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现代“桃花源记”

在奥斯陆市中心广场,挪威民众自发聚集,人人手中一朵玫瑰花,为遇难者默哀。人们的脸上挂满悲伤的泪水,却看不到群情激愤的仇恨,甚至还可以看到一种平静的坚毅。 ( 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人气: 9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3日讯】一看到“北欧”,“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社会福利”就浮现脑海,而二十一新世纪“欧陆危机”的出现,社会福利的泛滥是罪魁祸首众人皆知,希腊的惨状更是典例。不过,北欧五国(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却都不但屹立不摇,而且在经济发展、生活水准、人均GDP等,还都有傲人的表现。

北欧五国不只在经济成长、失业率这种传统指标表现佳,在晚近流行的“幸福指数调查”,也都名列前茅。“世界幸福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公布2017年排名,挪威夺下宝座,丹麦第二,冰岛第三,芬兰第五,瑞典第十。“彭博创新指数”(Bloomberg Innovation Index)二〇一七年榜单中,瑞典排名第二、芬兰第五、丹麦第八、挪威第十四、冰岛第二十五名。其它的相关调查报告,也都显现出相同的结果。

那么,同样是“福利国”,北欧五国为何不但没和希腊等“欧猪各国”同样沉沦,还反而表现出欣欣向荣呢?为何高福利没让北欧五国走向“高负债”,其人民没养成依赖懒性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有答案存在心中,那是非常简单的:“北欧人具有伦理道德”,这也只是经济学始祖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早在十八世纪就提出的看法。这本《北欧模式:看现代维京人的经济冒险,打造世上最富庶幸福、自由平等的国家》(Viking Economics: How the Scandinavians Got It Right-and How We Can, Too),证实了这个观点。

本书作者乔治‧莱基(George Lakey)是位社会学家,也是社会运动家,现年八十岁,美国人,妻子为挪威人。他赴挪威教书考察,做田野调查研究,亲身融入北欧人的生活,不是窝在研究室里写作的学究。他将几十年的观察研究结果写成本书,将税金高、福利佳、经济繁荣、工时短、生产力高、正志民主自由且官员不贪腐的北欧国家神秘面纱揭了开来,称之为“北欧模式”或“维京经济学”。

本书分三大部、十四章,第一部描述北欧维京人如何迈向顶峰的历史;第二部证述当前北欧诸国的生活、经济与政策制度;第三部则提出北欧国家和我们所面临的挑战。

在第一部中,作者以幽默的笔调简述北欧诸国的历史与社会背景;他们面对全球化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并使用何种政策;北欧各国如何面对二〇〇八年全球金融海啸和它们的现况,特别将冰岛为何选择破产,痛定思痛扬弃金融泡沫、回归传统农渔业的浴火凤凰故事揭露。

第二部描述北欧人的生活方式,他们重持早年维京人与海洋搏斗的冒险犯难精神;当今北欧的新创公司竟比美国还多;而北欧国家政府对企业家、劳工、两性平等的政策支持是如何,北欧经济的主要方式是小农与合作社组织又是如何?北欧的扶贫政策、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免费教育和医疗政策又是怎么回事。作者在本部最后提到,北欧人相信“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这不就是我们所熟悉的“要有什么收获,就要怎么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说法吗?

作者在第三部中提到今日北欧国家的挑战,其实也是全人类的挑战,特别对种族差异和气候变迁这两大全球共同的课题;北欧国家要让它们较为创造全民福利的因素,以及他们如何做?其它国家应不应该学,能不能学,怎么学呢?这本书指点了明路。

这本书也提到北欧国家的高福利制度、教育训练免费、医疗免费、工时低、假多等等,许多学者专家就拿它来要求自己国家也应该仿效,因而订定法令强制执行;台湾就是这样,我们的“一例一休”制度就是最好的例子,搞得人人叫苦,问题就在“强制”,因为只看到表象而模仿,倒果为因,也就是“东施效颦”。

北欧维京人“自助、互助”,表现出“分工合作”,其“合作社”是自愿性组织,与共产党的“人民公社”完全不同,有“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无私、合作”精神。北欧人不认为他们在享“福利”,而是在从事“服务”。我们挂在嘴上的“人生以服务为目的”是一种口号,但北欧人却实际在“做”。他们重视“人”,投资于人,全面性的教育、训练就是在强化“人力资本”,重点是无论是提供者或接受者都是发自内心,真正想学到东西,也真正地提升人力资本,于是生产力就实质增长,生产的量与质也因而增加,经济成长水到渠成,进而也得以省时省力,终而工时就可减低、假日就能增加了。在台湾,早年许文龙先生经营的奇美公司,很早就实施周休二日,是他自动施行的,并非政府强制的呢!这和北欧国家的情况是相互辉映的。

此外,北欧国家深知“有得必有失”、“天下没有白吃午餐”的道理,他们的免费教育、医疗等等,由“高税收”可见一斑。但他们缴税是乐意的,因为纳税人知道这些资源不会被乱用,也不会被污掉,这也就是“合作”的高度发挥,亚当‧史密斯在《原富》(The Wealth of Nations)这本经典中强调的“分工合作”精义,在北欧国家实实在在地实现了,其根本还得是基于“人心”——善心、爱心、同理心,这也就是亚当‧史密斯在一七七六年出版《原富》之前,在一七五九年就出版的《道德情操(感)论》(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的用意了,毕竟“人心不善、不正”,再好的制度、政策都会“适得其反”造成伤害呀!

北欧人具爱心、善心,可由二〇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发生在挪威那件惨绝人寰的屠杀事件上看出,一位土生土长三十二岁的挪威人,在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大楼、财政部大楼等处引爆,造成八人死亡,三十人受伤。二小时后,该青年装扮成警察到位于奥斯陆以西约四十公里处的乌托亚岛,持枪杀死六十九人,打伤六十六人。二〇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法院判处凶手“防范控制”,刑期二十一年(最高)。挪威没有死刑。

挪威总理在凶案发生后宣示:“挪威的回应之道就是更民主、更开放,攻击案不会改变挪威作为一个包容社会的特质,会继续容忍极端主义的见解,但绝不允许暴力。”百分之八十的挪威民意认为他说得“非常好”。这告诉我们,挪威人不认同“杀人偿命,以恶制恶”。

从惨案发生后,挪威奥斯陆成了花海。七月二十五日十二时,挪威全国为罹难者默哀一分钟,在奥斯陆市中心广场,挪威民众自发聚集,人人手中一朵玫瑰花,为遇难者默哀。人们的脸上挂满悲伤的泪水,却看不到群情激愤的仇恨,甚至还可以看到一种平静的坚毅。

邪恶对人杀戮的原因之一是:它在发泄著仇恨的同时,也希望把仇恨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期待它生根、发芽、结果,让血腥杀戮遍布全世界。

有人说,对待邪恶的杀戮和仇恨,血腥、死刑、枪炮和仇恨都起不了作用,只有坚守心中的普世价值——正义、良善和爱,并把这种价值传递给每一个人,这种爱和价值观可以埋葬仇恨、埋葬邪恶。挪威人为世人上了一课。

如果有所谓的“北欧模式”,一般都认为是“保姆国家”,其居民依赖能满足他们从出生到死亡各项需求的膨大福利方案而活,也就是“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本书作者告诉我们这是“错误认知”。维京后裔北欧人其实是反对当前各国实行的“福利制度”,他们以“全面服务”来取代。所以北欧其实不是福利国家,而是“全面服务国家”。北欧人建立了非常不一样的制度,由得到授权掌管自己国家的公民在一九三〇年代建立,他们一起创造了一套“合作系统”,满足大部分人在不同阶段的需求,以“爱心”作为基础,真心团结来分工合作。不用冲突、不用斗争;互助合作、各尽所能、共同分享。这不是“现代桃花源”吗?#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3-03 7: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