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的情人节原来不是七夕 失传了的上巳节

作者:李智鸣

中国的情人节不是七夕吗?因为著名的牛郎织女的浪漫故事,大家都直觉地把七夕当作中国的情人节,然而,古代的七夕更像是女孩儿们自己的节日,她们在这一天以瓜果、鲜花向织女献祭,进行穿针引线的活动来乞巧。这一天是女孩儿们聚在一起的日子,而不是男女相会的日子,怎么能是情人节呢?受中华文化影响甚深的日、韩也没有把这一天当作情人节,反倒是更有类似乞巧的习俗。

古代也有两情相悦的爱情故事,著名诗句“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正是《诗经》里著名的男女定情篇章。但“爱情”这东西,在古代社会里并不太占有份量,所以并没有真正的“情人节”,只是按照节俗活动来说,“上巳节”最像是中国的情人节了。

七夕,又名乞巧节。图为颐和园长廊彩绘:牛郎织女鹊桥会。(公有领域)
七夕,又名乞巧节。图为颐和园长廊彩绘:牛郎织女鹊桥会。(公有领域)

上巳日是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后来被固定在三月三日。上巳日这一天,不分官员或是平民百姓,大家都到河边清洁盥洗,有人甚至沐浴一番,用意是把秽气霉运给去除掉。《晋书》里说:“古时于三月上巳日,临水洗濯,以除不祥,称为‘春禊’。”

据说这个习俗发源于周代水滨“祓禊”的祭祀活动,当时这一天是官定假日,由女巫主持祭祀。祓即祓除疾病,清洁身心;禊为修整、净身,又有驱除灾厄的意思。《汉书.礼仪志》:“三月上巳,官民皆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痰为大洁。”

那么这一天为什么比较算是中国情人节呢?杜甫《丽人行》第一句诗说道:“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在这一天,春光明媚,连贵妃们都出门了,何况其他的大家闺秀以及市井小民呢!因为不分贵贱,男女都一起河滨踏青,自然是互有情意的男女们投报以木桃、琼瑶的好机会呢。

曲水流觞景观。图为日本江戸时代 山本若麟《兰亭曲水图》,1790年。(公有领域)

其实古代女孩们能公开出门游玩的日子并不多,俗语说“待字闺中”,未婚的女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不出闺门的,能公开出门的节日除了上巳节之外,就是元宵节了。欧阳修“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词句,更把男女约会之情表露无遗(欧阳修约的是他的夫人)。

不过元宵节毕竟是夜晚赏灯为主,白日踏青的上巳节更合适青年男女互诉情意。《诗经.溱洧》就把上巳节青年男女结伴春游之乐描写得极其生动:那天大家手持兰花拂去不祥,男女相约在溱河、洧河河畔观看仪式之后,大家在河滨踏青,欢声笑语不绝,最后还采了漂亮的芍药花互相赠送。

古代修禊盛会,引水环曲成渠,流觞畅饮。图为明 钱榖《兰亭修禊图》 。(公有领域)

然而,上巳节毕竟不是真正的情人节,“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描述的就是上巳节的活动,而后来上巳节更发展出文人们风雅的“曲水流觞”。

著名的兰亭之会就是这样一回事:“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荫之兰亭,修禊事也。”王羲之与友人们沿着弯曲的河流对坐两岸,司令者斟上酒后把羽觞杯安置在河面上,让木杯随着水流漂移,酒杯流到面前者必须即刻吟出一首诗来,作不出诗的要罚酒。后来上巳节也成了文人临水宴饮、吟诗作赋的节日。

宋白玉羽觞杯,全器多处带赭褐及黄色斑。(公有领域)

在宋朝之后,因为理学盛行,礼教渐趋森严,上巳节在中国就逐渐消失了,但是在日本还有三月三日的女儿节,只是在明治维新后,就变为西历的3月3日,在一些神社或公园里,这天仍会举行曲水流觞活动。三月是木火交接之际,巳日主火,因此在这一天汲取流水之炁,符合五行运行之理。

一般上巳节与寒食、清明节日期相近,今年(2018)因过年晚,三月初三为西历4月18日,而巳日则为次一天的19日。@*#

桂海碑林博物馆——曲水流觞,1996年10月出土于桂林滨江路与东华路交汇处,据考证为宋代遗物,是桂林已发现的最大的曲水流觞石刻。(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