困难都迎刃而解

· 我终于喝到渴望已久的鱼汤 却后悔了

· 当你放弃时 等于败给了这些小事

摘自《觉醒的你

方智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颜静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