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首富女杀夫案重审 吴邦国批示招致冤案?

人气: 128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山西临汾翼城县15年前轰动全国的“翼城首富女杀夫案”近日出现重大转折,报导称被指杀害丈夫的李慧,情夫李文浩及前警员董昀6日收到最高检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明确指此案的“刑事裁定确有错误”,建议重新审判。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案件是因为死者母亲——县人大副主任李毅持续上访后得到时任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批示,使得案件出现转折。但直至目前,案件真相仍扑朔迷离。

案情指出,2003年10月2日晚上,在临汾翼城计生局工作的马朝晖被发现在家中遇害,身上有49处刀伤,颈部约4/5离断,头颈几乎分离,双眼和生殖器遭破坏,场面惨不忍睹。当地警方两度将死者妻子李慧及其情夫李文浩列为疑凶调查,但均因证据不足而将两人释放。

富二代”杀“官二代” 震动当地

案件当年在翼城县如一枚“重磅炸弹”。除了现场残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马朝晖家在当地身世显赫,母亲李毅是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父亲马振海是审计局副局长,在当地可谓家庭显赫。

死者老丈人,也即嫌疑人李慧的父亲李纯泰,带领所在村开办了80多家企业,2002年时该村工业产值突破3.8亿元。李纯泰也是当地公认的“翼城首富”,开奔驰,住别墅、雇保姆,在当地家喻户晓。

不仅如此,据媒体报导,他们这两个大家族在公安系统也各有牵连:马朝晖的弟弟马朝新在县公安局当刑警,案发地正好就是他所在的刑警一队的任务区;马朝晖还有一个姑父在县公安局的法制科工作;他的一位姨父在治安科工作。李慧这边,除了哥哥李志华在公安局的技术科工作之外,她的大姐夫在公安局的户政科上班。

由于死者一家社会背景太复杂,案发当晚,当地公安局副局长都没有立即进行现场勘查,而是等待上级单位临汾市公安局第二天上午才勘查现场,因为不想去触碰这两家人的关系网和利益链。

感情纠葛

据媒体报导,案发前,李慧和丈夫马朝晖在感情上已经破裂,各自有地下情人,两人已经拟定了离婚协议,十一过后就离婚。

李文浩当时是翼城县报社的记者,案发前同李慧发生婚外情,之后离婚,打算在李慧离婚后与其组成新的家庭。案发后两人被列为疑凶调查,但均因证据不足而将两人释放。

但身为翼城县人大副主任的死者母亲不断上访,得到国家领导人批示后,案件重审。2006年2月,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将两人刑拘。

法院于2007年正式就此案展开审讯,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慧、李文浩死刑,两人不服上诉。后经历多次重申,历经8年才走完诉讼程序。

直到2014年,法院认定李慧当晚与死者发生争执,与李文浩合力将他杀害,并与董昀共同伪造案发现场。山西高院判处两人死缓,迄今仍在服刑。董昀因涉包庇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

但董昀坚称无罪,称被警方屈打成招。董昀于2016年2月13日刑满出狱,当天就向最高检提出申诉。被控故意杀人的李慧、李文浩与董昀一样,一直宣称自己遭到逼供,并当庭翻供。

董昀称被屈打成招

董昀称自己与死者妻子李慧在中学时已经认识,后来通过李慧的介绍,与死者成为牌友,两家中间就隔着一栋楼,接到电话后第一个赶到现场,被指控伪造现场。

“我刚开始一直不承认,他们就轮番打我!”董昀称,自己一直拒绝认罪,但因受不住连番拷打,加上对方向他展示李慧、李文浩的亲笔供词,不断劝说“李慧和李文浩连杀人都承认了,你一个伪造现场的,你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在无奈之下,他承认了伪造现场的罪行,“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再不认,我身体已经接受不了”。

但为了留下线索“将来把真相说清楚”,董昀指自己在笔录上签名时,故意把“昀”字写错成“盷”,“凡是带有目字边盷字的有罪证供,全是刑讯逼供得来的”。

3月6日,省检察院人员当面向董昀宣读了最高检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董昀泣不成声。通知书称“原审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最高院对原审被告人李文浩、李慧、董昀、李翠仙故意杀人、包庇、妨害作证一案重新审判”

“二号首长”制造的冤案?

李文浩的姐姐李艳萍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这起案件2006年之所以出现转折是因为受害者母亲是翼城县人大副主任,持续上访得到国家领导人批示后,最终导致当地警方制造了这起冤案。山西晚报亦报导了该案被国家领导人批示的消息。

李文浩的辩护人胡晓勇称,当时该案是在时任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批示后,警方再次成立专案组,抓人,并牵连了很多人。开始李文浩和李慧两人都是死刑,最后因证据实在不成立,经几次重审,最后依然判了死缓。

胡晓勇说︰“我们会见当事人的时候,公安什么的给他们讲,是“二号首长”批示的案子。通过刑讯逼供,取得了很多有罪口供。把一些无罪证据都故意隐瞒了。有的无罪证据我们都是10年以后才见到的。 ”

胡晓勇还称,这起冤案牵连的人很多,警方甚至以李文浩哥哥正在参加高考的孩子为要胁,逼他们的亲属做伪证。“他说明明是10点半走的,公安非要他说成9点,不说就要抓他儿子,因为他儿子当时正在参加高考,他没办法违心做的伪证,都快分裂了。他嫂子跑了一直不敢回家,因为公安一直在通缉她。他父亲也去世了。李慧她父亲也前几年去世了。她姐姐都被牵连了。”

一案两凶?

据中共官媒近期的报导,该案出现了其他“凶手”。案发一周后,翼城县北关村委会时任主任任安德通过李慧姐姐转交给李慧父亲一封信,自称知道杀害马朝晖的凶手,且手上有全部资料,但必须付20万元。

警方顺着银行卡号调查后发现,临汾警校一名学生在校期间曾丢失过身份证。曾在警校就读的马卫海成为怀疑对象。在校期间,他因抢劫罪被判过刑,住处距马朝晖家只有300多米。

调查又发现,敲诈信笔迹与一个叫周海清的人笔迹高度一致。周也是翼城人,警方找到他后,他承认敲诈信由他所写,目的是敲诈李家的钱,但不承认马朝晖的死与他有关。但案发现场提取的“1号足迹”与周海清的脚印有相似之处。周也没通过测谎测试。

2004年3月14日,翼城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再次对周海清讯问时,他承认自己和马卫海在2003年10月2日晚8点将马朝晖杀死,动机是“抢点钱”。但如果只是抢钱,为何杀人时如此残忍仍是不解之谜。

其中一个细节值得玩味,周海清的舅舅梁华奎曾是阳泉市公安局局长,周出事时,梁还在山西省公安厅任职。不过,梁在2010年9月时,因涉黑落马。#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09 4: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