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原38军军长司机 来美国一周真名退党

抗命军长徐勤先的司机: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 军官家属:国人等着共产党倒台

图为2018年2月17日,纽约黄历新年大游行。 (戴兵/大纪元)

人气: 2276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中国大陆民众及海外华人目前正以加速度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共党、团、队,全球“三退”人数本月突破三亿

根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统计,从2004年11月第一份退党声明开始到“三退”人数达到一亿人,经历了七年;“三退”从一亿人到两亿人,不到四年;“三退”从两亿人到三亿人,只用了不到三年。中国人抛弃中共的速度越来越快,其中包括很多原来是中共体制内的人。

这些曾在狼穴、虎口中的人,对中共的了解和认识,有着与普通老百姓不同的层面和深度。

抗命军长徐勤先的司机:中共治下当好人当不了

北京市民政局属下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刘建国就是其中一位,在“官比老百姓多”的北京,他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但他却曾经有着一个极为敏感的身份——他曾是“六四”时抗命不参与镇压学生的第38军军长徐勤先的司机,这个身份并没有因为那场政治风波过去29年而被人忘却。

原大陆第38军军长徐勤先的司机刘建国,在抵美一周后退党。
原大陆第38军军长徐勤先的司机刘建国,在抵美一周后退党。(韩瑞/大纪元)

徐勤先1989年6月3日抗命后当天就被软禁,后被撤职、逮捕,判刑五年。作为徐勤先贴身“勤务员”的刘建国,也受到牵连。刘建国接受采访表示,最严重的一次,他被吊起来七天,大小便都失禁了,“就是在精神上摧垮你,让你没有尊严,生不如死。”他的手掌从此落下伤残。

2017年10月27日刘建国全家成功抵达美国,一周后的11月4日,他偶尔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在鼓励下,他正式以真名退出加入了32年的中共组织,当时法轮功学员怕他有顾虑,给他起了“老刘”的化名,但他说:“用真名,北京市民政局刘建国。”

刘建国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自己目睹了几次大的历史事件——1989年的6月3日晚,他目睹了中共屠城前,北京市民自发联合起来阻扰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十年后的1999年4月25日,他目睹了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那天我刚好驱车经过中南海附近,我开着车,慢慢地开,就感到这些人怎么这么整齐,安安静静地,地面也干净,但却没有看见有谁在组织或维持秩序,到了晚上才知道是法轮功(学员)上访,这么多人,但这么有秩序,令我特别佩服。”

后来他开始注意法轮功,“在过去十年,我手机上接到了不下十次的法轮功真相电话,每次我都不吱声,静静地听完。”

他表示,现在大陆已没有几个人是真心入党,只是为了生存,为了仕途,不过,真正正直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中是很难混的,是受到排挤的。比如单位发文要求他监督某人,但他真履行职责时,反而有人向被监督人通风报信,他受到打击报复,而相反,有权有势的人互相勾结,沆瀣一气。

刘建国说:“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当好人当不了,最后都只能逃命……要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这些年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被贪官污吏给抵消掉了。”

大陆公务员:很多党员不交党费

刘建国的女儿刘洋原在北京市民政局军休办工作,她抵美后,也以实名退出了共青团。她在原单位是负责收党费的,她说,现在很多党员都不交党费,“党费经常收不上来,催来催去,很多老党员都不交党费,不参加‘组织生活’。”

为了交差,她只得亲自去到这些人家中收党费,自己还贴上打出租车的钱,“我自己掏的打车的钱,比他们缴的党费还多。”她还表示,中共为此层层下发文要求补缴、催缴。

大陆军官家属:世上最大的恐怖组织就是中共

上海移民白节敏,太太是大陆空军涉密部门的一名军官,他自己在大陆原有红火的生意、美满的家庭,但因为他比妻子年龄大不少、又是二婚,且经常出国做生意,他被怀疑是通过婚姻来窃取军事情报的间谍。

大陆空军军属白节敏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举办的新年晚会上。
大陆空军军属白节敏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举办的新年晚会上。(林丹/大纪元)

 

白节敏说,中共为了拿到子虚乌有的证据及破坏他的婚姻,不择手段——跟踪、监控、电话窃听,甚至投毒、偷他的公文包、动用黑社会……人权没完没了地受到侵犯,他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得抛妻离子,家有老母也难以尽孝,远走他乡。

白节敏说,自己从一个体制内的人被逼到成了“维稳对像”,这些年与公安、国安打交道中,更看清了中共的狠毒、狡诈,“它迫害了你,还要你说它好,它自己是贼,却到处喊抓贼,其实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就是中共,世界上顶级的恐怖分子就在中共组织里面。”

白节敏说,他在这些年的维权中认识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看到了他们所受的迫害。上海法轮功学员蔡玉芳被三次劳教,被限制出境不发护照,甚至她去苏州扫墓,在坐长途公交时,都被拦截,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中共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视为异己,在高压的打压中试图把他们边缘化,让他们的亲人、同事、邻居远离他们,把他们孤立起来,所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绝对存在的,因为中共用国家恐怖主义恐吓人民不敢为这个群体发声,那么中共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白节敏说,物极必反,中共在迫害人民中把自己打倒了,现在中国人心思变,就等着共产党倒台那天。当共产党倒台时,中国人民都会觉得那是必然的、应该的,都会拍手称快,流亡海外的华人也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国。从“三退”三亿的数字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觉醒得越来越迅猛。◇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