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5)震撼

法轮功于1992年在中国开始洪传,至今洪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广大民众身心受益,在全世界获得褒奖三千多项。(明慧网)
人气: 30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9日讯】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4)浴火重生

2018年3月7日,保外就医时,杨宝森已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说话困难,最终于4月7日凌晨3点,含冤离世。

至少有20位被关押或曾被关押在公主岭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是其中最新的一个案例。

终年61岁的杨宝森是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了近9年的折磨。

2008年12月23日,杨宝森在家被当地宇宙路派出所警察杜学明带领一伙人撬门入室后绑架、抄家、抢劫,并在派出所里遭受酷刑折磨

他的10个脚趾甲被警察用铁管子打得翘起来,警察还用冷水将他浑身上下浇透后,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挨冻,还对他灌酒。

2009年3月末,在不通知当事人和家属请的律师的情况下,乾安县法院秘密庭审杨宝森和法轮功学员宋生。在非法庭审中,杨宝森为自己辩护,审判长王木坤等称自辩无效,草草收场,分别枉判杨宝森、宋生10年和12年。

每天炼功

2009年5月6日,杨宝森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后,遭到“死人床”、电击、浇冷水、往嘴里灌白酒等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浇冷水。(明慧网)

2013年4月,杨宝森被六监区教导员李哲关到严管队,受尽百般折磨70天,后被送回六监区。他仍然每天炼功,20天后,又被关进严管队。

严管队队长王继东等用4根电棍同时电他,电没了,又取来了两根电棍继续电。杨宝森的前胸、后背、大腿惨遭电棍的肆虐。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9月20日,杨宝森再次被铐在“死人床”上一个星期,之后就被送进公主岭监狱医院。10天后,他被押回监区,因不屈服,不久又被关进严管队。当时,他身体已虚弱不堪,无力说话。

2018年2月10点半左右,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看到杨宝森正在输液。监狱里的三名警察把守着他,其中一名是杨宝森所在监区的警察。

医院给杨宝森诊断的结果为:脑白质疏松、小脑萎缩、肺结核、多发空洞、肺化脓、肺叶多发炎症、二型糖尿病酮症等。

在住院期间,曾来过一个穿便衣的男人,态度强硬,要把杨宝森带走。家属要求他拿出带人的书面文件,此人说:“什么都没有,带走!”还过去拎着杨宝森的耳朵质问:“能不能听见?回去吧!”就强行把他带走了。

4月7日凌晨3点,杨宝森保外就医回家一个月后,含冤离世。

“活地板”下的抻刑

2012年8月12日晚上12点,杨春满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被关进严管队的“小号”。

有人给他戴上“紧束带”刑具。他的整个胸部被带子缠裹起来,两臂从后面死死地往一起勒,绷紧到呼吸只能喘半口气儿,一戴就是8个小时。几年过后,他呼吸时还会有困难。

杨春满是吉林省永吉县的法轮功学员,2005年3月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国保大队绑架,并被劳教1年6个月;2006年5月,被送至吉林公主岭监狱。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19年里,他在冤狱里待了12年,受尽种种酷刑折磨。

2012年5月至8月,公主岭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第二次突击“转化”,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转化”的就被送到教育科和严管队遭受强行洗脑,手段极其残忍。

在这期间,2012年8月13日,也就是在杨春满因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紧束带”折磨后的第二天,他又被铐上“死人床”(亦称抻刑)9天。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死人床。(明慧网)

据一位曾在公主岭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披露,那是一种“活地板”下的抻刑,当时除杨春满外,还有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受此刑。

严管队在二楼的正厅(门斗上方)有一个50多平方米的房间,带有塑钢窗,窗外是白钢管,窗内被设置了铁丝网。这个房间里面铺的是地板,地板上面铺满一张张两米宽的地革。掀开地革下面是平整无恙的木质地板,其中有的地板是可以移动的。

拿开8公分见方的移动地板,下面镶着铁环;拿开6个这样的板块,就会露出6个铁环,可将两三个人的手脚并行铐在那里。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铐在那里,一铐就是多少天,最少一周,还有更长的。犯人被安排来给受刑人接接屎尿,有时没人管,受刑人就尿在裤子里;期间犯人给喂点苞米面粥,不让人饿死,却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那个房间很大、空旷,冬天时潮湿、阴冷。从外面一点看不出屋里有受刑人,然而,在一角处、地板下铐着两三个无力呻吟的活死人。上面若来人检查时,屋里地板显不出任何异样。

杨春满等三人被这样铐在地板下9天之久。

撼天动地的呼声

杨春满曾患有多种疾病:胸膜炎、关节炎、痔疮、神经官能症、气管炎、肺部不好常咳血等。1999年底,朋友借给他一本《转法轮》书,他看后很激动,心想长这么大都没看过这么好的书,也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修炼后不长时间,他所有的病就好了。他发自内心地认同法轮功。

2013年10月份,杨春满在监狱收工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他被送到严管队,戴上“紧束带”,被关了4天。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紧束带。(明慧网)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同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把杨春满送回中队,再把这一位关进严管队。狱政科和严管队同时对他施刑8个月。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每天犯人们在上下工高峰时会听到这样的高喊声,是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喊出的。

每次喊完后,他就被带到管教室遭受电击和其它酷刑。每天两遍,持续近一个月。他的喊声撼天动地,监狱里的一个科长对人说,他最敬佩的就是这位法轮功学员。

后记

杨春满于2016年10月28日出狱回到家中。六旬的他回想起那12年的冤狱,不禁叹息:“太邪恶了!也太残酷了!”

“十多年过去了,家里变化也很大,父亲、弟弟和弟妹相继过世了,我都不知道。儿子在2009年得了精神分裂症,住了三次院,1.75米的个,骨瘦如柴,如果在茫茫人海中走到对面我都不会认识他的,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春夏秋冬日复一日每天在县城里都走几圈⋯⋯ ”

曾是吉林省镇赉县的四方坨子监狱警察的沈立新,今年49岁,因修炼法轮功,失去了工作,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8月31日,他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在公安局、四平市石岭子监狱、公主岭监狱等地遭受灌辣根、烟熏、拔头发、电棍电等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烟熏。(明慧网)

其间,他的妻子被他原工作单位四方坨子监狱的监狱长奸污。

2015年5月1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有超过20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向中共最高检查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2016年4月8日,沈立新以滥用国家权力罪、诬陷罪、诽谤罪、侮辱罪、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罪、非法搜查、非法拘禁、侵害公民通讯自由罪、故意杀人罪、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施用酷刑罪等十几项罪行,向最高检察院提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对江泽民立案侦查。

在控告书中他写道:“我之所以控告江泽民,不是为我自己,因为我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普通一例;我也不是为法轮功辩护,因为真理是无须辩护的,人类只能去追随真理、接近真理、同化真理。我只是希望你们(公、检、法人员)能抛开自己的身份和政治因素,冷静地、客观地、理智地思考一下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为自己和中国人民负责;同时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大法修炼者。”

沈立新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有十多人都被迫害致死了。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离开了人世,只有曾经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还时时回荡在他的脑海中。“他们走了,而我还活在世间,见证着这一幕幕人间悲剧的上演。”#

(全文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4-29 7: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