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挡iPad魅力 硅谷巨头秉持“零科技育儿”

2017年硅谷社区基金会的一项调查发现,907位硅谷父母虽然对高科技产品的好处知之甚详,许多家长深切担忧科技对孩子心理和社会发展的影响。(FOTOLIA)

人气: 25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凌云编译报导)清晨9点的加利福尼亚州森尼韦尔市(Sunnyvale),明尼沙希(Minni Shahi)前往苹果公司位于加州的总部公司上班,她的丈夫维贾伊‧库德瑞(Vijay Koduri)、一名Google公司前员工,在当地一家星巴克和商业伙伴会面,讨论他们的创业公司——一家名为HashCut的Youtube剪辑制作公司。

库德瑞一家是典型的硅谷精英家庭,有两个孩子,10岁的Saurav和12岁Roshni。只有一件事情例外——夫妻俩所在公司研发的科技产品在家中禁止使用。

库德瑞家没有视频游戏,孩子们也没有手机。孩子们可以在父母的手机上玩游戏——每周10分钟。使用家中繁多的桌游则没有时间限制。

库德瑞一家曾买过一台iPad 2,过去五年里,这台高科技设备一直放在壁橱柜子最高的架子上。

“我们知道某一天他们会需要拥有自己的手机,”44岁的库德瑞告诉美国新闻网站《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但我们尽可能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库德瑞和明尼沙希代表了硅谷一种新类型的父母,这些生活或工作在科技世界中的父母家中并没有充斥最新科技产品,相反他们限制甚至完全禁止孩子使用科技产品。

区别在于:他们没有意识到危险性

无论是通过工作还是仅仅住在这个全球最有价值科技公司的所在地——旧金山湾区,采取上述做法的父母亲眼看到科技公司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来保证科技产品令人难以抵挡。

2017年硅谷社区基金会的一项调查发现,907位硅谷父母虽然对高科技产品的好处知之甚详,许多家长深切担忧科技对孩子心理和社会发展的影响。

“你不能指望盯着电子产品,还能获得长时间的注意力。” 美国机器学习创业公司One Smart Lab人工智能工程师Taewoo Kim告诉《商业内幕》。作为一名佛教徒,Taewoo Kim正在教他4至11岁的侄子和侄女们打坐,玩那些和屏幕无关的游戏。他们还会每年一次到附近寺庙中享受远离科技产品的隐居假期。

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的前员工,他们一些人曾坐到高级管理的职位上,公开指责科技公司专注开发使人上瘾的科技产品。

这些讨论引发了心理学界进一步研究,所有这些指控和研究都逐渐使父母们确信——孩子小小的手掌不适合掌握如此强有力的产品。

“科技公司确实知道,孩子或青少年越早习惯自己公司的平台,这越容易成为他们的终生习惯。”库德瑞告诉《商业内幕》,而Google通过文档、表格和学习管理套件(Google课堂)走进校园内绝非偶然。

使孩子成为不健康产品的忠实客户不是什么新策略。大型烟草公司每年花费近90亿美金,来推销他们的产品并希望孩子们终生使用他们的产品。快餐连锁店也使用同样策略,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提供儿童餐:品牌忠诚度有利可图。

“与之不同的是,Google员工自己并未意识到其中的危险。”库德瑞说。“Google的员工们这样想的:嗨,我们是好人,我们在帮助孩子们,我们在帮助课堂教学。我确信苹果公司也是这样认为的,还有微软公司。”

旧金山精英父母们意识到这种“滑屏不适症”

埃丽卡布‧瓦西厄(Erika Boissiere)毫不怀疑科技对年轻的大脑来说是毒药。

这位37岁、拥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旧金山和她的丈夫从事家庭治疗师工作,两人一直紧密追踪“屏幕时间”(Screen Time)影响的最新研究,虽然研究缺乏长期数据,但对科技产品深度使用的青少年中且出现了一系列后果,这些后果包括罹患抑郁症、焦虑症的风险增加,极端情况下甚至出现自杀倾向。

和布瓦西厄夫妇交谈过的许多父母都表示,他们注意到了一种反科技情绪。生活在世界科技中心,布瓦西厄夫妇对他们称之为“滑屏不适症”的情况相当有发言权。

“我们住在一条交通繁忙的街区,”布瓦西厄告诉《商业内幕》,过去15年来他们一直住在那里,她注意到一种显著的变化——公交车上的每个人都在滑手机,没人在阅读Kindle。

布瓦西厄竭力防止她的孩子——两岁的杰克和五岁的伊莉斯接触哪怕最基本的科技产品,她家中没有电视,夫妻两人也避免在孩子面前使用手机,这项严格的规矩同样适用于家中28岁的保姆,后者曾在工作中被布瓦西厄发现滑手机

当夫妻两人下班回家时,会把手机放在门边。大多数夜晚,他们只会在睡觉前检查一两次手机。晚上10点半左右入睡前,两人会观看一段科幻讽刺影片《黑镜》(Black Mirror),从而让自己确信:这些反科技的方法完全是出于好意。

硅谷巨头秉持“零科技育儿”

硅谷这些“零科技育儿”的父母可能看上去过于谨慎,但这正是比尔‧盖茨、乔布斯等科技巨头的长期做法。

2007年当发现女儿对视频游戏出现不健康依恋后,微软前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开始限制孩子观看电子屏幕的时间。之后这变成家庭规定——孩子们等到14岁才拥有自己的手机,而美国儿童拥有手机的平均年龄为10岁。

苹果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乔布斯2011年透露,他禁止孩子使用最新发布的iPad。“我们对孩子在家可以使用多少科技产品实施限制。”乔布斯告诉《纽约时报》记者。

苹果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库克1月份透露,他不允许侄子参加线上社交网络。库克的话正反映了其他科技名人的态度,他们谴责社交媒体对社会有害的行为。

库克承认总是使用苹果产品并不是一件好事。库克说:如果你整天总是使用(苹果产品),我不会认为我们取得了成功。我根本不赞同。”

孩子不一定被科技终生“绑架”

乌云总镶有金边。科技带来的负面影响似乎并不永久。

一项充满希望的研究发表在2014年的《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杂志,大约100名十几岁青少年被分为两组,其中实验组在五天时间内从事和科技无关的比如射箭、徒步旅行和定向越野等活动,非实验组则待在家中。

短短五天,研究人员发现实验组孩子们的移情水平得到巨大提高,他们在非语言情绪提示中获得更高分数,当看到另一个孩子成功时他们更容易露出微笑;而当他们目睹失败时,更容易显得沮丧。

研究人员最后总结说:“实验结果应当引入一个急需探讨的社会对话,即无论在教室内外,孩子花费大量时间在电子屏幕上所带来的后果。”

硅谷私校采用“零科技”教学

硅谷一些致力于重新引入基础知识而采用“零科技教学”的学校纷纷兴起。加州洛思阿图斯(Los Altos)一所私立学校——华尔道夫半岛学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中,孩子们使用黑板和2号铅笔,教师在孩子上八年级之前不会向他们介绍电子设备。

Brightworks School是旧金山一所K12私立学校,在这里孩子们通过使用电动工具、拆解收音机和树屋上课来学习创造力。

根据教育学家Joe Clement和Matt Miles的说法,许多公立学校却将科技产品视为指导力量。2017年两人合著的《Screen Schooled》一书揭露,即使孩子因此阅读和数学分数提高,科技所带来的危害远超过收益。

“有趣的是假设在一所现代公立学校中,孩子们被要求使用如iPad等电子产品,史蒂夫‧乔布斯的孩子将是唯一退出的。(乔布斯孩子已完成学业,这段话真实性无从考证。)”

Joe Clement和Matt Miles认为,这种明显的双重标准依然存在,“对于自己的产品,这些富有的高科技管理人员一清二楚,而消费者不知道的那些是什么?”

科技渗入生活 两代人童年迥异

科技企业家艾米‧普雷斯曼(Amy Pressman)与丈夫和两个小孩子——14岁的米亚和16岁的雅各布住在旧金山湾西部。普勒斯曼的大孩子——20岁的布莱恩(Brian)已是大二学生。

虽然普勒斯曼不能限制布莱恩在校时的表现,但家中规矩依然严格:餐桌上没有电子设备,晚上10点后孩子们必须交出手机,并把手机留在厨房里充电过夜,每周游戏时间限制在五至七小时。

普勒斯曼和库瑞德一样,喜欢回忆自己小时候在外面玩耍的情景,也希望以类似方式抚养孩子长大。

“现在的孩子们不出去玩,也不到街上,”普勒斯曼、软件公司Medallia的合伙创办人告诉《商业内幕》。“我的大孩子比小孩子有更多朋友来家玩或一起出去。”

过去几年,普勒斯曼认为全家人共度了很多很好的时光,不是回到家就各自回房间盯着电子产品,而是利用季度票去剧院、光顾旧金山最好的冰淇淋店。

多年前普勒斯曼计划了一次长周末前往死谷(Death Valley)的旅行,而当地缺乏USB充电端口和无线网络正是吸引她的地方。“那里的连接信号非常糟糕。”普勒斯曼说,“不过这真是太棒了!”

零科技日常限制不易 但终有所值

普勒斯曼和其他父母告诉《商业内幕》,在限制孩子使用科技产品方面取得平衡实属不易,孩子们很快发现他们落后于同龄人。对父母来说,实施限制时间越长,越担心自己实际上在抚养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孩子。

“在如何应对这个世界的问题上我没有榜样,”普勒斯曼说:“在我成长过程中这样的世界不存在,而我父母对电视的限制在这个电脑既是娱乐、又是家庭作业和百科全书的世界中完全行不通。”

许多父母提到他们用来对抗科技产品上瘾的最好办法,是用其它活动代替或更高效地利用科技产品。

当加州的旱灾毁了库德瑞家的后院时,他将后院填充上了水泥并建了篮球场,这样他的孩子和朋友们都可以使用。而当普勒斯曼注意到女儿对电脑感兴趣时,两人一起报名学习如何编程。

这些家长希望能教育孩子在进入成年后学会如何利用或某些情况下避免使用科技产品。虽然过程不易,但每隔一段时间,生活中就会闪耀出一丝希望。

普勒斯曼倡导减少科技产品使用几年后,大儿子就感受到这种做法带来的好处。这名喜欢使用精装书的数学系大二生告诉普勒斯曼,他发现电子版本让人分心。

而去年圣诞假期当全家人进行漫长的公路旅行时,普勒斯曼甚至听到了令她惊奇的话语,儿子向她承认错误。“你记得当你喋喋不休抱怨社交媒体时,而当时我认为你错了?”普勒斯曼想起她曾向大儿子阐述要进行“真正人类交往”的长篇大论,接着大儿子布莱恩说:“好吧,我开始认为你是对的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3-03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