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化武袭击 为何被西方视为跨越“红线”

图为2017年4月5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Nikki Haley)谴责叙利亚以化学武器滥杀无辜。( 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人气: 50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近日,叙利亚再传化学武器攻击,不仅为全球带来了舆论地震,同时也触动了西方国家的底线。美英法表示要对阿萨德政权给予强烈回应。那么,化学武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每次登场都会让世界变得如此敏感,甚至被西方国家视为“红线”?

本文就借此机会探讨一下有关“化学武器”问题。首先从什么是化学武器说起。

顾名思义,化学武器就是利用具有毒性的化学物质作为武器。这类武器与核武器及生物武器同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于其成本相对较低,但杀伤力又很强,因此被称为是“穷人的原子弹”。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资料显示,化学毒剂通常可以分为神经性毒剂、窒息性毒剂、糜烂性毒剂、血液毒剂等几大类别。

神经性毒剂以沙林、梭曼等为代表,主要能引起神经系统功能紊乱,出现窒息、瞳孔缩小、恶心呕吐、肌肉震颤等症状,重者可迅速死亡。

糜烂性毒剂主要代表是芥子气、氮芥和路易斯气。它通过呼吸道、皮肤、眼睛等侵入人体后,引起细胞中毒。导致皮肤大面积出现类似于严重烫伤的水泡,通常会危及生命。糜烂性毒剂中毒通常导致失明以及呼吸系统永久性受损。

图为美国画家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在1918年画的毒气战。画中描绘了很多士兵因受芥子气攻击而失明。据介绍,1918年萨金特曾亲临前线,目睹了被芥子气攻击后战场的惨况。(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窒息性毒剂典型代表是光气和氯气。受害人吸入这些毒剂,导致肺泡不断向肺里分泌液体,以致人像溺水一样死去。

血液毒剂的称谓也源自其对受害人的作用效果。血液毒剂通过是毒剂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它们抑制血液细胞使用和输送氧气的能力。因此,血液毒剂是有效导致人体窒息的毒剂。典型的血液毒剂包括氰化氢、氯化氰和砷化氢。

为何西方国家对化学武器如此敏感?

很多人或许困惑,在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使用常规武器杀死的人数远远要超过化学武器,但为何化学武器攻击如此让西方国家敏感?

美国政治新闻网“政治”(Politico)称,死亡人数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毒气攻击造成的巨大后果,使得已经是野蛮的屠杀变得更加野蛮。

和常规武器不同,化学武器主要是用化学毒剂侵入人体,杀伤方式非常残忍,杀伤范围大,具有“无声杀手”的称号。此外,化学武器持续破坏时间长,对环境伤害更大,受害者往往在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后死亡,即使是幸存者,很多人将在后遗症中痛苦度过数十年,因此化武被外界普遍认为不人道,难以接受。主流国际社会也一直呼吁禁止制造和使用化学武器。

化武攻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具有选择性,无法区分是军人还是平民,若在居住区使用,就会导致大量平民死亡。

虽然将有毒化学品作为武器使用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但化武第一次被大规模使用是在一战期间。1915年4月22日,在伊普尔战役中,德国用氯气攻击法国、加拿大和阿尔及利亚联军。美国“Politico”说,这次毒气攻击,似乎立竿见影,数以千计的士兵出现窒息,无法呼吸而痛苦死去。另有数以千计的士兵惊慌逃跑。

图为1915年,在伊普尔之役中,德国用氯气攻击法国,加拿大和阿尔及利亚联军后,法军战士戴上早期形状的防毒面具作战。(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亲身经历过一战的保罗‧博伊默尔(Paul Baumer)曾经回忆了一战中使用毒气的恐怖情境,“我们记得医院里的可怕景象,受到毒气攻击的病人出现窒息,他们灼烧的肺似乎要一块块地咳嗽出来。”

维基百科引述官方公布的数据称,一战中的毒气攻击造成大约117万人受伤,8.5万人死亡。很多人虽然幸存下来,但之后数十年生活在毒剂后遗症的折磨中,痛苦不堪。

化学武器攻击对幸存者所带来的影响是长期的。维基百科资料显示,芥子毒气增加皮肤癌、白血病、眼病、心理和生理障碍等患病概率。在使用化学武器的地方,土壤中检测到的化学物质可导致癌症,对大脑、血液、肝脏、肾脏及皮肤等也都有潜在的影响。

1995年3月,奥姆真理教多名教徒在东京三条地铁线路散布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逾6,300人轻重伤。20年多年后,很多受害者仍在痛苦中煎熬。日本NHK在2015年事件发生20年之际报导说,这个事件还没有结束,有些人因为毒气留下的后遗症而无法工作。

东京沙林毒气攻击发生后,相关人员在清除站台上的沙林。(Japanese Defence Agency/Getty Images)

51岁的浅川幸子受毒气影响,大脑严重损伤,全身麻痹,一直病卧在床。多年来生活一直由哥哥浅川一雄照顾。他表示,对受害者的家属来说,沙林事件远没有结束,同时他也表示了对未来生活的担心。

叙利亚近几次的化学攻击,专家称,疑似使用了沙林等毒气。上周六发生的最新化武袭击,BBC引述“叙利亚民防团体”和向医院提供帮助的救济组织“叙利亚美国医学会”(SAMS)的消息称,这些患者出现了“呼吸窘迫、中枢性紫绀(皮肤或嘴唇发蓝)、口吐白沫、角膜灼伤,并发出和氯气相似的气味”的症状。一名死去的女性出现抽搐,瞳孔呈针尖状。负责搜索被影响地区住宅的救援人员也发现了口吐白沫、发绀和角膜灼伤的尸体。

2017年4月在叙利亚遭受化学武器攻击的受害者。 (OMAR HAJ KADOUR/AFP/Getty Images)

凄惨的照片再一次震惊全球。美国总统川普说:“这是关于人性的。我们在谈论人性。它(化武袭击)不能被允许发生。”

正因为化学武器攻击给受害者带来的痛苦与煎熬,让人们产生了巨大的恐惧。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称,毒气攻击甚至曾经被形容为“所有武器中最可怕,最令人畏惧的武器”。

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历史

NPR报导称,一战中,虽然多数士兵是被常规武器所杀,但“军备控制协会”的格雷格‧蒂尔曼(Greg Thielmann)表示,毒气攻击给上百万幸存者留下了可怕的阴影。

“这意味着痛苦的肺部疾病,很多人甚至因失明而不得不在黑暗中度过余生。” 蒂尔曼说,比如,在美国,就有数万人在一战期间就担心接触到芥子毒剂。

NPR称,在一战结束后,国际社会对毒气造成的死伤反应很快。在1925年,缔约国在日内瓦签署了《日内瓦协定书》,同意在战争中不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气体,以及一切类似的液体、物体或器件,即化学武器与生物武器。

到了二战,化学武器的使用非常有限。希特勒曾在一战中被毒气伤害过,在二战中他从未在战场上使用毒气。

1993年1月,《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正式签署,并于1997年4月生效。这是第一个全面禁止,且彻底销毁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具有严格核查机制的国际军控条约。

美媒NPR在2013年的一篇报导引述监督执行该条约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发言人迈克尔‧卢汉(Michael Luhan)的话说:“我们现在已经核实,报告给我们的化学武器库存的80%已被销毁。”

销毁化学武器的工厂。(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但这些措施仍没有完全消除化学武器的全球威胁。曾在美国国务院工作几十年的蒂尔曼(Thielmann)指出,军队已经学会如何用保护装置来进行防护。“这意味着,在现代战争中化学武器的主要受害者就是那些没有合适装备的人,也就是说,大多数为平民。”

CBS新闻在2013年的一篇报导中,评论为何化学武器被视为红线时说,有一种观点认为,和传统武器相比,使用化学武器被认为是懦弱的表现。

化学武器被西方主要大国视为“红线”

虽然化学武器的原理和制造技术如今已不再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那样神秘,但它的每一次登场都会造成舆论地震,进而引发意想不到的政治效应。

正如美国政治科学家约翰‧穆勒(John Mueller)在2013年4月《外交政策》上所说,德国人在一战中使用化学武器后,英国称其为“极不人道”的袭击,这成为美国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原因。直到今天,使用化学武器在道义上都被广泛认为应受到谴责。

美国的红线

奥巴马曾于2012年警告叙利亚政府说,如果叙政府使用或者部署化学武器,那就是跨越了美国的“红线”,美国将会军事介入。

2013年8月21日,叙利亚政府在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古塔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化学攻击,死亡人数在322至1700人之间,其中包括大量儿童。另有数千人受伤。

叙利亚化学武器攻击受害者中包括大量儿童。(MOHAMED AL-BAKOUR/AFP/Getty Images)

奥巴马当时警告说要给予回击,但最终没有采取行动,引发众多谴责。

CBS当时引述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说,美国不能忽视的是,叙利亚政府面对一次又一次不得使用化学武器的警告之后,还是在大马士革地区的妇女儿童在平民生活地区采取化武袭击。

《化学武器禁忌》(The Chemical Weapons Taboo)的作者普瑞斯(Richard M. Price)也警告奥巴马政府说,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阿萨德会继续升级袭击,陷得越来越深。

正如普瑞斯所说,2017年4月,阿萨德政权再次对平民发动化武攻击。川普政府当时指责奥巴马2012年划出“红线”,但之后在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时,却退缩了。

川普说:“即使是美丽的婴儿也遭到残酷的杀害。上帝的孩子,都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恐怖袭击。”

“当有人在虐杀无辜孩童、无辜婴儿、小宝宝,而且使用的是相当致命的化学毒气,如果人们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毒气时会相当震惊。 ”

“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跨越一条红线的问题,而是跨越无数、无数条红线。”

之后,川普下令对叙利亚一空军基地发射59枚战斧导弹,以示警告。

法国的红线

去年5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法国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会后的记者会上就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涉嫌在该国内战中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宜,向阿萨德的长期盟友普京当面提出了法国的看法。

马克龙说,“对我们来说任何人(在叙利亚战场)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都是越过红线而不能被接受的。”“任何一方使用化学武器都将受到立即的报复和回应。”

针对上周六发生的化武攻击,马克龙同样表现强硬,他说,已经有证据证明是阿萨德政权所为。英美法三国已定出战略合作方案,如最终空袭,目标会是叙利亚的化武设施。

英国首相梅(Theresa May)对叙利亚的化学攻击也表示强烈的谴责。英媒透露说,梅已经命令潜艇在叙利亚导弹射程范围内待命。目前,她已经取得英国高级部长们的支持,同意加入美国和法国的行动,阻止叙利亚再使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4-13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