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期待神再临—耶路撒冷四千年的故事(3)

作者:蔡大雅
公元前6世纪的西亚强国分布图。(Shizhao/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472
【字号】    

三. 毁灭与重建:巴比伦之囚(公元前607年)~希律扩建(公元27年)

1. 第一次亡国

号称智慧无双、富甲天下的所罗门王毕竟还是个常人,会犯错、也会死亡。他在位40年后,于公元前931年去世,王国随即分裂为二:12支派中的10个独立出去,在北方建立“以色列王国”;南方的2个支派则称为“犹太王国”,仍旧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由所罗门的后裔继续统治。北方的以色列王国维持了200多年,在公元前722年被当时的战斗民族亚述人所灭;南方的犹太王国多坚持了一个半世纪,终究难以抵抗来自两河流域的强势攻击。

当时在西亚地区中,势力最为强大的是埃及和新巴比伦王国(位于现代的伊拉克,首都巴比伦在今日的巴格达以南约80公里处)。双方为了抢夺地盘或领导权经常发生争战,而夹在中间的小国则必须在二者之间择一依附,向其称臣纳贡以保平安。犹太王国一向为新巴比伦的附庸国,却从来不甘臣服于他人之下,所以每当新巴比伦作战失利、或埃及军队发动攻击时,犹太人就会趁机反叛新巴比伦,或倒戈支持埃及来对抗新巴比伦。

一而再的背信和反叛,激怒了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kadnezar II. )。这位以建造空中花园而留名青史的古代君王,本身是个杰出的军事家。他亲自带兵,在公元前607及前588年二度攻破耶路撒冷,掠夺城内所有值钱的财物,并在公元前586年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焚毁所罗门圣殿以及城内的宫殿和民宅,然后将包括国王在内的上万名城市居民当作俘虏,押解至巴比伦拘禁,犹太王国就此灭亡。

缟玛瑙眼石上,刻有尼布甲尼撒二世的铭文的雕刻品。(公有领域)

2. 巴比伦之囚与弥赛亚

尼布甲尼撒二世所建的巴比伦城门,此为柏林帕加马博物馆的部分重建品。(Vissarion/Wikimedia Commons)

犹太人失去家国与自由,流落异乡,过着囚徒与奴隶般的生活,再度受到奴役,处境和数百年前在埃及服劳役的祖先差不了多少。这段被称“巴比伦之囚”的悲惨历史持续了70年之久,在苦难中他们相信神会派“弥赛亚”(Messiah,意为救世主)来拯救他们、带领他们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

期待弥赛亚的信念被后来的基督教所承袭,并认为耶稣就是弥赛亚,但犹太人否认这个说法。直到今日,他们仍然认为弥赛亚即将降临,并依照圣经里的预言,准备在耶路撒冷兴建“第三圣殿”来迎接弥赛亚的到来。(详见本系列第九部分“考古形塑的耶路撒冷”)

《巴比伦之囚》M. Gottlieb, 1878年。(公有领域)

被囚禁的日子会结束,是因为新巴比伦王国被后来崛起、更为强大的波斯帝国所灭。波斯的居鲁士大帝(Cyrus the Great)释放所有羁押在巴比伦的犹太人,允许他们返回耶路撒冷重建该地,并将新巴比伦从圣殿掠夺而来的珍器宝物归还给他们。根据记载,归还给犹太人的器物约有4,500件,其中却没有最重要的“约柜”,因为约柜在耶路撒冷被洗劫时即已消失,至今仍不知所踪。

3. 亡国的预言和原因

这是发生在公元前六世纪的历史,却早在200年前(约公元前732年左右)就已经被犹太的第一位先知以赛亚(Jesaja)所预言,并被记录在《圣经‧以赛亚书》中;另一位先知预言,犹太人必须因为自己做过的坏事受到惩罚,被人虐待70年(《圣经‧耶利米书》)。

犹太人会国破家亡,是因为当时人的道德已经败坏,偏离了神给人设定的标准。以色列与犹太王国之所以没有同时灭亡,是为了给幸存者留下一个悔改的机会,只可惜人总是无法记取历史的教训,因此预言中的悲剧也就成为必然的宿命。

让犹太亡国倾城的敌国只是神手中的工具,藉以完成既定的安排。神可以使其强大到足以毁灭犹太,也可以使其转眼灭亡。因为它们在扮演侵略者的角色、执行任务的同时,逾越分寸,过于残忍地对待战败者,因此无法长存。毁灭以色列王国的亚述被新巴比伦所灭,毁灭犹太王国的新巴比伦则被波斯所灭。

4. 兴建第二圣殿

第二圣殿复原模型。(Daniel Ventura/Wikimedia Commons)

公元前538年犹太人获释返乡,开始筹划重建圣殿,但由于耶路撒冷遭受严重破坏,不易修复;且犹太人在历经数十年、形同囚徒的异乡生活后,也难以积累足够的财富作为重整家园的经费,是以重建的进度缓慢。

后来,在波斯王大流士一世(Dareios I.)的援助下,才终于在公元前515年完成圣殿的建筑(史称“第二圣殿”,以别于所罗门的第一圣殿);而耶路撒冷的城墙与城市的建设,则迟至70年后、也是在波斯王的允许与帮助下才陆续开展,因为此时的迦南地区早已隶属波斯帝国,是其中的一个省份。

耶路撒冷和迦南地区虽然在名义上为波斯所有、丧失了独立国家的地位,但因为波斯对境内不同文化与信仰采取宽容的态度,使犹太人仍旧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如此在波斯的统治下度过了200年相安无事的时光。当亚历山大帝国及接续的塞流古王朝取代波斯、成为这里的新宗主国后,情势虽然略有改变,只在于希腊统治者积极推行希腊化政策、鼓励各民族接受希腊文化,但在政治上仍赋予各地一定的自治权利。

5. 短暂的独立

领导反抗希腊人的《马加比家族》W. Stattler,1844。(公有领域)

如此犹太人又在希腊人的统治下,平静的度过了一个半世纪,直到公元前167年。当时的希腊统治者不仅强迫犹太人接受希腊文化,还要求他们改变信仰,并企图将圣殿改为供奉希腊主神宙斯的神殿。犹太人群起反抗,最后成功地排除希腊势力,建立哈斯蒙尼王朝(Hasmonean Dynasty),重新取得相对之下较为独立的地位。

这个类似独立国家的状态维持了104年,因为统治者间的兄弟阋墙而引发内战,罗马帝国趁虚而入。公元前63年罗马将军庞培(Gnaeus Pompeius Magnus)轻易地攻破并占领耶路撒冷,迦南地区又成为另一个强大帝国中的一个行省。

HT006673
犹太战争,罗马轻易地攻破并占领耶路撒冷。(David Roberts,1850)。(公有领域)

6. 希律:最后一个犹太王

罗马人征服耶路撒冷后,扶植希律(Herod,意为英雄世家,公元前74~前4年)做犹太人的王,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救过凯撒(Gaius Julius Caesar),凯撒为报答救命之恩,特许让希律家族管理犹太行省。

希律的父系是亚伯拉罕之子以撒的儿子、雅各的双胞胎哥哥以扫的后代,母亲可能是拥有亚伯拉罕的大儿子以实马利血统的阿拉伯人。在血统上,希律并非纯正的犹太人,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希律在生前死后都不被以色列人认同、也不被拥戴。

《屠杀无辜》描绘希律王屠杀无辜幼童,鲁本斯,1638年。(公有领域)

根据《圣经》的描述,希律是一个残暴多疑的人,曾因为怀疑和猜忌,杀害自己的妻子与朋友。而他最为人所知的恶行,则与耶稣的出生有关:他在晚年时因为害怕预言中即将出生的婴儿会取代他,成为犹太人的王,便下令屠杀伯利恒(Bethlehem)及周围地区中所有二岁以下的男童。出生不久的耶稣则因为神的保护而幸免于难。

希律王扩建的第二圣殿的模型。(公有领域)

种种劣迹掩盖了希律在城市建设上的贡献。他从公元前19年开始大力扩建第二圣殿及耶路撒冷,营造工程甚至在他死后还持续进行,时间长达46年,直到耶稣受难前才完工。扩建后的圣殿规模是第一圣殿的三倍大,而耶路撒冷则成为一座有着内外三道高耸的围墙所保护的堡垒,堪称建城以来最为坚固宏伟的一次。

如此大兴土木扩建犹太人视为最神圣的处所,据推测是为了争取人民的认同、安抚民心,降低暴乱发生的频率,以延长统治的时间。希律是否自认达到既定目标,现已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不会料到,这么大费周章的建设,其实是为了他所忌惮而欲除去的那个预言中的王做准备。

希律的圣殿及耶路撒冷既是空前绝后、也是昙花一现,因为这只是为了即将上演的一幕所预备的舞台,待戏终幕落,舞台失去了它的功用,再怎么固若金汤,也敌不过命运之力的摧残。

此时耶路撒冷的命运,只有那位即将登场的人知晓。(未完,待续。)@*

点阅【圣城期待神再临—耶路撒冷的故事】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Jacob)有天晚上独自在旷野,突然出现一人要与他角力,二人缠斗了一整夜,无法分出胜负。那人眼见即将黎明,急于离去却被雅各缠住,无法脱身,便摸了雅各的大腿一把,雅各的腿因此扭伤、无法再战。此时雅各已经知道对方是天使了,便祈求天使的祝福。天使将他改名为“以色列”(Israel),意思是“与天使搏斗者”,这就是“以色列”一字的由来。
  • 纵观本次人类文明,可能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像耶路撒冷(Jerusalem)一般,在三千年的建城史中,历经多次的战争与毁灭后,仍旧能在原地重建。耶路撒冷位于海拔约700公尺高的山丘上,三面以山谷和四周更高的山相隔,易守难攻的地势使其成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 不久前,川普正式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个圣城对于欧洲文明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和位置。现在,纽约弗里克博物馆将17世纪、西班牙绘画大师苏巴朗的《雅各和他的十二个儿子》带到了纽约,这一系列画作可以看作是一个浓缩的历史片段,让我们有多一条路径了解以色列的历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