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器官移植“中国模式”是骗局

意大利全国性大报《共和报》(La Repubblica)报导说,主要由医生组成的人权团体DAFOH指控说,中共正试图利用梵蒂冈掩盖其强迫摘取器官的罪行,不应该在中共政府未做出杜绝活摘器官的保证时,邀请黄洁夫参加反器官贩卖峰会。(网站截图)
人气: 8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9日讯】据中共新华社近日报导,中共两会期间,由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的全球践行伦理峰会上,受邀的中国代表王海波,在会上介绍的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模式”获主办方和与会代表的充分肯定。

王海波是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的负责人,他和黄洁夫是一对在国际上为中共器官移植说谎演戏的搭档。这次黄洁夫没来,估计是在开两会,不然黄一定要不失时机地登台表演一番。

王海波介绍的是什么“中国模式”? 报导中除了世卫组织代表何塞‧努涅斯“更加规范”、“更加公平和安全”、“做到了公开透明”这类空洞肉麻的吹捧外,并无具体实质内容。

为证明“中国模式”的成果,报导引用了官方公布的2017年器官捐献5146例和有1.6万余人受益的一组数据。上述数据从何而来?无可追溯性,无法核实。所以这类数据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按照界卫生组织的相关标准,在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体系中,具体包括的器官捐献、器官配置、临床移植、科学登记、监督管理这五大系统。其中,器官捐献是关键。系统运行是否公开透明,是捐献体系能否遵循自愿、公平、可追溯性的根本保证。

2010年后黄洁夫组建了一个所谓器官捐献系统,他本人任其中最重要的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荣誉主席,郑树森任主席、叶启发任执行主席。这三个人不仅自己操刀“活摘”,还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负责人。联盟成员是部分三甲移植医院,全都劣迹斑斑,犯有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有的还参与了贩卖人体器官,直接图财害命。

移植的关键是供体器官。在中国获取器官,从捐献、摘取、储存、运输乃至分配等重要环节是由OPO组织联盟把持完成的。显然,该组织运作的如何,就决定了器官捐献体系和后面的移植是否公平公正。

中共宣称2015年起无偿自愿的器官捐献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唯一合法来源。此后,中共“活摘”罪行表面看有所收敛,但也只是在嘴上低调了些,手上并没停,各家移植业务照旧紧锣密鼓。当中有一个变化引人关注,那就是各移植医院突然统一口径,称器官来源是“脑死亡捐献器官”。

全国医院由国家卫计委统管。统一口径的行动,只能来自上面的“指示”。从时间上看,新说辞像是和停用死囚器官“新政”配套来的。“追查国际”多宗调查电话显示,开始推出“脑死亡捐献”时,很多移植医生说搞不懂,有人还真以为是捐献器官,轻松得如释重负。后来医生稍作解释,但含糊其词,不能自圆其说。再后来躲躲闪闪,很心虚。现在基本拒绝回答,被问急了,在挂电话之前会甩出一句:“不知道!你去门诊问主任。”正是因为器官来自非法途径,才会令移植医生们表现得欲言又止、欲罢难休。

中共一次次向国际社会承诺的移植改革,都是一场场骗局。中共从始至终就就没打算改过,反倒变得更加狡诈阴险,对外具有更大的欺骗性。从捐献器官、死刑犯器官到脑死亡捐献器官,每次改口的背后都藏有祸心。

2003年网上就有黄洁夫释放“脑死亡”的信息。他在活人和死人、心死和脑死、立法和不立法之间寻找可利用的空子。例如,亲属之间移植是取活体;美国规范的脑死亡移植也是取活体。他据此来混淆“活摘”概念,模糊强摘异体健康人活体器官的罪行,为的是掩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的罪行。于是,把健康人摧残成脑死亡病人,把一度昏迷说成是脑死亡,就成了转换非法器官为捐献器官的主要手法。

黄洁夫动了多年的心思后,选在2015年推出“脑死亡捐献器官”就不是偶然的了。令人震惊的是,为推出停用死刑犯器官,中共预谋的配套工程还不仅限于在口头上改换说法。

“追查国际”2015年的一个电话调查中,移植医生披露出“脑死亡中心”器官黑幕:停用死刑犯器官后,中共要在全国布点建立多个“脑死亡中心”,以确保周边移植医院运行的模式。

7月20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小儿心脏外科秦瀚医生对调查员表示,他们的供体从数量到质量都是有保障的,死刑犯的心脏不敢用,但是他们的敢用,因为“我们专门有个脑死亡中心”,地点在距本院车程40分钟的黄埔园区,属于中山附一院。做手术在本部,取器官去黄埔园。

秦瀚还说了这样一段话:“现在全国⋯⋯肯定是这样子。我们中心专门就是为了器官移植来运行的。因为我们现在全国都已经是取消掉那些所谓的死囚犯了,所以全部都是这样子的了。全国可能每个大城市,华南地区可能就我们这样一个移植中心。取的器官全国用,比如说有的地方需要这个型号的,谁过来取,大概是这样。”

秦瀚表示,他们的器官中心主要“供应我们中山医(三家)这条线上以及广医(十几家)这条线上”的移植医院。

依照中山医的模式推广,要在全国每个大城市“遍地开花”的话,全国得有多少脑死亡者捐献器官才能撑得起来?如果已经策划得这样具体了,说明就有这样的“实力”。

2017年8月,“脑死亡中心”所在的黄埔区(一院三区)病房医生说,他们这里的供体越来越多,都是脑死亡病人。是国家统一分配的。

大批“脑死亡病人”,不免让人联想到王立军为活摘器官发明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成批成批出现的脑死亡病人,在被摧残之前起码是器官可用的活人,很可能就是健康的年轻人。他们都是谁?又来自哪里?如果是“国家统一分配的”,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关押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的“国家人体器官库”──那些地下集中营。

中山医的“脑死亡中心”,实际就是活人器官库的后续部分,是他们为掩人耳目,在“活摘”生产流程上的一道工序。能揭开这道黑幕的人,非黄洁夫莫属。他是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的荣誉主席,也是建有器官中心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移植科的荣誉主任。上述种种谎言和害人的陷阱,都有他的鬼影。

对于官方吹嘘的器官捐献与移植分配网络系统更是虚无缥缈得无人知晓。几年的调查中,居然没有一位中国红十字会人体捐献办公室的负责人登录过国家器官捐献系统网站,也没有一个移植医生护士说自己登录过国家器官分配系统网站。移植业务红火的山东毓璜顶移植科王主任对此说:“那都是骗人的!没有什么系统。”

上述种种,难道就是中国移植改革的成果?是王海波鼓吹的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模式”?

中国器官移植现状并未好转,有些方面甚至更加恶化。中共主导下的“活摘”罪行,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已经被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对于至今未停手的国家犯罪行为,居然得到梵蒂冈、世卫组织的充分肯定,这未免太离谱!这也彰显了末世的乱象。它是国际大丑闻,更是世人的悲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3-19 10: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