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期待神再临—耶路撒冷四千年的故事(9)

作者:蔡大雅

古犹太村庄卡法巴然,7到13世纪。(MASQUERAID/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400
【字号】    

九. 考古形塑的耶路撒冷

1. 开始发现历史中的圣城

19世纪,犹太人开始发起返回巴勒斯坦定居的“回归运动”,几乎与此同时,西方社会出现了现代考古学,考古学家前往世界各地的古文明所在地进行挖掘。作为基督教发源地的耶路撒冷,成为圣经考古学的重镇,重新获得基督教世界的青睐。

早在1838年就有美国神学家、被称为“圣经地理学之父”的罗宾逊(Edward Robinson)前往耶路撒冷进行勘察。第一次正式的考古挖掘开始于1863年,此后陆续在旧城各处发现历代的遗迹,包括一条被命名为沃伦通道(Warren’s Shaft)的古代竖坑。这条地下通道被考古界认为是三千年前大卫王攻击耶布斯人时,用来进入敌方堡垒的通道。

2. 以色列要挖回属于自己的耶路撒冷

沃伦通道。(Deror avi/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建国后,开始进行更大规模的考古研究,尤其在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后,挖掘地点更遍及旧城各处,目的之一是为了寻找犹太人曾经作为圣城拥有者的一切物事,以作为现在及未来可以合法控制此地的历史佐证。

古犹太村庄卡法巴然,7到13世纪。(MASQUERAID/Wikimedia Commons)

从三千年前的大卫王开始,到二千年前的希律王为止,犹太人一直是耶路撒冷的实际支配者。但因为犹太人的叛变,耶路撒冷在公元70年和135年被罗马军队占领,先被拆毁,然后又彻底夷平。地面上只残留部分墙基,是耶路撒冷作为犹太城市的唯一遗迹。

在漫长的二千年中,原址上新建的罗马城市先后经历了拜占庭、波斯、阿拉伯、埃及苏丹、塞尔柱土耳其、十字军、以及鄂图曼土耳其的统治。城市在政权更替时,经常遭受严重的破坏,新的统治者带来自己的文化,前朝的物事则有意无意的被毁坏,随着城市的重建埋于地下。

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下的犹太人。(公有领域)
耶路撒冷大卫城,大卫王宫殿。(Deror_avi/Wikimedia Commons)
出土的宝藏中有一个直径10釐米的黄金浮雕奖章,上面刻有象征犹太人的烛台、羊角号和一个摩西五经经卷(Torah scroll)。(视撷撷图)

现在以色列要发掘自己在公元前的存在印记,难保不会对堆叠其上的各时代遗物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阿拉伯国家甚至担心,以色列会借机清除伊斯兰教的文物,便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决议,将以色列的考古行为定性为“非法的”、应立即停止并恢复原状。

以色列在建国的第二年就成为联合国会员,也加入其教科文组织,境内有9处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中包括耶路撒冷的旧城区(1982年)。但由于以色列认为该组织偏袒并采信阿拉伯国家的意见,致使自己蒙受不公对待,愤而在2017年底宣布退出教科文组织。以色列的退出将自2019年1与月1日起生效,而美国为了支持以色列,比以色列更早就退出同一组织。

3. 历史的“巧合”

2700年前刻有古希伯来文“属于耶路撒冷统治者所有”的印章。(以色列古物管理局官方频道视频截图)

2018年1月以色列考古学家在西墙广场发现一枚印章,上面用古希伯来文刻着“属于耶路撒冷统治者所有”,据考证为2700年前的文物,所提及的“耶路撒冷统治者”,应该是曾在《旧约圣经》中出现过二次的约书亚(Joshua)。这枚印章比台币的一元硬币,美金的十美分硬币(dime)还小,上面除了文字外,还刻着二个面对面的男子。

这个出自古犹太王国第一圣殿时期的珍贵文物,见证了犹太人统治耶路撒冷的历史,而且发现的时机十分凑巧,刚好在美国总统川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一个月后出土。这二件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事,都在以色列建国70年周年的前夕发生。世上可能没有任何民族对“70年”的烙印,会比犹太人来的更深刻——“巴比伦之囚”时,犹太人亡国后,被囚禁在巴比伦的日子正是70年(详见本系列第三部分“毁灭与重建”)。如此多的巧合,实在耐人寻味。

其实犹太人的历史中,还有另一个数字上的巧合。“40”仿佛是犹太文化中的一个周数,从诺亚时的大洪水持续了40天开始;摩西前40年为埃及王子、第二个40年逃亡在外,最后带领众人出埃及、在各地流浪了40年才回到故乡;古犹太王国的三任王:扫罗、大卫和所罗门都是在位40年后去世(详见本系列第二部分“犹太人首度以耶路撒冷为都城”);耶稣在出生后40天在圣殿做洁净礼、复活后仍留在人间40日,以及耶路撒冷在耶稣受难的40年后毁灭等等。

4. 耶稣之墓到底在哪里?

圣墓教堂。(Berthold Werner/Wikimedia Commons)

围绕着圣墓教堂的考古和修复工程,受到基督教世界的高度关注。最早的圣墓教堂建于西元四世纪君士坦丁大帝统治的罗马帝国时期,毁于11世纪,数十年后重建并维持至今(详见本系列第六部分“伊斯兰教的耶路撒冷”),近千年来历经天灾人祸,如1927年的地震,建筑结构已经十分脆弱,所以翻修工程一点一滴的进行着。

圣墓教堂建成后的绘图,1149年。(公有领域)

但对于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相传耶稣死后停放的墓穴——“圣墓”,则直到2016年才开始进行修补,因为共同管理教堂的六大基督教教派对任何改变都采取反对态度,最后以色列当局使出杀手锏、以安全考量为理由,关闭圣墓教堂,才使各宗派不得不同意,由希腊来的考古团队运用最先进的仪器,进行为期9个月的探测、研究和修复工作。

圣墓小圣堂,19世纪末绘画。(公有领域)

据说耶稣从十字架上被放下来后,放在离40公尺的一个山洞中。后来在建造圣墓教堂时,将山洞凿开,就是现在的教堂大厅。耶稣当时躺在墓穴里的一块平坦的岩石上,这块“基督安息石”就位于大厅中央的圣墓小圣堂(Edicule)内,在1555年被一块大理石所封盖,经过将近500年后才又重新被开启。

考古学家揭开这个封印后,赫然发现下面还有好几层:在一层的碎石下又出现一块大理石封盖,上面刻有一个十字架标志。这块大理石是考古学家始料未及的发现,根据学者的判断,应该是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时所盖上的。而在其下的石灰岩,即为传说中耶稣身体接触过的地面。

当基督徒为着圣墓内的发现而激动不已、并期待对此的研究早日公布之前,犹太人早已为着他们在圣墓教堂附近的考古发现而雀跃万分,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耶稣是人非神的有力证据。

1980年犹太考古人员在圣墓教堂附近找到其它墓穴,在一座被命名为“陶比奥个古墓”(The Talpiot Tomb)里,他们发现10具装有骨骸的古老棺木,其中六个棺椁上面分别用希伯来文刻着:“耶稣-约瑟之子”、“犹太-耶稣之子”、“玛丽亚”、“玛丽安娜”(Mariannene)、“约沙”(Yosa)以及“马太”(Matya)。以色列地质学家席姆伦(Arye Shimron)在2015年发表其对陶比奥古墓的研究结果,宣称可以证实这个古墓的确是耶稣的家族墓穴。

犹太人从古至今从不承认耶稣具有神性,因此会出现这样的研究结果,对基督教世界来说并不意外,所以也没有激起太多的涟漪和唇枪舌战。对伊斯兰社会而言,耶稣虽然被默罕默德列为先知之一,而受到穆斯林一定程度的尊重,但他们应该不会在意耶稣到底有没有复活这种议题,因为连默罕默德也是作为人的死去,依旧受到所有穆斯林的信服与崇敬。伊斯兰教社会更为在意的,是以色列兴建第三圣殿的企图,是否会使圣殿山上的二座清真寺受到影响。

日落时,耶路撒冷橄榄山俯瞰图。(Godot13/Wikimedia Commons)

5. 以色列进行考古的主要目的

以色列之所以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继续挖下去,其实不仅仅是为了向阿拉伯国家证明自己对圣城的合法性、也不是为了向西方社会提出耶稣曾经结婚生子而后死亡的证据,这些都是次要的。以色列进行考古的真正用意,是为了寻找约柜,以及第一圣殿确切的位置,目的是为了重建犹太人心目中最神圣的处所,并让约柜回到圣殿之中。

约书亚抬约柜越过约旦河,Benjamin West。(公有领域)
约柜想像图。(Fernando Shoiti Schatzmann/Wikimedia Commons)

约柜从第一圣殿在公元前586年被毁后,即已失踪(详见本系列第三部分“毁灭与重建”),千百年以来,虔诚的犹太人一直相信约柜仍毫发无损、安置在耶路撒冷的某个隐秘处,一般认为就在圣殿山底下。当以色列在1967年再度控制耶路撒冷的旧城后,考古学家和犹太教士四处探勘挖掘,就是希望找到约柜的下落。

三个犹太教的拉比在1981年依照先人遗留的古地图,找到圣殿山底下的一条秘密通道,其中一位拉比证实此通道的末端连接一个密室,约柜安然无恙的停放在那里。

无论所言是否为真,以色列官方皆没有任何公开的发言评论,对寻找约柜一事也相当低调,仿佛若无其事的态度不禁令人人猜想,以色列当局是否对约柜的下落已经胸有成竹?

6. 第三圣殿和预言

19世纪绘制的第三圣殿想像图。(公有领域)

相较于对寻找约柜的不急不徐,以色列人对于重建圣殿的心就显得十分热切,因为自从第二圣殿在公元70年被罗马军队拆毁后,犹太人就在每天三次的祷告中,祈愿未来能在圣殿山上建造第三圣殿,这个愿望二千年来未曾改变。

随着以色列的建国和对耶路撒冷旧城的掌握,这个千年不忘的愿望有了实现的可能。以色列在六日战争时已经控制了圣殿山,战后却做出让步,将圣殿山的管理权归还给最高穆斯林议会,以色列人虽然可以自由进入圣殿山,却不能在那里停留或祷告。

即使如此,也无法让以色列人打消在圣殿山上兴建第三圣殿的念头,因为他们相信在《塔纳赫》(Tanakh,犹太教正统版本的《希伯来圣经》)中先知的预言,认为弥赛亚会出现在第三圣殿时期,届时以色列人将全部回归故土、万民将齐心信服至高无上的主神、恶人归善、仇恨化为友爱、世界迎来平安与和平。

犹太人千百年来盼望着弥赛亚的救度,所以对他们而言,兴建第三圣殿是极其重要的事,并非只是单纯的恢复犹太宗教的祭祀场所及精神中心,而是为了迎接弥赛亚的到来,因为只有弥赛亚才能使世界获得幸福和平,这是能结束犹太人数千年苦难的唯一机会。

以色列官方和民间早就启动全面行动,为建造第三圣殿做准备。为筹措工程资金的募款活动,早已在以色列及全球开展,捐款来自世界各地,其中不乏多笔巨款;一个名叫“圣殿研究所”(The Temple Institute,或称为圣殿重建委员会)的机构负责从经书中的记述,绘制出圣殿的蓝图、规划营建的相关事宜、并准备所需的建材,例如石材完全使用附近岩石切割成的石块、木材则使用和前二座圣殿相同的黎巴嫩香柏木等等。

此外圣殿研究所还负责制作祭祀所需的器具、缝制祭司的衣袍冠冕;选择并培训具有古代祭司基因的以色列人,以便在未来的圣殿中担任祭司;甚至连祭祀所需的祭品“红母牛”,也已经择定。

根据圣殿研究所的说法,一切营建第三圣殿的准备工作皆已完成,建殿工程只要一启动,就可以在一年内完成。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圣殿要盖在圣殿山的什么地方?”

众所皆知,圣殿山上矗立着二座清真寺,是从西元七世纪起就已经存在,并且被列为伊斯兰教中最重要的清真寺(详见本系列第六部分“伊斯兰教的耶路撒冷”)。穆斯林视圣殿山为伊斯兰教的禁地,在过去上千年的岁月中,一直是他们祈祷礼拜的地方,因而坚持认定自己拥有此地的主权、也不承认犹太人与圣殿山有任何关联。激进的穆斯林甚至主张使用武力对付进入圣殿山的犹太人,因此犹太教的拉比也以圣殿山为神圣之所在为理由,劝谕犹太人不要随便造访,以避免无谓的纷争。

所以若依照犹太人的传统观念,认为以前圣殿的旧址若非在圆顶清真寺、即在阿克萨清真寺上,而一定得先将清真寺迁走才能重建圣殿的话,那么恐怕还没等到实际行动,只要公开宣布,甚至只要稍微透露一点风声,马上就会让伊斯兰社会发动“圣战”,借着对以色列或其盟邦进行各式各样的攻击,来保卫自己的圣地主权。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从此双方的仇恨再无化解的一天,这就与建筑圣殿的最终目的背道而驰。

伊斯兰的清真寺既不能移、以色列建圣殿又势在必行,为了替这个僵局解套,犹太学者亚设•考夫曼(Asher Kaufman)提出了一个看似两全其美的方案:将圣殿盖在圆顶清真寺的旁边。因为他根据自己16年来对圣殿山的考古研究,认为以前的圣殿位置并非在现在的圆顶清真寺,而是在其北边、上面也有一块岩石的空地上,也就是说,这块被称为“穹顶磐石”的岩石可能才是亚伯拉罕献祭的地方(详见本系列第一部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先祖,信神得福报:亚伯拉罕”)。

另外一个方案则主张不需一定在圣殿旧址,只要在圣殿山上建造新的圣殿,即具有相同的神圣性,因而建议西墙的后方,也就是介于二座清真寺之间的空地,可以列入选址的考量范围。不论是在清真寺的北边还是西墙的后方,倘若真能实现的话,建成的圣殿与圆顶清真寺并列,将形成举世无双的场面。

以色列在处理重建圣殿这个议题上十分谨慎,小心翼翼的态度反而透露出其势在必行的决心。不仅犹太人、连基督徒都认为,以色列建造第三圣殿是一定会实现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因为此事早已记载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圣经》中。

第三圣殿的建造,是人类最后的这场戏里的其中一幕,是久远以前就被安排的,而且伴随而来的,还有战争和灾难,直到救世主弥赛亚的到来。

但,当弥赛亚真的来到世人的眼前时,人能认识、会相信吗?耶路撒冷在二千年前已经错过了一个耶稣,这一回,当救度众生的主神到来时,我们是否能认识祂?(全文完)@*#

参考资料

维基百科
圣经地理资讯:耶路撒冷http://biblegeography.holylight.org.tw/index/city?id=141
以色列建第三圣殿与敌基督出现http://www.cdn.org.tw/News.aspx?key=11414
世界末日时间表http://www.luke54.org/view/18/2018.html

点阅【圣城期待神再临—耶路撒冷的故事】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