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14)

作者:李科林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2日讯】

12. 白夷姑娘之恋

解救英军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缅北的大街小巷。中国远征军的身价一下就提高了。往日赶集,白夷姑娘招揽顾客分三六九等。若是美国兵英国兵都簇拥而上,兜售她们的土产,手工艺品和宝石,因为他们手中有美元,英镑。对于中国士兵却是带答不理,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看你一眼。她们都知道中国士兵每月的军饷只有十六盾十二安(缅币),只够买个牙膏、肥皂、信纸、信封之类的便宜货。

白夷姑娘除了售货,也不失时机地见缝插针与山姆叔和英国佬打情卖俏。中国士兵却是纪律严明,买了东西就走,从不与姑娘们搭讪。其实,中国兵心里也巴不得在这些如花似玉,嘻嘻哈哈的缅甸姑娘面前,多停留一会儿。她们就好似在一片沙漠中的一股清泉,虽然言语不通,但只要看上她们几眼,全身就会顿时感到凉爽和轻松多了。

自从在达罗解救英军也包括救出缅甸父老妇孺的战斗结束后,中国远征军走到哪里,那里的人们都翘起大姆指:“中国人顶好!顶好!”摆摊的姑娘们也笑脸相迎了,买小东西根本不收钱,贵重的物品,将价压得很低。我和忠义在集市上买的东西不多,却充分领略了缅甸人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残酷的战争给缅甸百姓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家破人亡。战争的胜利也使我们这些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的士兵和当地老百姓的距离和感情,一下子就拉近了。

在我们俩回营房的路上,经过伊落瓦底江边时,一位挑着一担菠萝和槟榔的白夷姑娘,迎面向我们走来。她身穿的是红色降落伞绸做的短上衣,下面是白色降落伞绸做的长裙,实际上是裹在身上的一整块绸布。姑娘乌黑的头发上插了几朵鲜花,明亮的眼睛,苗条的身段,即使是现代的名模也无法与之媲美。

缅甸人特别爱干净,旱白夷三天洗一次澡,水白夷一天洗三次澡。我们眼前的这位秀丽的姑娘,可能是赶集来晚了,走的满头大汗,在离我们三十米的江边放下了担子,径自向江中走去。开始我们俩还以为姑娘想寻短见,令我们有些紧张,准备作出英雄救美人的壮举。不料看见她那婀娜多姿,一边徐徐走向江心,一边脱去长裙和短上衣的悠然自得的神态。我们才恍然大悟,那是缅甸人独特的洗澡方式。姑娘将衣裙平铺在江面上,玉体浸泡在水中,不到五分钟,她从水中先穿衣,后穿裙,随后徐徐走出江面,简直是一幅精美绝伦的出水芙蓉的画卷。

我们两人站在那里都看呆了,忘了军纪,忘了礼仪:怎么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姑娘洗澡呢?

可她从入浴,出浴始终是那么自然,潇洒从容,她也明明知道有两个中国士兵站在不远的地方看她洗澡,非但一点没有惊慌失措,怪声尖叫的那一套,反而满面春风,微笑地向我们走来,而且将担子里的菠萝塞到我们的手中。我们推托不肯收下。她将手放在心房,再次将菠萝送给我们一人一个,表示这是她的一片心意。我们实在拗不过,只好收下。

她在江面用双手捧水,作泼水的姿势,又指指太阳,由东到西。我们一下子就明白了:明天是缅甸人的大节日,泼水节。她作了个优美的舞姿,指指自己又指指我们,意思是明天泼水节,请我们一起来泼水,跳舞。我们不便拒绝,只好点头表示接受邀请。天晓得还能不能再来与姑娘见面呢?

临别,姑娘将头上的鲜花摘下,送给我们一人一朵,笑盈盈地挑着担子赶集去了。留下我们这两个傻小子,呆呆地目送她飘然远去。要是这件事发生在国内,无论是在南开或铭贤那还了得:看姑娘洗澡,送你水果,邀你跳舞,还特别送你一朵鲜花,这肯定是代表信物,是爱情的象征了。可此时此刻,一切进行得那么自然,纯真,清新。对比之下,我们的念头多么猥亵,真有些自惭形秽之感。

泼水节是缅甸人的大节日,就像我们过年一样。因为打了胜仗,连长居然开恩放我们一天假,让我们去看热闹,开开眼界。

清晨,我们四人:家光,忠仁,忠义和我,驾着一只从缅甸村民那里借来的小船,渡江到对岸的村寨里。那里早已聚集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由于年轻的壮汉都去当了兵,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和有残疾的年青人。寨子中央搭了个土台,乐队只有六七人。乐器主要是大小不同音高的鼓和一个喇叭,还有一排用小槌敲的用炮弹皮做的钢片,发出像钢琴似的乐音。另外一人敲着长短不同的竹筒,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想,比起我们学校里有钢琴,提琴,黑管的乐队,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原始的乐队了。

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的来到,增添了节日的气氛,被族长邀请到台边的“贵宾席”。不一会儿乐队敲打起来,四位身段苗条的少女,头上顶着水罐,翩翩起舞了,时而向前,向后,时而旋转,可是罐中的水一滴也不会洒出来。一个模样英俊的小伙子,穿着长袖衫,只有一只胳膊的手,拿着水勺,一边跳舞,一边将水罐里的水,舀出来洒向观众,谁被洒上几点代表吉祥如意之水,这一年就会一切顺利平安。我们四个坐在台边的外国人,不止一次地受到这一从天而降的甘露的恩惠。

姑娘们罐中的水也逐渐差不多舀去一大半了,鼓声愈来愈急促,姑娘们也旋转得愈来愈快,小伙子已不可能从她们的罐中取水了。突然,喇叭、鼓声嘎然中止,姑娘索性将灌中之水倾盆倒在我们四个聚精会神在看热闹的人的头上,顿时全场爆发出极大的欢呼声。我们也被这突然的袭击所感染,以非常兴奋的心情站起来向几百双欢乐友好的眼睛,频频点头示意,表示感谢姑娘们所给予的巨大的恩惠。

回头彼此互相一看,已成了四只不折不扣的落汤鸡了。四位姑娘放下水罐,徐徐走下台来,带领着我们跳起舞来。那位打头的姑娘正是我们昨天在江边遇见的那位洗澡的姑娘,她示意要我跟着她的舞姿跳。缅甸的舞蹈,手和手臂的动作很丰富,很美,而脚下的动作却不多,可能是受他们长裙裹着的影响。人们一边跳舞,一边泼水,热烈的场面达到了高潮。(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孙立人与作战参谋乘吉普车到达英军第一军团指挥所。军团长一见孙立人,像遇见了救星:“如果中国军队,再不赶去达罗援救英军,他们就可能全部被俘。”
  • 同学们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钟,宪兵的吉普车呼啸而去,接着紧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响又急,我们都怀着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迅速集合完毕。
  • 我们告别了同学、班排长,坐上司务长去领给养的中型吉普,来到孟拱的美军第三野战医院。我们将军医处的转院许可证交给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护士,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将我们的名字,部队的番号,登在本上后,就发给我们每人一套天蓝色的病号穿的衣裤并带领我们到外科手术室。
  • 发枪了!班长们忙着登记每个人的名字,枪的号码。班长将一支支崭新的还带有凡士林的英式来复枪,发到我们每个人手中时,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你们的第二生命,是伴随你们的好伙伴,人在枪在,每天要像爱护自己亲生的孩子那样给他打扮得干干净净,决不允许有一点灰尘,尤其是枪膛里,要擦得像镜子一样光亮。
  • 出发的日子终于来到了,我们三十人一组分乘几十辆军用卡车直奔新津机场。飞机型号是C-47运输机。第一次坐飞机又兴奋、又紧张,机身发动后颠簸了几下,在急速的滑行中腾空而起,下面的房屋由饼干筒那么大逐渐缩小到火柴盒那么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