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数位经济的美丽与哀愁

数位经济早已甚嚣尘上,更被各国视为经济成长的动力,于是想方设法以政策加以推动。不过,数位经济有利有弊,如何增利减弊、如何妥善面对是重大课题。(Fotolia)

人气: 4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1日讯】数位经济早已甚嚣尘上,更被各国视为经济成长的动力,于是想方设法以政策加以推动。不过,数位经济有利有弊,如何增利减弊、如何妥善面对是重大课题。

数位经济以“网路科技”为代表,而网路科技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扩大了市场范围、提高资源利用的效率、产生许多新商品和新服务,还增进公共服务和公民活动的能量,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更多的选择和乐趣。但网路科技也瓦解了许多旧有的商业模式,对劳动市场产生复杂的冲击。

研究指出,网路科技劳动市场的影响不限于科技对劳动生产力的促进效果或对人力工作的代替效果。行动科技、云端运算、人工智慧、大数据等大幅的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提高供需媒合的效率,促成了各式各样的媒合平台。例如交通媒合平台、旅宿媒合、外卖餐饮媒合、住宅清洁媒合、急诊医疗媒合、创意研发专案的媒合平台,以及“群众外包”平台等等。而各类金融媒合平台更是五花八门,如行动支付、P2P社群微型借贷、群众募资、社群保险等等。

许多新型媒合平台的特点是:透过平台来提供服务的工作者不是平台企业的员工,而只是按件计酬的合同工或“承揽契约”工作者。自动化技术让许多工作可以切割得更细,即使是专业知识的工作,也有显著的比例可以转化为“可按件计酬”的事务。而且行动科技、社群科技让公司可以很容易的与各地广大的自由工作者或兼差者通讯协作。于是,相对于“把劳工纳入内部组织”的作法,“按件计酬外包”的净效益变大了。

平台是供需媒合的中心,有“供需方”两种客户,例如Uber有运输服务供应者和乘客这两种客户。平台价值的成长有赖于两边客户的相互吸引,只要任何一边的客户大量退出平台,就会导致平台的瓦解。若把“供应方”客户收纳为自己的员工,则平台公司就会丧失培养网路效果的可能性。由于这个特点,比起经营“单边市场”、面对“单边客户”的传统租车公司,开发“双边市场”的平台公司的组织规模会比较小、员工人数也会少很多。

平台经济在许多领域改变劳动服务的提供方式及劳雇关系,“承揽合约”或“群众外包”式的劳力提供可能会显著的代替传统的正式劳雇关系。对劳动者而言,其利弊因个人特性而有别。按件计酬的工作模式可以帮助希望工作有弹性的人,甚至也可能帮助原处于失业状态者,或想要重回职场但工作履历有一大块空白者;但按件计酬对于盼望工作稳定者却是不利。

既然自由工作者大多没有正职劳工的权利,雇主乃有削减正职劳工的动机,正职员工在劳资关系中的谈判筹码因而减少。中低技能工作者的薪资于是有下滑的压力,因而助长薪资两极化。按件计酬式的外包,也可能是跨国分包,将减少国内的工作机会。

综言之,这是朝向“个人化”和“弹性化”以及“共享经济”的路走,重要的是要充实个人的能力及态度,以因应快速变化的环境。政府恐怕不能担当保护和管制的角色,也无法以“法令”来兴利去弊,唯有朝向“自由市场化”,让个人有责任感,在“自助”基础下,进而和谐“互助”,以“分工合作”让网路科技发挥正面效益,政府谨守“创造并维护一个公平公正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职责,让具“诚信”伦理道德的个人,在自由市场上尽情发挥!#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4-11 10: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