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至亲之人 别再互相伤害 辨识4种情绪勒索

文/安一心

情绪勒索让亲人之间互相伤害,双方把情绪无限渲染,最终彼此都难过不已。(Shutterstock)

人气: 23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晴美愤怒地挂上电话,然后把手机摔在床上,一个人冲进了厕所,把莲蓬头打开来,把水往自己的头上冲刷,试图冷静自己的情绪,但仍浇熄不了她的怒火。

她一直回想着妈妈对她说的话,像是:“我是为你好,如果不快点结婚的话,你会孤家寡人一个,到时候变成老姑婆!”

“你从小就是不听话,所以现在工作才这么不顺利!”

“如果当初听我的话,你现在一个月薪水应该就有七、八万了!”

“你到三十岁了还只领个三万元,当初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都是为了你好!”

想到这些话,让晴美更加火大!为什么妈妈总是可以用“为了我好”不断伤害我,我到底是不是她的小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几分钟之后,晴美蹲著大哭了起来!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完全不被重视,只是妈妈手上的人偶,不断地操弄她的人生。

她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从小到大,她跟妈妈总是为了一些小事情大吵大闹,妈妈最后都会拿出“为了你好”的理由,逼迫她接受妈妈想要的结果。

国中的时候,妈妈要晴美去补习,她认为自己程度还可以,所以一直不愿意去,没想到妈妈硬是帮她报名了补习班,然后对她说:“我是为了你好,你以后就知道了!听妈妈的话准没错!” 高中的时候,晴美对于历史、地理有浓厚的兴趣,但妈妈却跟她说:选理工科系才有前途,逼着她选三类组,然后要她补习英文、数学、物理、化学等科目,让她苦不堪言。

那时候,她对妈妈说:“我已经受不了这样的课业压力,我可以念文组吗?”妈妈对她说:“你还年轻不懂事,未来理科找工作比较容易!” 高中毕业后,晴美没有考上大学。于是她先去工作,第二年考了一间夜间部大学,念了商科,开始半工半读的生活。

这时候妈妈对她很不满,常常对她说:“你这样怎么会有出息?”

“我跟你爸以后该怎么办?”

“我们对你付出了这么多,你怎么这么没有志气?”

最后,晴美终于受不了妈妈的冷嘲热讽,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但妈妈还是会透过电话、简讯,想要晴美依照她的安排,找一个稳定的工作,而且还不断帮她安排相亲,希望她赶紧嫁一个有钱人家,好让生活回到正轨。

这一天,晴美的妈妈就是打电话给她,要她星期六回家相亲。她觉得非常生气,就回了妈妈几句话,妈妈就对她说:“我都是为了你好,我是你妈,我会害你吗?如果你不回来,那以后就不要回来了!”

听到这些话,晴美生气地挂了电话。大概半小时之内,晴美的电话响了十几通,都是妈妈打来的,晴美从浴室出来之后,发现这么多通的夺命连环叩, 还有三、四则的简讯,上面写着像是:“快点给我回电!你这个不孝女!”“我还没说完,你居然挂电话!”看着这些简讯,晴美苦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何觉察“情绪勒索”?

面对这样的亲情纠葛,有一部分的人就会像晴美一样陷了下去,进入一种互相伤害的状态,双方把情绪无限渲染,然后彼此互相攻击,到最后关系越弄越僵,彼此的感情也越处理越糟。等到回过神来,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这就是亲情情绪勒索

在《情绪勒索》一书中就明确地提出:情绪勒索是宰制行动中一种有利的形式,周遭亲朋好友会用一些直接或间接的手段勒索我们,如果不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就有苦头吃了,所有勒索的中心就是基本的威胁恐吓。

依照这样的说明,我们可以清楚知道,所谓的情绪勒索,就是基于彼此关系的连结,对于对方进行情绪性的绑架,而希望能得到所冀求的结果。

想要从这样的情绪勒索当中跳脱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辨识出:自己所面临的状况,到底是不是情绪勒索?有时候,情绪勒索会用善意的建议出现; 有时候,情绪勒索会用恶意的威胁出现,但不管是哪一种形式,最终就是对方希望我们依照其想法前进。但,唯有先辨识出情绪勒索的状况,我们才有机会从这样的混乱中脱逃!

“情绪勒索”的四种类型

在《情绪勒索》一书中,把情绪勒索者分为四种:施暴者、欲擒故纵者、自虐者、悲情者。

1. 施暴者

施暴者就是直接的胁迫者,他们最明显的态度就是:要嘛就听我的,不听我的你就离开!就像刚刚晴美的妈妈一样,她对晴美的态度就是:要嘛回来相亲,不然就不要回来了!这就是典型的施暴者。

有另外一种施暴者,并没有这么直接地用言语威胁,而是用无声的行动来代替,这样的施暴者就是消极施暴者。假设今天晴美的妈妈听到晴美不回来以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都不接任何讯息,这时候晴美妈妈就是消极的施暴者。

2. 欲擒故纵者

所谓的欲擒故纵,就是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而想尽办法对对方好,好到让对方处于无法拒绝的状态时,再提出自己的要求,进而达成想要的结果。如果晴美的妈妈从小就对晴美很好,而且清楚地让晴美知道,如果晴美听话的话,就会一直有这样的好;这时候,晴美往往会因为贪求这样的好处,而接受妈妈的勒索。

3. 自虐者

自虐者顾名思义,就是透过虐待自己,迫使对方让步,接受自己的请求。举例来说,如果妈妈对晴美说,如果你不回来相亲,那么我就去死!这时候晴美会迫于妈妈的自虐行为,而接受妈妈的相亲安排。这时候晴美的妈妈就是自虐者。

4. 悲情者

悲情者,就是故作悲情,用对方的罪恶感来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以晴美的例子来说,如果妈妈对晴美说:“哎呀啊!我很失败啊!我没有办法让你过好日子,都是我的错!我想你也不稀罕妈妈的安排,所以才不愿意回来相亲。” 这时候妈妈透过诉诸悲情,迫使晴美愿意回来相亲,就是使用了“悲情者”的手段。

· “都是为你好”?别再以爱为名“情绪勒索”

· 青春岁月里跼跼独行 台大高材生探寻不一样的人生路

· 你要的安全感 到底在哪里?

<摘自《面对家人的情绪勒索》  快乐文化出版提供图文>

责任编辑:颜静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