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岁中国留学生墨尔本惨死 父母首度发声

去世的留学生Jeremy Hu的母亲Liping Yuan。(新闻视频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2016年,一位年仅19岁的中国留学生在墨尔本唐人街遭一群年轻人围殴身亡。近日,他的父母首度接受了媒体采访,诉说丧子之痛,并告诫留学生在国外遇到问题时要联系警察或学校。

杰瑞米‧胡(Jeremy Hu)的父母不希望媒体公布其中文名字,因为他的祖父母还不知道他离世的消息。

事发时,杰瑞米在Yarra Valley Grammar私立中学读书。2016年4月15日晚,他与朋友一起去唐人街附近的一条小巷见一伙曾威胁过他的人,最终卷入一场打斗中。

2016年4月15日晚间,中国留学生Longxiang Hu在墨尔本唐人街附近遭到围殴,一周后身亡。( freeaussiestock.com,大纪元合成图)

一个喜欢杰瑞米女友、因法律原因不能具名的男孩挑起这一斗殴事件。这个男孩的几位朋友参与了打斗,其中,当时22岁的万申亮(Shenliang Wan,音译)下手最重,在杰瑞米倒地时,用脚猛踹了他的头部约五次,导致其头骨破裂,大脑出血。

冲突结束后,胡的朋友没有立即送他就医,而是在事发约10小时之后才送他去医院。胡在医院时靠机器维持生命,一周后(4月23日)去世。

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的采访时,杰瑞米的父母说,在事件发生前的约一星期,杰瑞米告诉他们自己遭遇电话骚扰,但不肯告诉他们来电者的身份。

在斗殴发生前的一天凌晨4点,万申亮发了一条充满敌意的语音短信给杰瑞米说:“知道你惹着谁了吗?我他妈也不管你惹着谁了,我也不想告诉你。我只想说这些,我想打你,X你妈的。”

杰瑞米的母亲袁丽萍(Liping Yuan,音译)说,杰瑞米从未告诉她是谁在骚扰他。

袁丽萍说,杰瑞米很善良,不想给别人找麻烦。他只安慰她说不用担心,他会和对方把话说开,这不是什么大事。

那时,袁丽萍不知道这一争端的具体细节,以及万申亮发来的语音短信。

她建议儿子打电话给警察,但他说骚扰没有那么严重。她告诉他不要接这些人的电话,但他说他们会换新号码持续打给他。

杰瑞米的父亲胡博(Bo Hu,音译)说,最终,杰瑞米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去见了那伙人,试图解决彼此的分歧。

杰瑞米的父母说,很多年轻的学生遇到这类情况时,可能不知道怎么处理。

他们说,留学生和新移民在遇到相似问题时,应该考虑联系警察或学校,并且他们需要被教育这样做。

胡博说:“不要像我儿子那样,试图把话谈开。他那样想太天真了。”(注:此处为英文报导翻译,内容可能与受访者的中文表达稍有差异。)

他们认为,一些留学生可能因为来自的国家,而对警察有不同的看法。

胡博说:“在中国,如果有人打电话骚扰你,你去找警察,他们不会做什么,因为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在澳洲,这是违法的,所以警察会有所行动。”

2月份,法院判决,万申亮犯有过失杀人罪,而非谋杀罪,因为陪审团认为,在事发的当晚,万并没有杀死或严重伤害胡的意图。

万申亮的辩护律师称,在打斗结束后,万多次返回到胡身边,建议他去医院。万还提出要支付胡的医药费,并向胡道了歉。

袁丽萍说,这一判决令她震惊和气恼,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痛苦。胡博说,他们感觉澳洲辜负了他们。

他说:“在这件事发生前,我觉得澳洲是人间天堂,是个如此美丽的国家。但现在,我认为这里的司法制度需要得到改善,不能对犯罪者太过仁慈。”

胡博说,会用自己的后半生为儿子“谋取正义”。

Yarra Valley Grammar中学的校长迈瑞(Mark Merry)说,杰瑞米没有告诉任何老师他受到了骚扰和威胁。他说,如果他这样做,学校会代表他联系警察。

迈瑞说,虽然学校做了正确的事情,但还不够。“我们失去了一个学生,所以我们在问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在杰瑞米死后,该校做出了一系列改变,包括给留学生提供更多关于个人安全的信息和教育。学校还聘请了更多讲中文的辅导人员,并推出语言辅导课程,使学生前往市中心的理由变得更少。

在澳洲,有专门针对管理和服务留学生的政策法案。

自今年1月起,学校被要求必须设立流程来管理可能对学生身体或心理造成伤害的事件。

教育提供者必须保证未成年的学生获得适宜其文化背景的信息,了解如何报告关于肢体侵犯或性侵犯的指控,以及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应该联系谁。

但澳洲国际教育协会(ISANA)担心,中学和大学里没有足够的专家人员来帮助留学生。

该协会在维州的塔斯马尼亚主席盖伊(Manorani Guy)说,虽然国际学生的数量在激增,但支持人员的数量却没有相应增加。

他认为,政府需要投入更多资金,培训和雇用此类人员。他说:“在道义上,我们有义务为他们提供其所需的一切支持,我们需要从杰瑞米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