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48: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

作者:古金

图48-1:1942年最重要的天象之下,国军陷入了野人山的魔爪。

    人气: 6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四十八章 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

1942年远征军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酿成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悲剧,而今很多人却要把这段耻辱,描述为悲壮的铺路、胜利的奠定——冷静想想:4万多人惨死魔鬼谷,无谓的牺牲,哪有正面意义?日军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并没有逼国军进去,他们是逼国军决战,结果杜聿明胆小走进去躲难,连日军都深感意外。

这是一个连杜聿明本人都痛悔毕生的决定,可是大多数学者文人都在替杜帅开脱:杜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要听蒋介石的命令把部队带回国,没有别的路可走,甚至有专家把野人山的罪责推给蒋介石——历史的真实绝非如此。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7: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上)

4. 天意出奇言,竟验野人山

上一章,我们讲了1942年的两个小天象,展开了远征军整体大败的宿命下,戴安澜和孙立人两次顺天应人的捷报。而1942年最重要的天象,是上图的“金星逆行守牛”,它像一条绞索,套住了远征军的脖颈,似乎注定了野人山的惨局。

前面我们多次讲过:二十八宿中斗宿的分野在吴越,对应人间从江浙、广东、广西,直到今天的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广大地区,都和中国在同一片苍天之下。其实牛宿的分野,也是吴越。

《乙巳占》中讲:“斗、牛,吴越之分野。”

那么上图,金星逆行守牛宿天象的对应,就是当年国军在缅甸的结局。逆行相守,对应人间的主人公逆天了——逆在哪里?

《乙巳占》中讲:“金星进入牛宿并且留守其中,大人物有生死之忧,将军会失去他的众多军兵,关口、山梁阻塞,民众有不少卖身的;金守牛宿,将发生兵戈和对应国政权的变革,应验在60日以内。又有一种情况:妖言不会停息,对应人间的诸侯国有大兵,将军作乱。金星进犯牛宿时留守在那里,全军被破,大将死。”[1]

这些天象语言组合在一起,竟然全部应验在1942年国军的野人山惨败!

5. 伪史挖根源,惑众看妖言

妖言惑众,这句成语出自《汉书》,意思是:用荒谬谎言、鬼话,或者精心编造的假话迷惑人,用在1942年“金星守牛宿”这段天人合一的历史中,惟妙惟肖,深远幽长。

以往人们看来,对1942年远征军的历史最有话语权的,是实际掌权人、副司令杜聿明的回忆录。杜聿明1949年战败被俘后,十年监牢的生活相对优越,从战犯成为中共改造的模范,被特赦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会的文史专员,写出了大量官方的第一手史料。人们常说:“十句话里掺进一句谎言,就很难分辨。”那么如果掺入2%的谎言,就更难分辨。杜聿明修写的史料就像这样,精心构筑的谎言和狡辩,只要你相信一点,就会被彻底迷惑。杜聿明被中共评为一代抗日名将,胜绩辉煌,败绩却情有可原!?如果按照这个官方论调,这段历史留给后人真正的教训,就全被抹杀掉了。

前面两章我们泛泛谈过:远征军是当今热点,影视片、记录片、讲座、网路文学大量涌现、热播,但是,都背离了核心的真相——必须指出的是,不是当代这些专家、学者、爱好者的学问不够、治学不严,他们在学术上都有很高的水准,只是他们被“妖言”迷惑了。正如《乙巳占》中说的“妖言不会停息”,只有在历史的真相面前,关键的伪史才解体。

6.  妖言初见,全域崩盘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美军珍珠港的同一天,也在东南亚登陆。日军迅速炸光了英国的空军力量,第3天炸沉了英国Z舰队的大型战列舰,横扫东南亚,英军连连败退。1942年2月8~15日, 3万日军在弹药将尽的情况下,打到了新加坡城下,8万英军和5万英联邦军,军备精良、物资充足,旋即投降。在菲律宾,抵抗了半年的近8万美菲联军也向日军投降。

1942年1月4日,日军从屈从于它的泰国出兵,攻入缅甸,英军屡战屡败,急忙请来中国远征军。而英军患上了“恐日症”,对日军是闻风而逃。4月14日,英军逃到缅甸最大的油田仁安羌地区,为不给日军留下战略资源,7000多英军开始爆破油井,但是被赶上来的日军先头部队包围。英军向外冲锋,屡冲屡败,精神几乎崩溃,固守待援。

如上一章所述,4月15日夜,在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的不断恳求之下,杜聿明同意了罗卓英的意见,让离仁安羌最近的、驻守在皎勃东(KyaukPadaung,又译作巧克伯当)的新38师113团,去救仁安羌之围——1000多人去救援被围困的7000英军,面对“10000多日军”罗、杜纯粹是拿113杂牌团送死送人情。

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也不傻,能看不出这是在糊弄他?

英帅妖言惑众,史罗昏头调兵

回去不久,亚历山大就传来“情报”:“皎勃东(注:在仁安羌以北50公里处)发现日军数千,英军和新38师的后路均遭截断,请火速派兵收复皎勃东,稳定后方。”

远征军总指挥美国人史迪威,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都慌了,马上把最精锐的200师从中线调往西线的皎勃东。

杜聿明一直主张力保东线,他南下40公里去漂背的司令部,罗卓英不在,杜对史说:“中线平满纳会战是包括你史迪威在内一致认可、蒋委员长批准的,本来兵力就少,英军一个假情报,你就把200师从中线弄到西线,现在不但中线难保,东线也顶不住了!”而史迪威嘴硬,恶语相向。杜和史大吵了半天,看吵下去没结果,杜就北上250公里,去梅苗的远征军参谋团部找罗卓英,在梅苗近郊碰上了。

罗卓英跟梅苗的参谋团商量后,已经倒向了杜聿明一方。罗、杜一同返回,二人在车上谈了一路,都同意调主力去救东线。分手后,杜帅直接回军部,罗帅回司令部说服史迪威,结果反而被史说服,又倒向了史。

棠吉收复立放弃,盟友为私等败局

20日东线罗衣考(LoiKau,或译作乐可)丢失,重镇棠吉(又称东枝)岌岌可危。但是,史、罗只同意调200师增援东线,而96师、新22师要留在中线准备平满纳会战。200师刚带着辎重从中线调到西线,现在又驱车开往东线,到达时已经是4月23日下午,棠吉城刚被日军轻松攻占。

戴师长顾不得远征疲乏,马上布置战斗方案。部队稍作休息,24日凌晨开始强攻,上午就收复了周边高地,下午巷战到半夜,收复全城。25日敌人反扑,被击退。但是敌军主力其实已经离开棠吉,从东线追击远征军,向腊戍方向杀去,兵锋直指中国云南,东线更加危险。

缅甸战局的东线是中国的国门,西线是英属印度的国门,中线兼顾两边。自私的英国殖民者,已经决定放弃缅甸,把缅甸战局交给中国人,亚历山大总司令已经把这个底牌告诉了史迪威。英军极力把远征军拉到西线掩护自己撤退,也是保护印度,至少也得把远征军拉到中线兼顾西线,而不考虑东线和中国的安危。

而史迪威本人,也私心很重。他是光杆司令,急切打胜仗立威,抓稳指挥权。眼见英军撤离,缅甸败局已定,他一心想把远征军撤到印度去,给予美式装备和训练,听命于自己,先收复缅甸,再打到东京。所以,他不能让日军堵住他西线的退路。在他看来,日军近10万精锐,没英军援手的远征军当前还不到10万,火力装备悬殊,东线根本救不了。东线救与不救都是败,如果去救东线战败,那样远征军就溃散回中国了;如果把主力留在中线,等著东线战败,回中国的路就被日军堵死,那样他正好拉着主力西撤印度。所以,他就命令新22师和96师向北退守曼德勒,准备中线的曼德勒会战,让已经在东线的戴安澜200师,离开棠吉,独自在东线追击敌人。

杜聿明愤然做主,布战局顿见糊涂

杜聿明力主保住东线,也是蒋公的指示。杜要打大仗全歼日军的56师团,以稳定中国抗战的全域。日军进攻的核心也是先占东线再占中线,切断中国赖以生存的外援,逼迫中国投降。

杜对史实在忍无可忍了。第一次在同古会战,史让戴安澜固守等死;第二次杜要让200师救东线,史受英军欺骗,让200师去西线,结果东线罗衣考、棠吉丢失。刚打回棠吉,史又让弃守,东线兵少力弱,史还往中线调兵!一直掌握实权的杜聿明,决定再不屈服,要自己说了算。

4月26日,戴安澜率领200师离开棠吉沿东线追敌,4月27日早上,杜帅把就把廖耀湘新22师最精锐的65团从中线调回东线棠吉,下午3点开始布置东线战斗。但是到了5点,杜帅又放弃,上演了现实版的朝令夕改!65团又返回中线的曼德勒。

杜帅刚自主当老大,就出昏招,折腾65团往返徒劳。决定还是听史迪威的,这样可以把战败的责任推给他。

廖耀湘阻敌成名,史罗杜自掘陷阱

在此一个月前,戴安澜同古保卫战的最后,杜聿明命廖耀湘的新22师去救出被围的200师,可是半道新22师被敌军截住没过去,200师独自完美撤出。廖耀湘奉命掩护主力,从3月底开始,在斯瓦河岸,廖师长让3个团渐次构筑工事,滚筒式后退抵抗,同时不让敌人休息,夜间游击袭扰,虚虚实实,机动御敌。3个团轮番开战、撤退、休息,而廖师长始终在第一线指挥,十几天下来,以伤亡2000人的代价,抵御日军2个师团约5万余人的轮番进攻,毙伤日军4500多人。“廖式阻击战法”开创了战争史上一个奇迹,新22师一战成名。

但是4月28日军部会议上,仁安羌大捷归来的孙立人向杜聿明指出:日军两个师团的主力,在中线一直缓慢推进,新22师、96师阻敌功不可没,而此后日军在中线依然缓行甚至停滞,显然在拖住、吸引我军主力,而西线奔袭英军、东线追击我军都十分迅猛,是要对我军中线主力形成双钳形包围。中线的平满纳会战没打成,现在中线的曼德勒会战同样前景堪忧……

但是,史迪威、罗卓英、杜聿明,只会打常规战,硬碰硬。同古保卫战的思路就是这样,让最精锐的戴安澜200师死守同古7天,吸引日军主力来包围,我军再从外包围歼灭之——结果200师守了12天,差点被日军围歼,而我军主力一个也没到。现在他们套路依旧:廖耀湘阻击越强,越能把敌人主力吸引到中线来,好在中线决战。平满纳会战虽然夭折了,但是曼德勒决战可以赌一把。而孙立人看来:日军打运动战,你挖陷阱等待猎物,最终将被合围,陷阱留给了自己。

曼德勒会战成空,远征军撤退纷争

结果真是这样,4月26~29日夜,远征军主力在中线曼德勒等著日军决战,但是:日军在中线的18、55师团兵力最强,却按兵不动;而东线的56师团攻势不减,29日全面攻取腊戍后,迅速杀向中国;同时西线的33师团,在29日突然猛攻梦内瓦的英军,钳形攻势已成定局!

29日,曼德勒会战不得不放弃,因为后路眼看将被切断了。亚历山大赶到司令部来,说英军要在西线梦内瓦独自阻击日军4天,掩护英军撤退——后来也做到了,真顽强了4天,在最后关头硬气起来了,“30日远征军必须全部撤退,我们要炸掉曼德勒的伊洛瓦底江大桥。”

史迪威说:远征军回国退路必将被日军掐断,看来只能撤往印度。亚历山大也诚恳地邀请远征军暂避印度,罗卓英很感动,觉得当前只有如此。而杜聿明不同意,坚决要把远征军带回国。

30日,中线的敌军主力开始进攻,远征军一边御敌,一边向北撤退。当晚罗卓英接到重庆电令:“蒋委员长急电,转史参谋长、罗长官:‘滇缅路惠通桥以西被敌占,速向(缅甸)密支那、(中国)片马转移,勿再犹豫停顿。’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四月三十日。”

这是一条回中国的大路,当时还没被日军占领,抢占这条大路是一场赌局,落在日军后边就会损失惨重。5月1日,罗卓英向远征军部下达了紧急撤往密支那的命令。

7. 责令掩护险用心,杜帅一害孙立人

杜聿明让孙立人的新38师(当时约剩8000多人)给第五军的撤退做掩护,抵挡日军18、55师团约4万多人的进攻,还有西线日军33师团约2万人的包抄,而且把孙立人的3个团分割到3地使用,战斗力最强、取得仁安羌大捷的113团直接越级运往卡萨,只给113团一个战炮连,让他们去正面阻敌。没有补给,背后没有军队支撑,也没有轮替休息,只有掩护主力撤退完毕,才能自己掩护自己撤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把孙立人的新38师往死里整。

孙立人后来知道后,也没说什么,为了大家,也只能豁出去了。

8. 贪财一路暗抗命,杜帅二害孙立人

从29日开始准备撤退,杜聿明的第五军十来天只走了290公里,离密支那还有200公里,他们在大路上有火车、有大量汽车运送,他在慢吞吞的干什么?

廖耀湘是杜聿明的老部下,他的回忆录里不提孙立人的救命之恩,反而给杜聿明多处隐晦、遮丑,但是此时他也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了:“在军队撤过伊洛瓦底江,由江西岸撤退途中,又迟迟其行,考虑抢运英军丢下的大批军用物资。”

而孙立人就直言不讳了:“英军及国军奉令撤退,由我师殿后掩护。当时英军撤走,真是要命不要钱,什么也丢掉了,只顾逃得性命,但国军却是要钱不要命,只顾搜寻财物,全不想及环境的危险。因为当时局势紧张,当地老百姓与英军等仓皇避走,一切财物,均行弃置,店铺中保险柜等原封未动,国军见了,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目迷神眩,终日将十字锄、窝铲等,打保险柜,搜集财物,本来国军待撤的有四五个师,都要集中在曼德勒撤到密支那集结,当时尚有火车可通,汽车也还有几百辆,足资运用,如果迅速集中整理,利用火车运送,则结果尚可整编作战,可是他们只为贪财一念之差,要利用火车运物资,借口部队须休息数日,始可移动,是这样一迟延就是十天,而敌人未响一枪就已经占领了八莫及密支那。归路已绝,财物与部队都无法撤出了。只得改向北走,而那是高山密林,全无居民。他们翻越绝地,又逢雨季,于是他们饿死、淹死、病死、被土蛮杀死、自杀死,不知其数,以五万之众,归者不过数千人而已。而所谓财物金银与生命同归乌有。第二次我们反攻时,经过他们所行之地,真是白骨成堆,惨不忍睹。而我师当时,严令只准携带粮弹,其他一概抛弃,以减轻负担,违者即予枪毙。我警告部下说:“现在贪财,将来说不定连裤子也带不走了”。部下都能服从命令,结果虽是最后撤退,却能全师而至印度。”

杜聿明的回忆录文过饰非:铁轨被破坏,火车碰车了,汽车不足……火车当时确实因为缅奸破坏铁路而撞车了,但次日就修好了,大汽车可有600多辆!要知道,5月1日杜聿明就接到了蒋介石的急电,让他:“速向(缅甸)密支那、(中国)片马转移,勿再犹豫停顿。”杜帅暗中抗命,为劫财缓缓而行。

孙立人看到路边停著大量汽车,就去找杜帅:“我师自4月16日奔赴仁安羌交战开始,半个多月就没有休息过,现在掩护贵军撤退任务艰巨,请拨给少量汽车,以运送我们的伤患。”杜聿明和蔼地回答:“汽车太少,都有安排,实在无能为力,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孙立人出去问那一路的大卡车司机,车上装的都是什么。司机见师长来了,不敢怠慢,打开车篷,只见里边全是紧俏物资,要大发一笔了。

而今好多纪录片展现孙立人完成掩护主力的任务,部队开着汽车直奔印度而去,那都是戏说。孙立人的运兵车开始时由英国车队负责,后来就靠杜聿明拨车,给你运兵之后就收走了,孙立人后来率军掩护撤退、冲破敌人封锁,都是步行跋涉。

杜帅让孙立人的38师徒步对抗日军3个师团数万人,有车也不给用,害人之意昭然。

9. 撤退路线再苦争,杜帅三害孙立人

图48-2:蒋介石1942年5月7日电令的手稿。

5月7日,杜聿明又接到蒋介石的急电:“杜军长转史参谋长、罗长官:‘军营即向密支那、片马、泸水、龙云转进,勿再犹豫停顿’中正手启”。杜聿明在回忆录中说:“我召集各部队长及参谋长商讨后,决心按照蒋介石命令向国境(注:密支那、片马方向)撤退,当时各将领均无异议。”

这个赤裸裸的谎言,谁都能识破。所有的传记、纪实、纪录片、影视作品,都展现了孙立人当即异议。

从老兵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到:杜聿明事先已经把孙立人叫去商量过撤退路线了。孙立人知道杜聿明这样贪财缓行,现在走密支那已经来不及了,他又拿出蘑菇杨业孔的那一套,掰着手指跟杜聿明算时间,算来算去,已经赶不过日军了,密支那一定会被日军抢先占领,太危险,要保全只能去印度——杜聿明不干,蒋公一直是让他回国,其实,他带着抢来的那些紧俏物资只能走大路去密支那,如果去印度要走小路,财货只能扔掉。谈了半天,不欢而散。

在因多(Indaw,又作英多、印道)的军部碰头会上,杜聿明拿出蒋公的权威电令,让军队走密支那回国,孙立人又公开反对,提出去印度为妥,因为密支那肯定会被日军先占领,你打不打?打下来损失大,不打,走野人山?那是原始森林,是兵家的死地,无路可走,雨季马上要来,没有给养只能是死路一条。

杜帅使出老大的权威:不行,远征军应同进同退。孙立人便提出:“请允许本师掩护第五军撤离后,自行选择撤退路线,或可去印度经康藏回国。”

杜聿明根本不予理会,宣布:“散会!”

事情明摆着:即使第五军能侥幸从密支那突围,走在最后的、拚死掩护主力的新38师也会被重新占据密支那的日军堵死、被前后夹击;即使第五军能侥幸闯出野人山,森林中能吃的东西会一点不剩,新38师也会被饿死在里边。孙立人如果不抗命,必然被杜帅这样害死。

10. 怯懦败退野人山,杜帅二度暗抗命

第五军96师师长余韶的回忆录展现了这个秘密:5月8日杜聿明从敌人广播里听到日军占领了密支那,“杜又要我明早率第九十六师已到部队及军炮兵团、战防炮营去打密支那,由军部抽调汽车输送。杜说:‘将所有炮弹打在那里,不怕打它不开!’我即回师部,连夜准备。”

可是96师5月10日下午到了密支那,就接到杜聿明电令,让他们别打密支那,向大洛、孟关前进。原来有二三百日军挡住了第五军直属部队和新22师的去密支那的路,杜聿明被迫绕路,不去密支那了!

图48-3: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简图。

看上图,缅北中线的密支那离我国多近啊!从密支那到泸水的片马,通车的大路只有200来公里。3天前杜下令让余韶打密支那,就是要打开这条大路,按蒋介石的命令从密支那、片马回国。而今余韶探明密支那只有500多日军,而且是刚占领密支那立脚未稳,现在杜聿明又变卦,不让他打——朝令夕改,成了杜帅的常态!?

当时余韶准备抗令,打出去。可是,来助战的杜聿明的炮兵团长朱茂臻等说:“恐怕军长另有企图。”于是余韶只好遵命,96师6000多人对500日军一枪没放,从现在开始,正式钻入野人山的胡康河谷死地,穿行500多公里,最后还要翻越高黎贡山回国……

11. 实去印度假回国,杜帅三度暗抗命

当时40岁的邓军林将军是廖耀湘新22师65团的少将团长,是杜聿明的老部下,也是跟杜聿明从野人山走出来的。他的回忆录洋溢着对杜帅的赞美,但正是这份回忆录,无意中露出了杜聿明的真面目:

“一天,前面发现情况,日军堵住了路口。六十五团二营前卫部队与之接触,发生了战斗,部队被阻过不去。杜军长得到几名华侨报告,密支那地区各通往中国境内的要路口都被日军占领。”

“这时,杜聿明、罗又伦、李汉萍、廖耀湘等人聚集在一起研究行动办法,我也在旁。根据情况判断,日军已经知道我军行动企图,我军再要通过密支那地区回国是绝对办不到的。参谋长罗又伦分析情况后,建议部队向印度撤退,廖师长也同意罗参谋长的意见。杜军长根据情况,也认为只有向印度撤退,除此外别无妥善办法。这已是5月中旬了。”

以往专家、学者都以为杜聿明绝对效忠蒋介石,宁死也要走野人山回国,竟是杜的骗局!他是表面假回国——让他手下疏远的96师在前方开路,向北穿行走野人山、再向东翻越高黎贡山、怒江回国,这条路最难走,这是在给杜帅“效忠蒋公”装门面;而杜帅自己,由精锐的廖耀湘22师保驾,向北穿行野人山、再向西去印度,因为这条路要好走很多。

杜聿明找到华侨向导,向导走过这条路,因为没什么凶险,才会带着杜聿明的大军走。事后我们也看到:就在当时的5月初,军医总监林可胜将军[2]带着医疗队和伤患,就是从密支那向北穿行野人山,20多天就到了印度,没有多大损失,证明这个方向的路并不凶险。

图48-4:中国科学奠基人、军医总监林可胜将军,撤退时率领医疗队和伤患20多天走出野人山,无伤亡。

也就是说:最危险从野人山回国的路,杜帅让96师替他走;而安全的去印度的路,杜帅留给了自己——奇怪的是,安全的路,让杜帅偷偷一走,就变成了最危险、死人最多的死路,这又是为什么?仅仅是运气不好碰巧了么?!

在杜帅即将走到印度的时候,用电台突然和国内联系上了,蒋介石以为“绝对听话的爱将”迷路了,让他等待空投,然后就近去印度——却不知道杜聿明带着向导,根本没走错方向。

杜聿明的秘密勾当,一路跟他走到印度的廖耀湘等人也不敢公开,谁提出来,谁就是暗中违抗蒋公的命令,自找倒楣。

12. 将军陷魔咒,屡屡下毒手

看到这里,细心的读者可能看到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好像有这样一条“规律”:谁当老大谁犯傻。

缅甸是英国的殖民地,开始英国人是老大,对日军一路溃逃,不但把物资、给养扔给了日军,还忘记了破坏道路,让日本人吃着英国的给养,开着英国的战车、汽车,拿着英国丢下的武器一路追击,按日军的话说,他们不是在打仗,而是在行军,跑到哪里就占领哪里。

亚历山大将军为拯救缅甸英军而来。英军这回想起来要破坏资源了,一面烧毁了盟国即将运往中国境内的援助物资,一面去炸毁仁安羌油田,结果7000多英军被围困,亚历山大一筹莫展,向远征军求援,而后用假情报妖言惑众,搅乱了全域。

史迪威成了远征军老大之后,昏招迭出,指挥调兵没有一次不是失败的,筹划布置的同古会战、棠吉会战、平满纳会战、曼德勒会战,结果都是自己放弃,又赖别人搅局,完全不会打仗的样子——其实天象昭示无大战,人间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可是杜聿明甩开史迪威自当老大的时候,史将军一下就清醒了!面对亚历山大派来接他的飞机,他不坐,下令让司令部行动不便的人坐。60岁的史将军以身作则,与司令部其余人员和警卫同甘共苦,他们是来自中、美、英、缅印各国的男女官兵随从人员,共114人。史将军领着他们,先乘车后步行,为挽救远征军、带军队去回印度做最后的努力。

但是,除了警卫和罗卓英,没有远征军将士听他的、跟他走。史迪威顶着众人的抱怨和责备走在最前面,只用了14天就安全到达印度,无一伤亡。途中,他构筑了反攻缅甸的宏大计划。

而杜聿明,不做老大倒还清醒,后来就迷糊了,做了老大就完全昏头,昏招迭出,简直变了一个人。

蒋公4月30日急电:“速向密支那、片马转移,勿在犹豫停顿。”杜帅一再停顿,他不知道后路将被切断么?蒋公5月7日急电:“即向密支那、片马、泸水、龙云转进,勿再犹豫停顿。”杜帅还在劫财缓进,这哪里是在战场上雷厉风行的英雄啊?成了要钱不要命、见利忘义之人。这哪里是谨小慎微、对蒋公言听计从的好学生啊,完全是阳奉阴违的奸臣。

200多日军挡住去路,拥有第五军直属部队和新22师精锐共2万人的杜聿明,不敢打过去?!先头部队被日军一触即溃,杜就不敢再战,这还是指挥昆仑关大战的一代名将么?!听到余韶报告:“密支那只有500多日军。”杜聿明马上改变命令,竟然让能征惯战的余韶,带着精良的装备和97师6000多人转身逃走,这还是善于指挥打硬仗的一流将军么?连劫来的大批的财物都不要了,扔掉辎重,把当时国家仅能配给第五军的机械化装备,那些坦克、大炮,600辆汽车,骑兵团的摩托车、重武器全部炸毁,士兵们心疼得大哭,真有人要带走装备回去和日本拼了……

可是杜聿明严令不许。他似乎并不心疼,现在要东西没用,要命要紧了。他执意要把远征军带进野人山。

像中了魔鬼的诅咒一样,杜聿明和以前判若两人!6万多远征军将士的生命,借杜聿明之手,就这样交给了野人山魔鬼谷的魔鬼,还有更狠的毒招要等著杜聿明施展。

图48-5:1942年最重要的天象之下,国军陷入了野人山的魔爪。

再回上面天象图:“金星守牛宿,将军陷魔咒”,似乎正应验在亚历山大、史迪威、杜聿明这三位统帅身上,特别是杜聿明。难道这真是天谴诅咒么?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份不被重视的回忆录,引出了惊人的答案……(未完,待续)

注释:

[1]《乙巳占》:“金入牛,留守之,大人忧死,将军失其众,关梁阻塞,民饥,有自卖者。金守牛,兵革并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无已。金犯守牛,国有大兵,将军为乱,大人忧,国易政。金犯牵牛,留守之,为有破军杀将。”

[2] 林可胜(1897—1969):新加坡籍华人,中国近代科学最重要的奠基人之一。抗战时期,林可胜领导红十字医疗队救助中国伤患,1942~1944年随中国远征军去缅甸,任史迪威将军的军医总监。战况紧张,他经常每日工作16个小时,多次得到中、英、美政府的嘉奖授勋,还获得罗斯福总统的最高嘉奖。

1942年4月5日,林可胜率领3个红十字会医疗队和一个救护车队入缅。不久远征军大撤退,他们本打算从密支那大路回国。后来担心日军堵截,就改道向北穿行野人山去印度,20天即走出野人山,没什么损失。@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
  •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人们常说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种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将注定生命的未来——这个过于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历史的真实演义中才能形象地展露开来。当然,穿越历史时空的天机,过去只有那些独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 如此“天人合一”,难道南京大屠杀是顺天而行么?绝不是!那是人间一场失控的、逆天的、弥天的罪恶——但是,为什么却应天象而出,顺天象而结束?
  •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内战。
  •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天责帝君”:中华的天子,是华夏正统国掌握实权的人,是天赐权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荧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么,1937年的荧惑守心天象,显然是蒋介石的劫数,为什么蒋公能躲过这个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 10月4日中秋夜,云南又发生了壮观的火流星爆炸——对于以目测为基础的中国天象文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战争的最终结局更加明朗,但是过程却变得波诡云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