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对婆媳关系真好 婆婆去世多年还托梦给媳妇

作者:李耘

肖晓琴和李明军是各自的妈妈相互认识后,把他们撮合在一起的。那年,肖晓琴的妈妈刘萍萍拉了一些糖葫芦到镇上去卖,经过李明军的妈妈吴翠翠卖馒头的地方时,吴翠翠热情地邀请她在她摊位旁边卖。她们就边做生意边聊天,慢慢就聊到子女上了。

因为双方子女都尚未婚配,没几次,她们就不约而同地提出做儿女亲家。也许是缘分使然,两家儿女从认识的那天起,就很来电,好像多年的老朋友了,配合相当默契。这年冬天,他们就为两年轻人办了婚事。两年轻人对双方父母都很孝顺敬重。两位妈妈一见面就像亲姐妹一样,笑个不停。常说晚上都为两年轻人笑醒。

让人羡慕的婆媳

有句俗话说:婆婆背着一面鼓,到处说媳妇;媳妇背着一面锣,到处说婆婆。就是亲生母女间可能也会有矛盾。可吴翠翠不光拿肖晓琴当自己亲生闺女看,而且村里从没有人听见吴翠翠和肖晓琴这对婆媳说过对方的不是。哪怕明明是对方做的不足,她们都会说是自己没做好。

几年后,吴翠翠中风瘫痪了,肖晓琴尽心服侍她,从来没有嫌她脏,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吴翠翠床前问安,看她想吃点什么,就很麻利地去做;晚上睡觉前,也要去看看吴翠翠。

肖晓琴还经常帮忙换被子、床单,或拿到太阳底下晒晒。所以,吴翠翠的房间总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异味也没有。全村人还羡慕妒忌的不得了,直叹吴翠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吴翠翠在病床上躺了几年,最终还是去了。肖晓琴和李明军拿出大部分积蓄给她举办了葬礼,肖晓琴趴在她的棺材上哭成了泪人儿。邻居们都知道,肖晓琴这样哭绝不是做样子,而是发自内心地伤心难过。

头七那天,肖晓琴做了几个菜去坟地祭拜娘。她望着面前隆起的泥土,吴翠翠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脑海里,肖晓琴叹了口气,“娘啊,以前我们俩一起来坟地祭拜,现在呢,你在里面我在外面,想想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前年,村里统一搞新村建设,要求村民集体搬迁到公路沿线,建统一规格的三层楼的房子。老房子拆了也没有什么用,所以大伙暂时都还没拆,那里离农田更近一些,一些农具或收获的农产品临时放在老房子也方便一些。

搬家那天,肖晓琴抚摸著吴翠翠的遗像说:“娘,我们也要搬家了,可惜你这辈子没来得及住新房就去了,哎!”

奇怪的梦

肖晓琴觉得奇怪,最近老是梦见去世多年的娘,每次在梦里她都要把她带向一个地方,可是走着走着就消失了。她不知道,娘到底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这天凌晨,肖晓琴又做起梦来,在梦里,娘坐到她床头说:“孩子,快起床,娘带你去个地方。”

肖晓琴揉了揉眼,就一路跟着娘往前走,她们从新房一路往老房走,经过一座座被主人遗弃的旧瓦房,那些房屋没有人居住,显得破败不堪。不一会儿,她们就来到自己的老屋门前。

肖晓琴转过身来,正想问娘为什么要带她来老屋,却发现娘不见了。肖晓琴到处找,一边找一边喊,喊著喊著就醒了。她立即从床上坐起来,屋外下着倾盆大雨,夜色漆黑。院子里的狗不知什么原因不停地狂叫,还带着凄惨的尾音。身旁的丈夫正呼呼大睡。

肖晓琴久久不能平静,这段时间频频做这个梦,娘一定想要告诉她什么。她脑子里浮现一些零碎片段,曾经好像听娘提起过,他们李家几代人都老实本分,对人都真诚善良。爷爷年轻时,有架外国人坐的飞机失事,从飞机上抛下很多东西,最后飞机迫降,机上乘客不多但都受了伤。其他人只是看热闹,他爷爷则主动跑上去帮助灭火救人。

后来不知来了一些什么人把这些受伤的人接走了,他们要给爷爷许多报酬,但爷爷一分钱也没接受。只是在飞机降落不远处,发现一块像石头一样的黑色立方块,一直没人要,就搬回家作为凳子放在家里。搬家时觉得石头也没什么用,就还放在旧屋里。

出于好奇,肖晓琴把丈夫推醒,让他起来一起去老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故。他们拿着手电筒,披着雨衣就向老屋走去,发现一阵狂风暴雨过后,老屋屋梁和瓦片七零八落地摊在地上,接受雨水的洗礼。

他们用木棍支开那些过膝的青草和满地的南瓜藤,在老屋的残垣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手电筒光到达的地方出现一些反光,他们走过去,发现光是从那块黑石头上发出来的。原来,这次房屋倒塌时,一根柱子上的铁钉刚好划过黑石头,深深地把黑石头表皮划出一道痕,爆出了黑石头的本来面目,那是一块金子。

肖晓琴明白了,娘让她来老屋,就是为了让她找到这个宝贝。肖晓琴激动得哭了起来,她立马跪下,向着吴翠翠坟地方向磕了三个头。

责任编辑:林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