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莎拉(2)

作者:法兰西丝‧霍奇森‧伯内特(英裔美籍)

日本皇家马车首次亮相给市民。(摄影:任子慧 / 大纪元)

    人气: 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如果我说自己很漂亮的话,那我就是在编故事,”她想:“而且我会很清楚自己是在编故事,毕竟我认为自己长得跟她一样丑。不过,她为什么要编故事呢?”

在她认识敏钦小姐更长一段时间后,她就知道敏钦小姐为什么要这么说了。莎拉发现,她对每位带小孩来学校的爸爸和妈妈都这么说。

莎拉站在她父亲身旁,聆听他和敏钦小姐讲话。

她会被带来这里,是因为梅瑞迪斯小姐的两个小女儿以前都在这里上过学,而克鲁上校非常敬重梅瑞迪斯小姐的经验。莎拉将会成为所谓的“特权寄宿生”,她能享有的特权甚至比一般的特权寄宿生还要更多。她将会拥有一间自己的卧室与起居室,还有一匹小马、一辆马车和一位女佣,这名女佣将会代替在印度照顾她的奶妈的地位。

“我一点也不担心她之后的成绩。”

他大笑着说完后,拉起莎拉的手拍了拍。

“你会遇到的困难将会是如何让她不要学得那么快、那么多,她总是一头埋进书中后就坐着不动了。敏钦小姐,她不是在阅读书籍,而是在狼吞虎咽,就像她不是个小女孩,而是一只狼似的。她总是希望有更多新书能看,而且她想要的书是成人的书,又大、又厚、又重的那种,英文、法文或德文都不拘,历史、传记或诗集也都可以,她什么都想要。请在她读太多书的时候把她拉出去,让她去马场骑骑马,或者去买几个新的洋娃娃,她应该要多和洋娃娃玩才对。”

“爸爸,”莎拉说:“如果我每隔几天就出去买新洋娃娃的话,我拥有的洋娃娃就会超过我能喜欢的数量了。洋娃娃应该要成为我的知心好友才对,像艾蜜莉就会是我的知心好友。”

克鲁上校看向敏钦小姐,敏钦小姐也回望克鲁上校。

“艾蜜莉是谁呀?”她询问。

“莎拉,告诉她艾蜜莉是谁。”克鲁上校微笑着说。

莎拉回答的时候,灰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既严肃又温柔。

“她是我还没得到的洋娃娃。”她说。

“爸爸会帮我把她买下来,我和爸爸会一起出去找到她。我把她取名叫艾蜜莉,在爸爸离开之后,她会是我的朋友,我想跟她一起聊一些爸爸的事。”

敏钦小姐脸上那抹又大又冰的微笑变得更愉悦了。

“真是个有创意的孩子!”她说:“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是啊,”克鲁上校把莎拉搂得更紧了:“她是个令人疼爱的小可爱。敏钦小姐,请替我好好照顾她。”
莎拉和父亲一起在饭店住了好几天。事实上,在他再次搭船返回印度之前,莎拉都一直住在饭店里。他们一起出门,走访好几家大型商店,买了一大堆东西。

他们买下的东西对莎拉来说实在太多了,因为克鲁上校是个单纯而鲁莽的年轻人,他希望他可爱的女儿能拥有所有她喜欢的物品,同时还要拥有所有克鲁上校自己喜爱的物品,于是两人一起买下的物品多到能塞满一个对七岁女孩来说实在太大的衣柜。

他们买了昂贵毛皮镶边的丝绒裙、蕾丝洋装、刺绣洋装、缀有大片柔软鸵鸟羽毛的帽子、貂皮大衣和貂皮手筒,除此之外还有一盒盒小手套、手帕和丝质长袜,多不胜数的物品让柜台后那几位礼貌的年轻女子窃窃私语,认为那名眼睛又大又严肃的奇特女孩一定是个异国公主——或许是某个印度王爷的女儿。

在找到艾蜜莉之前,他们逛了好几家玩具店,看了无数个洋娃娃。

“我希望她看起来不像是洋娃娃,”莎拉说:“我希望她在我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听我说话。爸爸,洋娃娃的问题在于……”

她把头侧向一边,一边说一边认真思考着。

“这些洋娃娃的问题在于她们看起来都不像在听我说话。”
他们看了大大小小的洋娃娃,黑眼睛和蓝眼睛的洋娃娃、褐色卷发和金色辫子的洋娃娃、有穿衣服和没穿衣服的洋娃娃。

“我觉得,”莎拉察看一个没穿衣服的洋娃娃时说:“如果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没有穿洋装的话,我们可以带她去找裁缝做衣服。有试穿过的衣服会比较适合她。”

在失望了无数次之后,他们决定边走边看商店橱窗,让出租马车在后面跟着。走到后来,他们甚至跳过了两、三家店没有进去,就在他们靠近一间不怎么大的商店时,莎拉突然愣住了,她抓住她父亲的手臂。

“噢!爸爸!”她大喊道:“是艾蜜莉!”

她的脸颊通红,灰绿色眼睛中流露出激动的情绪,仿佛遇到了极喜爱的一名熟人。

“她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呢!”她说:“我们快进去找她吧!”

“天啊,”克鲁上校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人来向她介绍我们。”

“当然要由你来介绍我,再由我来介绍你呀。”莎拉说:“但我在看到她的瞬间就知道她是谁了——说不定她也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呢。”

或许她真的知道她是谁。莎拉将她抱进怀里时,她的眼神十分灵动。她是个大型洋娃娃,但不会大到让人抱不动。她有一头流瀑般倾泻在背上的金棕色卷发,灰蓝色的眼眸深邃而清澈,眼睫毛不像一般娃娃是画上去的,而是柔软而浓密的真正的眼睫毛。

“就是她,”莎拉把她抱到膝上,看着她的脸说道:“爸爸,就是她,她就是艾蜜莉。”

他们就这样买下了艾蜜莉,再带她到童装店,购置了一大堆衣服,简直跟莎拉一样多。艾蜜莉有蕾丝洋装、丝绒洋装和棉质洋装,也有帽子、大衣与缀有蕾丝的漂亮衬衣,还有手套、手帕和毛皮制品。

“我希望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她有个称职的母亲,”莎拉说:“虽然我会把她当作我的朋友,但我同时也是她的母亲。”

克鲁上校非常享受这趟购物之旅,但是他心中又一直有股悲伤感挥之不去。他所享受的这一切都代表着他将要离开他亲爱的、老派的、可爱的朋友了。

他在夜半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莎拉的床边,低头看着环抱着艾蜜莉沉睡的莎拉。莎拉乌黑的头发披散在枕头上,和艾蜜莉金棕色的卷发互相缠绕,两人都穿着缀有蕾丝的睡袍,两张小脸紧闭的双眼上都垂著长而卷翘的睫毛。艾蜜莉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小孩一样,这让克鲁上校很庆幸自己买下了她。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孩子气地拉了拉自己的胡子。

“唉呀,亲爱的莎拉呀!”他喃喃自语:“你绝对不知道爸爸会有多想念你。”

第二天,他把莎拉带到去敏钦小姐的学校,将她留在那里。他早上就要搭船离开了。他告诉敏钦小姐,他的律师是巴罗先生和史基沃斯先生,他们两人负责处理他在英国的事务,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去请教他们,此外,他们也会负责付清莎拉的账单。他会每两个星期写一封信给莎拉,请敏钦小姐满足莎拉所有的要求。

“她是个敏锐的孩子,从来不会要求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他说。

他跟莎拉一起进去她的小起居室,互相交代临别赠言。莎拉坐在他膝上,用小小的手抓着他的大衣翻领,深深凝视他的脸庞。

“亲爱的莎拉,你现在要开始把我记在心里了吗?”他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不是的,”她回答:“我已经把你记在心里了,你现在就在我心里面。”

他们紧紧相拥,亲吻对方的脸颊,就像他们永远都不会放手一样。

出租马车从门前开走的时候,莎拉坐在她的起居室的地板上,双手支著下巴,目送出租马车往街角驶去。艾蜜莉坐在她的身旁,一起看着出租马车离开。敏钦小姐请她的妹妹爱米莉亚小姐去看看莎拉的状况,但爱米莉亚小姐却发现莎拉的门打不开。

“我把门锁起来了。”

一个奇异、礼貌而微弱的声音从房门里传了出来。

“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安静地独处一下。”

爱米莉亚小姐是位笨拙的胖女士,对她姊姊敬若神明。她的个性比她姊姊还要和善,但从来不敢违背敏钦小姐的意思。她再次走下楼,看起来有点紧张。

“姊姊,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有趣、这么老派的小孩,”她说:“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半点声音都没有。”

“总比其他小孩一样乱踢乱叫来得好。”敏钦小姐回答:“我本来以为像她那种被宠坏的小孩会闹得天翻地覆。像她那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小孩子,通常个性都是那样。”

“我之前打开她的行李箱,帮她把东西拿出来,”爱米莉亚小姐说:“我从来没有看过行李箱里的那些东西——她的好几件大衣上都有黑色和白色的貂皮,衬衣还缀有真正的华伦西恩蕾丝呢!你也有看过她的几件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那些衣服完美地诠释了荒谬这两个字,”敏钦小姐苛刻地回答:“不过等到我们礼拜天带学生们去教堂的时候,让走在最前面的孩子穿上这种衣服倒是不错。她的东西又多又贵,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个公主了。”

在楼上那间上了锁的房间里,莎拉和艾蜜莉一起坐在地板上,目送出租马车逐渐消失在街角。克鲁上校频频回头,不断地亲吻自己的手并向莎拉挥手,仿佛他不忍停止道别。◇(节录完)

——节录自《小公主莎拉》/ 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著名学者余英时教授总结毛泽东的治国方式时,使用了“在榻上乱天下”的比喻。此语有两重意思,其一指毛喜欢在床上办公的怪癖;其二指毛在“文革”中“视女人为工具”,表现了“他的冷酷而兼放纵的生命的一个环节。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 有人说用看书替代滑手机,会增加幸福指数。那用手机看电子书,虽然闻不到书香,但或许比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游走要有营养一些。现在大都会捷运署(MTA)和纽约公共图书馆合作,为通勤族提供免费的电子读物。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