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美国中国战略的误判和梦醒(下)

美国对中共劫持的中国,确有战略的误判,也大梦初醒。图为今年二月美国情报界六巨头,由左至右依序为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中央情报局局长Mike Pompeo、国家情报局局长Dan Coats、国防情报局局长Robert Ashley、国家安全局局长Michael Rogers,及国家地球及太空情报局局长Robert Cardillo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直指中共和俄罗斯的威胁。(Getty Images)

美国对中共劫持的中国,确有战略的误判,也大梦初醒。图为今年二月美国情报界六巨头,由左至右依序为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中央情报局局长Mike Pompeo、国家情报局局长Dan Coats、国防情报局局长Robert Ashley、国家安全局局长Michael Rogers,及国家地球及太空情报局局长Robert Cardillo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直指中共和俄罗斯的威胁。(Getty Images)

人气: 19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0日讯】对于中共和俄国的新联盟,西方没有掉以轻心,但也没有特别看好,更没有过于担心。西方给中俄的挑战能力用的这个新外号、新名词,是“锐实力”。“锐实力”的意思,就是实力不够强大,不够强硬,不能直接正面挑战,但可以从旁偷偷的刺痛一下、戳一戳,找些麻烦还是可能的。说白了,这种实力其实就是国际上的“刺头儿”、“小混混”而已。这样的称号对俄罗斯来说,是具有耻辱性的,毕竟它之前曾经有过与美国分庭抗礼的经历;但对竭力试图颠覆美国地位的中共来说,则出师不利、妾身不明,还没出道就被贴上了小混混的标签。

目前,美国、欧洲、澳洲都已经觉醒,三者也已经在战略上、经济上、情报上和海洋军事的配合上,都做好了对抗中共的准备。英国和澳洲互相鼓励、互相警告,随着中共寻求成为全球超级大国,需要对中共任何形式的邪恶意图保持警惕。实际上,中共、俄国、伊朗的新的“邪恶轴心”,或者说新的“邪恶三角”,已经隐然成形。

英国首相今年一月访问北京时,中共显然希望能够得到英国在一带一路项目上的支持,但北京碰了一鼻子的灰。英国首相抵抗著中共压力,拒绝宣布正式支持一带一路计划。而且,首相梅伊还呼应美国总统川普的声音,她毫不留情地警告北京,中国跟英国和西方的未来贸易,取决于中共是否遵守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在内的全球规则。

美国政府目前显然已经对中共政权的本质有了新的、更深刻的认识,美国国务院大幅改组、人员变更,显示了美国外交立场上的转变。川普的国务院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曾表示,亚太地区保持稳定和繁荣,对美国的利益至关重要,“美国是太平洋的强权,并将继续致力于这一点,不会接受中国企图在亚洲取代美国,威胁该地区的其它国家!”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就美国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举行的听证会上,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表示,“美国过去25年的对华策略失败了,美国正在输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不过,他们认为,“美国仍然能够阻遏中共的势头,防止中共主导的非自由秩序在亚洲以及世界其它地方发展壮大。”

中美之间最近二十多年间,出现了许多摩擦和碰撞。1993年的“银河号”货轮事件,1996年的台海危机事件,1999年的南联盟大使馆轰炸事件,2001年的南海中美撞机事件,2013年的美国B-52轰炸机长驱直入中共自行认定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事件等等,都体现了双方的认知差别和潜在的敌对。中国目前在南海填礁建岛,更是孕育著更多的冲突和对抗。这会不会是又一种“战略误判”呢?至少在中共看来,它是的。

美国在近代史上,对中共的中国确实出现了四、五次“战略误判”。第一次误判,是国共内战之后,美国没有坚持扶持蒋介石先生的中华民国,而是向中共伸出了橄榄枝,应该是美国的第一次战略误判。只是中共当时没有倒向美国,而是倒向了苏联,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近七十年的苦难。

第二、第三次美国事关中国的战略误判,是在朝鲜半岛和越战之中,算是两次“误判”。但这两次误判从根本上说,是对共产党中国的认识有所不足,不知道共产政权草菅人命、无视人权、可以把中国人民的子弟轻易派去当炮灰的“决心”。对注重生命价值、珍惜生命的美国人来说,这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想不透的。朝鲜战争中,中共使用人海战术,用中国青年的生命和美军的天量弹药相抗衡,虽然中国死了40万人,美国死了4万人,但对美国社会来说,这是巨大的代价。

越南战争表面上看是北越与美国抗衡,但从近年披露的消息看,还有中共的参与,只是没有公开化。中共派出的,是穿着越南军服的中国士兵,加上大量的军事顾问,中国还提供了最好的武器装备与后勤供应。中共实际上是在幕后,与美国在越南战场进行较量。越战中人们知道美国损失了5万多人,越南损失了85万人,但越南损失的85万军人中,有多少是穿着越南军服的中国士兵呢?世界今天还不知道。

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以及之后美国政府对中共的认识,应该说是美国对中共的第四次误判。中共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美国人错误的认为,如果中国在经济上走向自由,随之而来、富裕起来的中国人,会出现对政治自由的渴望,会改变中国的政治格局。中国人民确实出现了对政治自由的渴望,虽然那时经济上的自由还没有充分实现。但中国青年追求政治自由、反对腐败(当时的腐败和今天中共的全面腐败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的努力,被无情的镇压了。西方没有想到中共会这么凶残,对仅仅是和平呼吁的、天安门广场上的一群学生大开杀戒。美国对中共的这次误判还在于,西方是那么快的就忘记了天安门广场上的血迹,在中共屠夫还活着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为追求经济利益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美国政府的反应是其对中共的第五次误判。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直接触及了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是由一群逃离宗教迫害的人建立的、被神护佑著的国家,当一个对正信的迫害、甚至活摘器官发生之后,美国的政治家、战略家、决策者,还是因为经济利益、市场和贸易,丧失了自己的判断力,也背叛了美国的立国精神,没有做出应有的对策。最后这一次误判的后果,一种对人权侵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鸵鸟态度,还没有完结。美国政府目前对中共新的认识、新的发现和新的国策,会纠正这次误判吗?人在做,天在看,明白的人们还在观察。◇#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7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评论
2018-03-20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