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可爱的孔子(3)性情中人老夫子

随心所欲老夫子:我不但要骂你,还要打你几下

作者:魏谷

孔子应该没想到,君子和小人这两个词,在他的高频率使用下,于后世大放异彩。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以上都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言,它们都出自于《论语》。论语里的君子和小人的对比处处可见,不一一列举了。

君子原来专指受过良好教育,文化、品味和修养都很有水准的贵族。随着西周后期的礼崩乐坏,到了孔子的时代,“君子”们已经有很多不“君子”了,孔夫子极为痛心的就是这一点。孔夫子以“君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也把君子的准则“教给”学生,最后,使“君子”成了道德高尚者的代名词,“小人”成了卑鄙无耻者的代名词。

三人行,必有我师

周朝王公贵戚里的男丁,都要送到国家的官学接受教育。孔子虽然也是“君子”的后代,但是先祖是庶子中的一支。到孔子父亲这辈,官阶已经很低了,父亲又去世得早,所以没有机会进入官学。不过不要紧,孔子自学。

因为没有世袭的俸禄,家境衰落,孔子长大之后做过“委吏”──国家的仓库管理员,也做过“乘田”──牧养国家的牛羊的小吏。

孔子从小就喜欢学习礼乐,“三人行,必有我师”,孔子逢人便学,到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就有“知礼”的名声了。

孔子曾担任管理仓库的小官。图为明仇英画、文徵明书《孔子圣迹图》之《为委吏图》。(公有领域)
孔子曾任乘田吏,负责养牛羊牲畜。图为明仇英画、文徵明书《孔子圣迹图》之《为乘田吏图》。(公有领域)

孔子已有资格入鲁国宗庙的时候,还是不懂就问,因为“知礼”了也还是要学习。有人以为孔子不知礼,讥笑说: “谁说那位鄹邑来的年轻人懂礼?他在宗庙里什么都要发问。”孔子听后说:“问清礼的所有细节,这就是礼呀!”

周礼记载的典章制度是极其精细甚至繁杂的,它的核心是人人各守其心、各安其位,以期达到天下人共同顺天敬德。

社会上每个阶层有不同的心法、礼仪要遵守,除了日常礼节之外,一个人往往并不清楚不常用的“礼”,而孔子将它们弄通了。孔子除了是教育家之外,他也是鲁国的大学问家。孔子晚年回到鲁国居住,直至去世,是鲁哀公的国家顾问。

可是,要以为孔夫子只会高雅,我们就错了。

孔子说:“问清礼的所有细节,这就是礼呀!”图为清 蒋元枢《重修台郡各建筑图说‧孔庙礼器图》。(公有领域)

孺悲闻瑟声

国君鲁哀公的儿子恤由去世了,要举办一个合乎身份的丧礼的话,就要去请教孔子了。鲁哀公派了一个政府官员孺悲当学生,学回了丧礼的一套程序,记录下来,《礼记》这部书中的《士丧礼》部分,最初的文本就是这样来的。我们中国人的丧葬至今还在依据这个“礼”行事呢,当然仪式流程都已简化了。

有趣的事情是,孺悲曾经被孔子拒之门外。

那一天,孔子正在家中,孺悲上门求见来了,孔子知道是孺悲,不见。怎么个不见法呢?孔子叫学生告诉孺悲,他们的孔老师病了,身体有恙,请他下次再来。

传话的学生到了门口,和站在门外等著的孺悲正在解释呢,就听见里面有人唱起歌来了,一边唱着一边还有音乐伴奏。两人一听,是瑟弹拨出的乐声。是“身体欠安”的孔子,唱得还很大声,中气很足。

孔子要让孺悲知道:其实我没病,但是今天不见你,个中原因,我也不直说,那就要你自己去想啦。

孔子的学生们只知道记下他们老师的幽默,却忘了写下事件发生的时间和缘由了,我们可以推算出来的是,这是孔子比较年老的时候发生的事,因为鲁哀公执政的时候,孔子已经是个老人了。

孔子评价自己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不见孺悲而又故意让他知道自己不愿意见他,这应该算随心所欲而不越出规矩的境界吧。

孺悲要离去时,听见孔子唱歌弹琴的声音。宋人画《历代琴式图‧孔子之制》。(公有领域)

朽木不可雕

孔子还会骂人,骂得还很痛快。

孔子的学生宰予口才很好,就是有点懒。一天,宰予白天睡觉不读书,有个学生告诉了孔子,孔子生气地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腐烂的木头无法用来雕刻,粪便没法用来粉刷墙壁,我拿他怎么办!

其实宰予可不是朽木、粪土,他是孔子最心爱的学生之一,曾经跟从孔子周游列国,后来被孔子列为“言语”科第一呢。

倒是“朽木不可雕”就这样被孔子骂成了千古名句,另外还衍生出朽木难雕、朽木不雕、朽木粪土等等,用来比喻某人已不可救药。拿到现代来说,就是人们常说的不吐脏字骂人吧。

宰予是孔子的学生,口才很好。图为《至圣先贤半身像‧宰予》。(公有领域)
宰予是孔子的学生,口才很好。图为《至圣先贤半身像‧宰予》。(公有领域)

“老而不死,是为贼”

除了骂人,孔子还打过人。被孔子又骂又打的这位,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名原壤,也是鲁国人。

一天孔子去拜访原壤,见到原壤双腿分开而坐,姿势很放松地等着他。春秋时期人们坐在席子上,不坐椅子,坐的姿势,大约等于如今日本人的和式“正坐”——跪坐,两腿弯曲跪地,臀部坐于两足上。原壤迎见老友,是张开两腿坐在地上,松松垮垮的姿势,一点也不合乎“礼”。

孔子也不见外,上去就是一顿臭骂: “你从年幼的时候,就不懂得恭谦孝悌的道理,长大之后也没有做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如今这么老了还不死,真是害人精啊。”

“老而不死,是为贼。”这句话也是孔子的千古名句。

骂完之后,孔子再举起手中的拐杖,敲原壤张牙舞爪的小腿几下,完了才解气。@*#

参考资料:

《论语 》
《礼记‧杂记》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