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2)拒绝转化

绘画:锁不住的信念;作者:樊弘。(明慧网)

人气: 19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7日讯】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1)闯关

2012年6月12日,严管队狱警王继东带领犯人将马平绑架到严管队。两个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把他仰面朝天打翻在地,再用脚踩着他的头。

他们还使用一种特制的“械具”(手铐、脚镣连在一起)把他捆绑起来。两名犯人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将他拖至严管队。在三四百米长的路途中,他的脚和膝盖在水泥地上重重地摩擦著⋯⋯

马平曾是吉林市农业银行监察室主任,2008年向民众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2009年,从吉林看守所转到公主岭监狱。

他因拒绝转化,而被关进严管队。

突击“转化”

2010年8月22日,公主岭监狱发起了一次疯狂的强制“转化”行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必须达到85%以上,乃至100%。这是“610”对吉林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下的指标,达不到目标,就对监狱一把手实行一票否决免职。

“610”是江泽民于1999年6月10日设立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它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

当时的监狱长安平与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签定了责任书,以心狠手辣出名的狱警宗明军被调到教育科。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全集中到那里,被逼看诬蔑法轮功的音像,被逼“坐板”,从早到晚坐在五公分的木楞子上,稍有晃动便遭来毒打。

监狱还设立了一个软包房间,将法轮功学员双手铐在墙上的铁环上。多名狱警用多根电棍电击他们全身,包括身体最敏感的部位生殖器和肛门。学员的身上大面积被电出水泡。

2012年5月17日,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下达了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再次进行强制“转化”。公主岭监狱为此召开了全体狱警动员大会,要狱警承包“转化”任务。当时监狱规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狱警2,000元,有的监区悬赏3,000元。

“哪个监区、哪个部门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哪个部门的头目就下岗换地方。”当时的牛姓监狱长在会上说。

公主岭监狱还同时成立了“转化法轮功攻坚办公室”(简称“攻坚办”)。监狱教育科从各监区找来最凶狠的20个犯人,供“攻坚办”的狱警使用。他们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到严管队里。

每次转化行动持续几个月,中共转化的目的是要剥夺修炼者的正信和良知,与“真、善、忍”背道而驰,将人性由善转向恶、由正转向邪,这无异于把人变成鬼。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讲,转化就是灵魂的死亡。

在监狱的这两次突击“转化”中,马平被关进了“小号”。

关“小号”

“小号”也叫禁闭室,只有3~4平米大小,房间里的地面比外面低一米左右。冬天室内极其阴暗潮湿、寒冷。窗户上挂着黑窗帘,墙壁和地面都是隔音的。人在屋里吃、拉、睡,与世隔绝。

“小号”被称为“狱中狱”,是专门用来对付坚定的不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

里面没有普通的床,只有“死人床”。它是用水泥砌筑成的高约半米的水泥台,上面铺了一层凸凹不平的木板,四个角或水泥台的中间前端筑有铁环。

那里冬冷夏热,上“死人床”的人皮肤溃烂或冻坏是常事。

上“死人床”后,将人的双脚用三十多斤重的铁镣锁上并铆死。人被极度地抻成大字或丁字型锁死在水泥台上。这种酷刑过去叫“五马分尸”,古代叫“车裂”。

公主岭监狱六监区有一名李姓犯人,被人举报劳动态度不好,被警察锁上“死人床”。他忍受不了这份折磨,将自己的一个眼珠抠出来。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死人床(明慧网)

不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被铐上“死人床”。

2010年10月22日,在监狱的转化高峰期,马平因当面指出监狱长安平实施转化的违法行为,被关进“小号”。

心狠手辣的狱警宗明军恶狠狠地对马平说:“法轮功就是我的敌人,进了这里来,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在“小号”里马平戴着手铐脚镣,被两名犯人24小时昼夜监督,遭受“死人床”的折磨。

他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摧残,出现严重的脱肛症状。监狱狱医说,不对他解除禁闭,他随时会死掉。

即使这样,监狱把马平关在“小号”里多达四十天。

2012年6月12日,在监狱的再次突击转化中,狱警王继东指使犯人将马平拖进了“严管队”,一连三个月,他遭受种种虐待。

在迫害中,马平高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有罪!”。犯人用脚使劲地踩他的脸和嘴,用胶带封住他的嘴。他的四颗下门牙被踢松,血流不止,其中的一颗已脱落。

以生命为代价

蔡福臣被冤判了10年,2004年5月26日,他因为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后,送到公主岭监狱。他曾是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的一名优秀公务员。

蔡福臣(明慧网)

监狱对蔡福臣多次实施强行“转化”,无效,他因而常被关进“小号”。狱警用多根电棍电击他,电他的生殖器。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2008年5月5日,狱警把蔡福臣关进一间密室,因为他写了反迫害的申诉书。

狱警把他绑在床上吊起来,不让他睡觉,即对他“熬鹰”(猎人用疲倦、饥饿和惊恐来驯服雄鹰,摧毁其意志),用电棍电他的脖子、下肢等部位。

在密室里对他的折磨持续了一个月,蔡福臣还是不“转化”。6月5日,狱警只得把他放出来。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不让睡觉——“熬鹰”。(明慧网)

从密室出来后,蔡福臣仍然多次向上反映,强烈要求监狱的“攻坚办”停止“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0年9月初,蔡福臣最后一次和家里人通了电话,事隔四天,他便离世,终年40多岁。

据当时与蔡福臣同被关押在公主岭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说,2010年夏天是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期。

白天,各监区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坐板”,强制看诬蔑造谣录像,接受洗脑灌输,还伴随着犯人们的大打出手和电棍电击。

晚上,法轮功学员被“熬鹰”。有的遭电击、不让睡觉长达一个月之久。蔡福臣就是在这次大迫害中为制止狱警对全体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悲惨死去。

他的父亲不堪忍受儿子遭受迫害而含冤离世,他的两个幼小的孩子没人照顾而被迫缀学。他妻子一家四口人因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判刑、劳教,遭酷刑、药物注射等迫害。#(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4-18 5: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