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太阳花”无罪判决和“六四”屠城谈开

两年前的3月18日,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左二)、陈为廷(左一)曾率众占领立法院。(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24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2014年,因反黑箱服贸台湾发生3.18太阳花学运,学运参与者事后遭到检方起诉,日前,台湾高等法院二审宣判,全体无罪。相比之下,因反贪腐表达多项诉求的中国八九学运却遭到中共当局六四屠城。两起事件为何有着不同的结局?民主与专制究竟对人民意味着什么?历史上的开明专制会是更好的制度选择吗?

就此,大纪元采访了研究民主及专制的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兼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李酉潭。

太阳花”为何无罪判决?

2014年,台湾立法院在两岸服贸协议中“议事粗糙”,3月18日引爆反黑箱服贸学运。之后,台北地检署以多项罪名起诉学运参与者,台北地院以公民不服从理由判决无罪,检方逐上诉。高等法院本月13日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无罪。

“太阳花体现的是一个社会公民不服从跟公民抗命。”李酉潭说,印度的甘地和南非曼德拉都是公民不服从。

公民不服从(也称公民抗命、政治不服从),定义为在宪政体制下处于少数地位的公民表达异议的一种方式,是一种反对权的政治权利。“不服从”中虽可能涉及违法的行为,却是出于对“社会良知及正义”等公共利益的重视而不得已所采用的一种手段,是少数人出于对法律的尊重和表现的一种唤起多数人认同的非常手段。

李酉潭解释道,当时立法院欲在很短时间,且违背超越政党协商原则下,要通过一个重大法案,“在找不到其他方法来阻却违法,就是用公民不服从跟公民抗命来使其不能成为法律的事实。”

李酉潭说,当时的两岸服贸协议不符合台湾多数人的利益,而且朝野政党也没有协商好,“而且这个协议最大的争议就在于两岸不对等,如,台湾的出版品、电视、杂志及报纸都没有办法自由登录中国,而大陆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到台湾来。”

“包括现在中共的惠台31项、建立图书进口业务绿色通道,但台湾的教科书都进不去,何况他们认为的所谓的禁书。”

李酉潭说,公民不服从它基于3个条件:为了普遍公共利益,为了公民正义人权,普遍的道德价值,以故意违法行为及和平非暴力手段。“法官裁定时就表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公共利益,所以判定他们无罪。”

辩护律师团也指出,占领行动有超过50万人响应,这是因服贸案影响国家秩序,走向经济危机,学运的价值是靠全民的努力,人民本来就要监督政府。

“八九”学运为何遭到屠城?

1989年4月,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猝逝,不久,在天安门广场的悼念活动转向了要求政府控制通货膨胀、处理失业问题、解决官员贪腐、政府问责、新闻自由与结社自由等的学生运动,6月4日,中共调集军队坦克,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实施镇压,学运遭到屠城。

李酉潭说,中共是一个极权专制的运作,一党专制下,共产党、政府、国家三位一体,学生上街要求实行政治改革,统治者不接受,或要反对共产党,又没有选举来保证,“除非当局愿意退让,否则它要保江山,那这种悲剧就无法避免。”。

同是学生运动结果迥异的背后

“最大问题就在政治体制的根本差异。”李酉潭说,“中共是一党专政的极权体制,台湾现况是已经民主自由,台湾解决这种争议是用选票来解决。”

李酉潭说,台湾在争取民主化过程中也发生过“美丽岛事件”。蒋经国原本想对参与者判重刑,但在国际自由民主国家的压力下,被要求公开审判,在陈述过程中,让大家了解到参与者只是政治理念不同,虽然他们当时有暴力,但是因为政府故意镇压后才造成人民的反抗。

“当时那些人虽然被判刑,但在之后的选举中,受刑人家属最高票当选,蒋经国也知道必须走民主化、要尊重民意。”

李酉潭说,台湾当时虽然两蒋统治,但是还是依据孙中山建国理想要走向宪政、民主化,所以,即使当时发生“美丽岛事件”,民主化还是在继续往前走。

他说,蒋经国謩年解严、李登辉从事民主化以后,1992年,台湾变成自由民主国家,到2014年马英九执政的时候,在自由民主情况之下,“太阳花”他就不敢镇压,因为军队是对国外的,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不能随便动用武力来镇压对付人民。“太阳花”发生之后的2016年,国民党势力在台湾就兵败如山倒,可以看到,政权的命运可以通过选票来决定。

“可是,中共党国体制下没有这个机制,六四时,当局主导军事力量就走了镇压的路线,就变成了一种悲剧。”

李酉潭说,中共到现在都没有这个机制来了解民意,因为它是党国体制,“它没有机制来了解到底民意的走向如何,民意都是操控、是假的,完全是控制的。在铁打的江山、政权第一下,政党、政府等于国家,所以它有个颠覆国家政权罪,人民的一切诉求都被看作是有革命的意图,即使你是和平示威,也是要被镇压,所以,这是一个政治体制造成的一个后果。”

李酉潭表示,这两件事情对比出来,台湾是自由民主的状况之下发生的公民不服从,人民没有罪,而中共党国体制下,你不服从根本不可能,因为它根本就没有给你这个空间,谁冒头就打压谁,从六四到现在都是一样,维权运动中,律师帮别人维权,现在变成律师被抓。中共统治的逻辑就是极权专制的逻辑,人民永远遭到镇压。

“吵吵闹闹的”民主与开明专制

有中国网友说,虽然民主是好事,但整天吵吵闹闹,没完没了,不符合国情。

“民主吵吵闹闹才是正常,民主在这个吵吵闹闹中寻找共识,你的投票率99%点多,那是假民意,不是自由意志。”李酉潭说。

“为什么要吵吵闹闹?是因为社会有问题。”李酉潭说,台湾的民主透过这个吵吵闹闹解决了核能修建、国民党党产归公归零、劳工获得更多权益等问题。

李酉潭说,中共的政治体制不吵吵闹闹,问题更严重,“长江三峡大坝的修建造成多大的财务不均、造成多少权贵经济、造成多少空气污染、水污染。”“专制下,军警镇压,反而给社会造成人性的扭曲、心灵的污染,”所以,吵反而是正常,不吵反而更严重,“那是一群不懂自由民主可贵的人讲的。”

不过,李酉潭也认为,民主自身也有内在缺陷,自己也要去检讨,“就是说,没有效率、不正常的民主运作比开明专制还差。”而开明专制是类似儒家所向往的仁政、德政,也就是在专制体制不变的情况之下实施爱民、利民、惠民的政策,中国在历史上的贞观之治与康乾盛世类似。

李酉潭表示,民主只是最不坏的政体,它不是完美的政体,但民主比专政好。“中共应该了解中国人民所向往的民主自由和宪政人权。台湾民主化以后,不管走的如何,这一过程都可以提供给中国未来作为借鉴及经验参考,成为政治改革的一个方向。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3-18 7: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