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律师陈景生吁法界唤醒港人 携手捍卫法治

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在担任公会主席时经历了23条立法、政制改革等问题,卸任后也经常就香港法治人权状况发声。(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7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予人严谨慎言印象的资深大律师、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认为,香港目前面对的法治困境是从九七后一点一滴积累下造成,尤其是中共人大释法已由释法演变成立法,进一步冲击法治。他寄语港人与法律界携手捍卫香港法治

陈景生在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时经历了23条立法、政制改革等问题,卸任后也经常就香港法治人权状况发声。2014年6月27日,他与另6位大律师公会前主席发起黑衣静默游行,表达对中共国务院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破坏香港司法制度和司法独立的不满。

2015年7月19日,陈景生与另外12位大律师公会前主席发起全球联署行动,声援大陆逾百名被捕维权律师。2016年,陈景生等多名法律界选举委员会委员,就梁天琦被取消参选资格一事发表联署声明,指出选举主任作出主观政治判断判定参选人提名无效,是不合法的政治审查。近几年的七一大游行都可以见到陈景生的身影。

2015年7月,陈景生等13名大律师公会前主席起联署,声援大陆逾百名被捕维权律师,并全体获30位时任法律界选委支持。(大纪元资料图片)

香港法治中北京角色堪忧

2003、04年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陈景生,近日接受本报专访,谈到港人关心的法治问题。他强调法治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香港出名是一个法治的地方”。令他担心的是自1997年7月1日后,香港实施《基本法》中一直有“中央”扮演的角色,“例如在《基本法》里,人大常委有一个释法的权力。释法这个东西,在普通法里是没有的⋯⋯拿去年来说就是人大常委他所谓‘一锤定音’、‘一言九鼎’地说香港一地两检实行的办法,在这方面使人有很大质疑:究竟香港的法治,仍然是过去一个多世纪的法治,还是已渗透了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法治?这方面是使人担忧的。”

陈景生直言,人大释法是港人“无可奈何”被迫接受。在过去五次的人大释法,他认为人大第一次就“吴嘉玲案”的终审判决释法,对香港法治冲击最大,“第一次的释法,就是把香港终审庭的判决推翻”。

释法变立法 冲击普通法概念

到2016年,就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在立法会宣誓问题,前特首梁振英及港府入禀司法复核,时任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判决前突主动提出就公职人员宣誓要求释法,并于同年11月由人大常委会通过,最终导致梁游等6名立法会议员遭撤销议席。

陈景生指,所谓DQ事件的释法完全没有必要,“事件在香港已展开司法程序,中央急急弄一个释法出来,就让香港人有点诧异”。而且不仅是释法,还加了一些东西,“释法文件里面还加了两句,在参选时也要拥护一国两制”。这次就《基本法》104条的释法,原本与参选无关,最终演变成香港众志周庭在参与3.11立法会补选时遭褫夺参选资格,“被一个不是法官、叫选举主任的,认为她不拥护一国两制,因而不让她参选”。

他直言,最近一次释法已不仅是释法,还是“立法”。“释法那里加多两句,说参选的时候也适用,这就既是释法,也是立法。有这样一个机制存在,我们觉得以普通法概念来看是极之不理想的。”

政治干预法治

有释法的存在,令香港法治多少都会受到政治的干预及影响。陈景生说,参选这么重大的事情,竟变成由一位政府官员决定,他批评是法治的倒退。“以立法来说,你要立一条法律,由一个政府官员、受制于政府架构的官员,而非由一个独立人士、一个司法人员来决定,以法治来说是不理想的。”

他解释法治并非依照法律的每个字,因为在立法时也会受到限制。他又说,纵然当局一直强调人大释法是符合《基本法》,“但这东西跟我们香港一直以来的法治是格格不入的,在这方面来说,能够给人的信心有多大呢?”他希望“中央政府在释法的时候尽量小心点”。

一根根稻草终压垮骆驼 盼港人挺身争取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决定方式,为高铁西九站“一地两检”一锤定音,令香港的地图重划。(Getty Images)

他认为香港法治问题,是一件件积累下造成的现状。“最后一根稻草令骆驼背不起”。他以“一地两检”为例,当局原本有机会处理得更好,“例如将法例加在附件三,或者正正式式由国务院将香港的地图重划。但它现在的实行方法又是由香港政府自己去申请,在这一方面来讲,就令人感觉香港政府是否自己割地?”

目前正在立法会审议的一地两检草案,他认为过程中很难再去挑战,因为现在立法会是由建制派所把持,“尤其是那件事情是得到中央政府所谓的背书(endorsement)。”而唯一一次立法会“甩碌”事件,令政改被否决,建制派议员没有第一时间向选民交待,而是去了中联办,“这么看来香港立法会的独立性是受到质疑的”。

外界盛传在建制派控制议会的情况下,23条立法有机会卷土重来。陈景生强调法律界是反对“如何”立法的问题,“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立法,以及法例的松紧,以及法例是否合理的法例,是否应该在保障国家安全及香港一贯的自由人权作出适当的平衡”。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他相信若要立法,尺度将会比2003年时抓得更紧。

陈景生又谈到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一上台便卷入僭建风波,认为事件令市民对律政司司长失去信心。“律政司司长当然是重要的角色,是政府的法律顾问,也是主持了香港所有的公诉(Prosecution),所以她自己的操守问题,也给人一个印象是香港政府是否找不到一个适当人选?”

大律师公会应为人权发声

今届大律师公会选举出现前所未有的竞争。陈景生表示,在2003/04年自己任主席时,现任主席戴启思是副主席,深知戴的能力,称赞戴是有心人,很擅长人权案。在目前的形势下,对大律师公会主席而言更富挑战性。“当然在人权方面、在立法方面是应该采取负责的态度,觉得不对就应该出声,为反对而反对是无谓的。但主要是如果觉得它抓的平衡是不对的话,也应该发声,这也是民主社会应有的制度。”

他坦言维护法治不能单靠法律界,“希望法律界能唤醒香港人对于香港人应有的权利,对市民作出一些提醒,也对政府处事的方法给一些公共的意见”。在现今的形势下,港人也应挺身而出,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我也相信自由民主是全人类、全世界的顺利发展”。◇#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8-03-29 10: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