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加拿大生物学家无止境的神奇之路

作者:乔恩‧波特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法门,使人身心受益。图为海外法轮功修炼者在法国集体炼功。(明慧网)

人气: 176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29日讯】《大西洋月刊》网站设立了一个专栏《什么是你最大的宗教选择》,邀请读者分享他们的个人故事和思考,以及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2016年9月,一名加拿大生物学家乔恩‧波特讲述了自己罹患罕见疾病、邂逅法轮功、身心得到救赎的经历。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摘录:

我在青少年时,就摒弃了一切宗教,将科学作为我的世界观。在大学时,我发现自己对生态学、进化和自然保护特别有兴趣,于是选择了生物学作为专业。我获得了丰厚的研究奖学金;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和合作;找到了理想的野外研究场地;并且开始为博士课题在马达加斯加进行实地调研……一切都在朝我希望的方向发展——我的愿望是成为教授。

罹患重病

可是,命运女神并没有继续青睐于我——从马达加斯加回来之后,我开始感到虚弱、抑郁,一段时间后,我做简单事情的能力也逐步退化,连使用微型实验室工具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以为是过度劳累,但是睡觉没有多少帮助。

情况继续恶化,有一天,我过马路时突然发现双腿不能正常地动了,差一点都不能过马路了。我知道这不是过度劳累的问题,于是去学校的医院做了检查。

我被诊断出患有格林-巴利综合症(GBS)。它是一种因免疫系统损害周围神经系统,而导致的急性肌肉瘫痪疾病。从维基百科上我查到,患病的初期会感到下肢无力、麻木,之后上肢和脸部肌肉也会出现症状,最后吞咽和呼吸困难,直至危及生命。

艰难地过了6个月之后,我对医院的治疗已经不抱希望了,我知道,我曾经相信的科学已经救不了我。同时压向我的还有职业生涯的瓦解,已经开发的学术合作关系的蒸发,教书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感情问题也受到波及……

我回到家乡,在那里母亲鼓励我去尝试“另类疗法”。我照做了,但没有见效。于是我又回到大学城。在那里,我碰到了一位老熟人,他曾经探索过很多东方修炼功法。他给了我一张DVD盘,告诉我说,那里面的内容帮助他治愈了慢性疲劳综合症。

命运转折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观看那个录像的情形。那是一个教授法轮功打坐炼功的录像,我试着缓慢地模仿录像中的炼功动作,半小时后,我头一次感觉身体开始好转。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我的心脏、身体和心灵都在歌唱。

我读了一本法轮大法的著作,看到里面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起初虽然有点难以理解,但我每天坚持看,并坚持炼功,我感觉越来越好。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我的反射恢复了(反射丧失被现代医学认为是格林-巴利综合症的常见症状)。反射恢复意味着我曾患有的格林 – 巴利综合症在炼功后神奇地消失了。

这样坚持了几个月后,我回到神经科医生那里做体检。我永远不会忘记医生的话:“恭喜你!你完全缓解了。我解释不了,但不论你在做什么,请继续做。”

还有,开始炼功大约一星期,我开始讨厌香烟的味道;一段时间后,酒精的味道我也受不了了。事实上,《转法轮》(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里描述了这两种状况,只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真会发生这样的事。就这样,我戒了烟酒。

心灵愈合

一天晚上,我在打坐炼功时,眼前展现的似乎是一部电影,内容是我整个的一生。我看到了我人生的描述,一步接一步,从早年开始。而且,所有情节都是从我母亲的视角展现出来的。我曾经读到过这样的事,以为那是一种特异功能,但这种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那种震惊和对心灵的触动无以言表,我哭了好几个小时。

我和我母亲之间有种复杂的关系。我们彼此爱对方,但是不能在同一房间里待15分钟以上而相安无事。有了这次经历,我平生第一次能真正理解她,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和内心深处的痛。

我也知道了如何去修补。再次回家时,开始了对我们之间关系的修补,虽然还不够完美,但是我们的关系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充满爱与尊重。

神奇之路

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明白了,修炼就是不断地去除执著,更加宽广、更加包容和善良地看待这个世界。就我而言,我首先获得了身体的康复,而现在,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能力去克服自己性格上的弱点,修正自己以前的行为模式。

我在法轮功里看到了纯粹的信仰:收钱?等级?全无。我看到自己一天天变得更加真实,富有同情心和宽容。我知道,这不仅是一条身心愈合之道,更是一条让自己不断升华,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无止境的神奇之路。#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李洁思

 

评论
2018-03-30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