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铁工的人(3)

凸槌的初征

无极限的生活工法,不被弯折的意志,与铁共生的男人
作者:曾文昌

木门上美丽的金属雕花。(公有领域)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在金门两年,就跟小说中武林高手闭关修练更高层功夫一样,我觉得我不一样了。

但是,等到总算要退伍回台湾,可以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时,我开始迟疑了。我能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继续混吗?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我长得不够狠,我确实也不够狠,别说砍人,连砍棵树我都得先想想。算了吧,别走回头路了。

就在迷惘中,以前在老板阿生旗下的师傅阿诚打了电话给我。

原来,他脱离阿生自己出来创业,也开了一家铁工场,希望刚退伍的我可以去帮他。

我……要再做铁工吗?

我不断的问自己,如果要,那就要下定决心做到最好,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一定要全心全力的投入。

好吧,毕竟铁工还是自己最熟悉的行业。于是,我答应了阿诚。

阿诚是一位身手矫健、头脑相当灵光的老板,跟随他,应该可以学到不少技术与观念吧。

但是时代是不断在改变的,跟着阿诚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了一件事:铁工界产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原本采用的焊接方式(电焊)有了新的选择,那就是氩焊。

氩焊是一种针对不锈钢的焊接方式,焊接精准漂亮,不易喷渣,焊道焊点小,适合做较细路的工作。

于是我问了阿诚:“为什么不多买这工具?”

阿诚回答说:“黑铁还是基本项目,不会因此改变。所以工作内容会尽量以黑铁为主,不锈钢为辅。”

但我认为不锈钢与氩焊才是趋势,以后一定会是主流。我的心一直纠结于此,但也只能说:“好吧,那我再试试。”

在阿诚这里,绝大部分都在做黑铁,偶尔才会碰到不锈钢。有一次,阿诚好不容意接了一组不锈钢铁门,并交给我去发挥。正因为我想学,所以我将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阿诚也觉得我平时的表现不错,就安排我去安装这组不锈钢门。

那一天,阿诚带我上社区的顶楼,而这层都是违建加盖,都长得很像,阿诚看了看后便告诉我哪一户的黑铁门要换新。“喔!我知道了。”我应和道。

次日,绵绵细雨的早晨,我带着两位师傅便开始了我的初征。

三人合力将铁门及工具搬至顶楼后,师傅们问说是哪户要换装?

路痴的我瞧了瞧,说:“应该是这户吧。”(但心里却嘀咕著,怎么每户都长得好像)

怀疑归怀疑,还是开始大肆破坏,然后很顺利的将新门给装上。

会这么顺利吗?喔!不!

快结束时,我望了一下门牌……

疑?

咦?

耶?

八十六号???

昨天老板说八十八号……

天啊!我居然装错家了!怎么办?望着被分尸的旧门,如同泼出去的水,回复已经是无望了。看着手表,时间也慢慢接近阿诚指定的下一个地点安装时间了。

怎么办?真糟糕!搥胸顿足用来形容当时的我,是再适合不过了。

唉……我该如何面对老板与业主?在楼梯间,我搥打着墙壁(好痛),怪自己太过粗心了,我懊恼自己,我气!我恨!我烦!久久不能自己。

但是,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啊,我打了一通电话给老板……

阿诚:“你是白痴吗?自己想办法解决!”嘟……嘟……(被挂电话了)

看来,他真的很生气。

真的,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处理,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闯的祸自己承担。于是我请师傅们先回去,独自一人坐在楼梯间等这户主人家回来。面对,应该是唯一的方式。

六点四十分三十五秒。此时,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女:“咦?老公这是我们家吗?”

男:“铁门怎么换了……是你找人来换的吗?”

就在他们还在迟疑时,我鼓起勇气走到他们面前。“对不起!是我装错门了,我看错门,因为都长得很像,我没确定就……”

话还没说完,我的眼眶就红了起来,喉咙也瞬间满了起来,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只能猛点头,说着卡卡听不清楚的“对不起”三个字。坦白说,我还满爱哭的。

此时,突然觉得好安静。原来夫妇二人在望着我做的铁门,然后,男主人拍拍我的肩膀说:“这门你做的吗?”

“是的。”

“做得还不错,把你老板的电话给我吧。”

电话内容大致是:“老板……你家师傅装错门你知道吧?门……做得不错……我们收下了,但要算便宜……”

哇呜!我听了好感动,急忙跟善心夫妇二人道谢。

夫妇二人说:“年轻人下次别再这样粗心了喔。”

从这次事件中,我学到了三件事:

1.不可再那么粗心了。

2.诚实勇敢面对才是最好的方法。

3.用心的作品会让人感受到。

但是,经过这件事后,我也失去了阿诚的信赖。@(待续)

──节录自《做铁工的人》/柿子文化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想到父亲在还记得阿妮的一个月内,抛弃了走路的能力,唱歌的能力,说话的能力,因为他认为阿妮抛弃了他。
  • 我从十二岁起,就会在藤篮里装粉、胭脂到沙鹿卖,讲道理不输任何人。
  • 十岁的我生火煮饭时,会把干树叶凑在一起,弄得松些透透气,起个火苗埋进去,点燃烟升上来,再将柴枝一一架好,等火舌往上窜,再落一些粗柴枝。
  • 虽不像演歌仔戏那样南征北战,但年轻时赤着脚板,不是上山捡柴枝、虫窝、石头卖钱,就是卖香、卖湿米粉,还有卖饼糕仔,边走边跑,劳碌奔波,直到现在还有人问我:“偷啊!你也知道要歇著喘气了吧!”
  •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日本时代会在一定的季节取特定的木料,这样的取材法可以避免家具的虫害,这些都是老司阜的智慧,可惜这些知识都慢慢消失了。
  • 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Gwilym Davies在萃取浓缩咖啡,便流畅地将把手锁上后,按下冲煮键,接着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双手再抱胸,不发一语,专注地看着浓缩咖啡整个萃取流程。整个过程流畅到了极点,没有一丝丝多余的动作,连专注的眼神都那么炯炯有神,实在是帅呆了!
  • 我和Chee在那次聚会中认识了各行各业喜爱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认识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们每个人生命里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点燃了相遇的火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