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份美好的情怀

作者:清芷
怀念简单美好的生活,怀念简单美好的自己,这份情怀,不应只去怀念,更应该去找回。(fotolia)
    人气: 193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晨,骑着单车去遛弯,道路两旁芳草吐新芽,杨柳绿春风,正感神清气爽之际,猛然发现自己骑的单车脏兮兮的,沾满了泥点,在这春意融融的时光里,很是煞风景,这才想起来有好几个月没有清洗单车了。于是决定立刻回家,要将单车好好清洗一翻。

回到家后,找来水和抹布,心不在焉地擦拭起来,没一会功夫,就要擦完了。就在我擦车辐条的时候,一个曾经的镜头突然出现在脑海。

那是我十几岁的时候,妈妈为我买了一辆蓝色的自行车,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也十分喜欢。每隔几天,我就会仔仔细细地擦拭一遍,车圈里的每一根车辐条都要擦到闪闪发亮,车圈一转起来,好像都带着光,每当我看到焕然一新的单车时,都会感到满足快乐。

回忆让一种情绪轻轻地叩着我的心门,我想起了曾经那简单美好的年代。

那个时候,人们出行的工具普遍是自行车。夏季,你经常会看到几个大人或一群孩子把单车推到大河浅处,挽起裤脚,说说笑笑地一起擦单车;那个时候,没有手机,人们交谈的时候,你看着我的眼睛笑笑,我看着你的眼睛点点头,一份份真挚的情谊在两双明亮的眼睛里轮转;那个时候,孩子们放学不用去补课班,写完作业就出去玩,一直玩到晚风中飘过夜来香的芬芳,妈妈的一声“某某某,回家吃饭了!”才风一样地冲回家里。那个时候,物资很贫乏,可是人们却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姿多彩。

那个年代是八十年代,是中国在经过一系列的劫难之后、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但是那些美好的情怀并不是改革开放的成果,而是源自于中国人骨子里那难以磨灭的华夏情怀,是在中共稍稍放松了对中国人的思想禁锢之后,自然展现出的一种风貌,而中共却又借改革开放之际,鼓吹金钱至上的世界观,引导中国人走入一种绝对物质化、机械化的思维方式中,使得中国人渐渐陷入一种全民追逐物质的状态,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冷淡,渐渐遗忘了曾经拥有的情怀。

如今,很多人开始怀念,怀念简单美好的生活,也怀念简单美好的自己。这种追溯,不应只到八十年代,而应该到更久远的年代中去;华夏文明源远流长,熠熠生辉,让所有的中国人为之自豪,这份情怀,不应只去怀念,更应该去找回。@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据最近一份关于中学生学业的报告,移民子女成绩好于当地人。珀斯ECU大学心理学高级讲师Justine Dandy在“对话”网站上刊文探讨这一现象。
  • 西洋艺术的爱好者在逛完奇美博物馆的几个绘画厅之后可能有一种感动,不用飞到欧洲,西方艺术从13世纪到20世纪,800年间的面貌、演变轮廓,透过不到200件的画作跃然眼前。如果没有对收藏品做过彻底、扎实的艺术史研究,不会有此番井然有序的感受。
  • 苏洵、苏轼和苏辙这三个成功男人背后的那个好女人就是程氏,即苏洵的妻子,苏轼和苏辙的母亲。程氏除了经营布匹帛锦的营生,承担家里的生计之外,在先生苏洵外出游学的时候,还亲自教导“大苏”苏东坡和“小苏”苏辙的学业。程氏真是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
  • 阳春三月,蕙风和畅,台中文化城迎来了2018神韵环台巡演。金锣敲响,大幕拉开,云天缥缈间,仙乐悠扬,飞天婆娑,神韵中国古典乐舞引领着全场观众展开神传文化之旅。久仰神韵美名,越南小姐邓氏玉欣终偿宿愿,欣然跨海会神韵。
  • 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是挪威的两姐妹亚历山德拉和卡塔琳娜•安德森(Alexandra and Katharina Andresen),这一对20出头就是巨富的姐妹花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 在希腊神话中,掌管婚姻与生育的天后赫拉(Hera)一手执权杖、一手拿着石榴。清甜鲜润的石榴汁被誉为爱情之饮,年轻人也把石榴献祭给爱与美之女神阿芙洛狄忒。古罗马人更把石榴树当成是婚姻树,新娘子戴着石榴花冠成亲是久远年代的习俗。
  • 这两个小沙弥开智开慧,所言宛如成人。或许他们纯净的心地,不染纤尘的天良,成就著民间的传奇吧!
  • 土豪牛鲁说唐兴占了他家的祖坟,威胁唐兴要“一湖美酒”,否则叫他家破人亡。书圣王羲之内功深厚,写字入木三分,而他断案也很有智慧,判决牛鲁抢占唐兴的粮食和财物,必须如数归还,并罚牛鲁服苦役三年。
  • “春游?”我大吃一惊,“啊,你们还春游?”想都不想,我一口回绝,“妈,我跟朋友约好了要出去,我没时间。”
  • “我将真心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我自己……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我自己……”这是北京音乐人于宙的绝唱。 8年前的中国黄历新年大年三十,即2008年2月6日,北京著名民谣乐队“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口琴师、歌手、42岁的法轮功修炼者于宙,在北京被中共公安虐杀,这距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11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