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穷游阿拉斯加

饱览极地风光(上)

2018年2月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徐曼沅/大纪元)
人气: 3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文|徐曼沅

从摄氏二十多度、气候宜人的南加州往北,越过加拿大,飞行七个小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出了费尔班克斯(Fairbanks)机场,摄氏零下二十度的空气让人体会了真正的“倒吸一口凉气”。

来到费尔班克斯的游客多半是为了体验“极光”(Aurora)。传说中北方的精灵,掌握了黎明的曙光,凡人若看到了极光将会获得幸福;科学家解释极光则是带电的“高能粒子”和高层大气(热层)中的“原子”碰撞造成的发光现象──而绝大多数游客可能都是为了幸福传说而来,鲜有探究物理天象者。

下榻青年旅馆

下榻处是市中心附近的青年旅馆,其小木屋建筑有两层:地下室是多间住房,一楼则有公用客厅与厨房;但入住的倒不一定都是青年,多半是单身的背包客,想要节省住宿费,并不太强调住宿舒适度。青年旅馆总让人有种重拾大学宿舍生活之感,与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共聚,投契者彻夜促膝,隔日天明,各奔东西。

青年旅馆的布告栏,贴满游客寄回给旅馆主人的明信片。(徐曼沅/大纪元)

入住青年旅馆已是深夜两点多,但遇到刚“追”完极光回到旅馆休息的游人,他们告诉我,近日气候不佳,晚上云层很厚,加上风雪,等了三天,都还没见到极光。可见幸福得之不易,极光也难以捕抓。

青年旅馆的单人床位,简单舒适。(徐曼沅/大纪元)

为什么极光得“追”呢?因为这种自然现象来去无踪,尽管天气好,但也不一定会碰见,当地人有经验,会将游客带到比较僻静的地点观察,或是到山中无光害的小木屋等待;但“极光”来去无踪,只能尽心等待。不过拜科技之赐,已有许多好用的软体可以定位极光,装在手机上,就能追着极光跑。

2017年10月8日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2017年10月16日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2018年1月5日费尔班克斯出现的极光。(鲁尔提供)

费尔班克斯友善的商家

费尔班克斯不大,搭巴士绕城一圈约莫三四十分钟。或许是因司机体恤在风雪中等车的乘客,不同的巴士路线都很准时,且一日通行的公车票只要3美元,经济实惠。或许少有亚裔面孔搭乘市区公车,司机耐心的和我解释转车路线,并提醒我晚上风雪很大,绝对看不到极光,千万不要夜游。

费尔班克斯的公车很准时,雪已经淹没了公车站,乘客必须站在路边等候。(徐曼沅/大纪元)

当地有24小时的沃尔玛(Walmart),居民所需的生活用品,食、衣、住、行都可以在那购得;市区里还有一家专卖雪地衣裤、保暖装备等的工具店。若真不知道怎么准备保暖衣物,不如背个空行囊,到当地购买,你会获得最好的建议,而且知道自己的需求。此外,当地购买还能享受一个小福利,阿拉斯加是免消费税州,费尔班克斯又是零城市消费税,所以在这购物很划算。

市区工具店员很友善,当说明需求后,和蔼的老先生便东寻西觅、张罗所需用品。观察我的脚之后,老爷爷建议买童鞋,价位仅是成人雪靴的一半,但保暖效果一样。我还买了羊毛袜、便于操作相机的手套、毛帽,可惜当时没购买透气面罩,事后才发现,用围巾蒙脸不仅不方便,眼镜还容易起雾气,加上拍摄极光,动辄在户外低温下两、三小时,有了脸部面罩,在户外活动会方便很多。

购齐保暖装备,随即到超市采买伙食:牛肉干、马铃薯泥、水果、乳酪。这些食物热量足,吃起来也方便。

当地超市可以采买到热量充足、又方便食用的乳酪或各种食物。(徐曼沅/大纪元)

居民与游客们

尽管阿拉斯加2月的日照时间已经延长,但天还是很快就黑了。夜晚街灯照亮银白的世界,风飒飒的吹卷著降雪,让来自南方的游子备感新鲜。韩裔的旅馆主人Cho原住在佛州,来到阿拉斯加后觉得“气候宜人”,竟不想走了,他从美国最暖的东南角迁居到了最寒冷的西北边。Cho说:“我喜欢天气冷。”

费尔班克斯是赏极光的知名景点。本以为在这极冷的北国,不会遇到华人,但在下榻的旅馆,就遇到了来自上海、南京还有马来西亚的旅人,尽管陌生,但语言相通,彼此交换情报,分享追极光心得。

精打算盘选行程

费尔班克斯有许多旅游地陪,多半是载客到狗拉雪橇、珍娜温泉(Chena Hot Spring)或是周边山区。除了狗拉雪橇是白昼下进行,其余活动多半是晚上九点后观赏极光的行程。

费尔班克斯市区的公园在冬季雪深及小腿,几乎被雪覆盖。(徐曼沅/大纪元)
费尔班克斯市区的雕像也遭霭霭白雪覆盖。(徐曼沅/大纪元)
费尔班克斯市区民宅夜景。(徐曼沅/大纪元)

这些旅游地陪习惯于在雪地中驾驶,有些比较有经验,还会告诉游客如何设置相机摄影,或是简单介绍当地风土。当地私家车的价格差距颇多,久居美国,以为没有议价这种事情发生,但到了阿拉斯加才发现,讲价空间颇大,若是自助旅行定要先做好准备,对市场普遍价位有点谱。

鲁尔移居阿拉斯加十几年,他发现近年来因为看极光的游客渐多,当起业余导游或地陪司机者也逐渐增加,大家削价竞争就导致市场价格混乱。但鲁尔认为还是要看个人的需要,如狗拉雪橇有60美元低价的,但也有175美元的服务,但两者乘坐雪橇的价钱与质量也大不相同。前者仅是在空旷处奔驰四英里,全程不用五分钟;但后者却是从山腰一路把人载到山顶,全程一个小时。所以在预定行程、找司机时,一定要问清楚内容,不要盲目以价格选择。(待续)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8-03-09 10: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