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公权: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

人气: 221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9日讯】常言道,谁都极容易犯错误,但绝不可犯低级错误。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

据报导,王沪宁被称为“三朝帝师”。他不仅是习近平的首席智囊,还曾辅佐江泽民和胡锦涛,分别为他们包装推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还有,外界有传是“习帝永续”的功臣。据说,在十九大上提出了习近平思想,把习近平提升到与毛泽东并齐的地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提法,就是出自于王沪宁之手。我们从行业、学术角度来分类的话,王沪宁只能被算为专门从事于思想理论的学术研究的这一类。当然,在此基础上还可以细分之,如从事于政治学思想理论的学术研究的细分一类,或如陈寅恪的专长在于隋唐历史思想史的研究的这一细分类中等等。每一个行业都有专属于它行业的一个或几个看家功夫,或者说基本功,或者说基本知识,或者说最最基本常识。我们讲的犯低级错误,主要是讲在自己所从事的这个行业的基本功,或者说基本知识,或者说最最基本常识上所犯的错误,足以堪为被驱除此行业、驱除此门派的。如同一个入了佛门的僧人吃肉一般。

那么,王沪宁所从事的这个行业的低级错误又是什么呢?作为一个专门从事于思想理论学术研究的这一类的从职人员必须清楚,不是任何一个语句都可以充当思想理论的表达的,这是一。只有经过断定真假的命题才是判断,只有直接包含真假的语句(陈述句、反诘句)才能表达判断,只有直接包含真假的语句(陈述句、反诘句)才能充当思想理论的表达,这是二。不直接包括真假的语句(一般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不表达判断。任何一个祈使句都不表达判断,故都不能充当思想理论的表达,这是三。一个连什么样的语句才可充当思想理论的表达这样一个最最起码的基本常识都不懂,又怎么能创建其思想理论之大厦呢?

王晓菊在《何谓逻辑学》中说“思想是用语言表达的,命题是用直陈句或陈述句表达的。命题跟非直陈句如疑问句、命令句、感叹句等表达的思想不同。”香港有名学者劳思光在《思想方法五讲 》新编1998年一书中说,“思想是建立判断(或命题)与 推理的活动”。王晓明在《从数学论题看陈景润张益唐陶哲轩等人水准》一文中说,“什么是命题?
1,命题必须是一句陈述句。
2,可以从命题的陈述中判断出真假(或者说必须是一个判断)。
3,命题必须有正确的结构。

也就是说,命题由“题设”和“结论”两部分组成。“题设”是已知事项,“结论”是由已知事项推出的事项。换句话说就是“可以判断真假的语句叫命题”。”

据我所见,在大陆中共意识形态严厉控制的情形下,大陆出版的岳大鹏的《周永康家族》(财大出版社,2014年,)一书说得最清楚不过了。岳大鹏说“俺没有别的本事,窃以为只有一个特点就是较真,无论是做学问还是为人处世。最近看了很多关于习老大反腐的讨论。依我看都没有谈到根子上。做科学研究首先要把概念的定义搞准确了,不要像中国政客那样信口开河,说些模棱两可颠三倒四的话。这当然是喜欢忽悠人的政客们的强项,比如谁也说不清楚毛泽东思想到底是啥东西,三个代表的那三句话是祈使句还是陈述句,和谐社会到底是咋样的社会。咱不希望被忽悠,就喜欢把概念明确化,哪怕被人驳斥到衣不蔽体。”在该书中岳大鹏说的“三个代表的那三句话是祈使句还是陈述句,”这就说明了,尽管岳大鹏没有说出大前提和结论,但我认为,岳大鹏是完全深刻理解了上面所讲的三点。

原来作为一个写者本应需要考虑到在大陆中共意识形态严厉控制的情形下的敢言者在大陆的处境,但任何一个人只要在网上搜索一下“三个代表的那三句话是祈使句还是陈述句”就马上搜索到岳大鹏的大名,故没有什么可隐蔽的了。况且在书中岳大鹏也没有说出大前提和结论是什么,大前提和结论这次是由孟泳新说出来了。也就是说,孟泳新是站在岳大鹏的肩膀上指出事情的真相。

2018年3月7日《民主中国》发表了孟泳新的《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其中主要部分是关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不是思想,不是理论的证明。在该文中孟泳新应用了演绎推理的三段论来证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不是思想,理论。

演绎推理的三段论,这是众所周知的逻辑推理方法。“演绎法”,在某些学术文章中也被称为“分析的”。通俗的说法是“推理”。演绎推理的三段论可以用下面例子说明:
大前提:人都是会死的。
小前提:张三是人。
结论:张三是会死的。

“演绎法”是严密的——如果“大前提和小前提”都成立,则结论就必定成立。

在该文章中孟泳新由解植永和陈晓平两位博士的论述引出他的论证的大前提,即任何一个祈使句的涵义都不是思想,都不是理论。之后,他按照网上字典有关“要”的字义解释和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法,如同如“我要活到90岁”这一语句是祈使句一样,引出了小前提,即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全文提法是三个祈使句。从而任何一个理性人都能得出结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不是思想,不是理论。

大陆周可真在科学网博客 2010-6-20博主回复中说: “在 ‘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上,我还是觉得孔子的原则最好:“先行其言而后从之。”做了再说,不做不说。“应该”、“必须”之类是祈使句中使用的词,都是让或叫别人去做什么。道德问题上本来只有成人教育孩子时才经常要使用祈使句,现在倒好,长官们把老百姓都当作自家孩子了,习惯于道德问题上对老百姓使用祈使句,这是一种极坏的习惯。所以主张“为人民服务”只应在陈述句中使用——家教和小教范围内还是要经常用祈使句的。”明显地是, 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全文提法是三个祈使句。编造了一个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忽悠了中国民众十八年,成了一个世界性的大笑话,将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写入到一国最神圣的宪法之中。

--原载北京之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3-19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