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川普强硬回击中共贸易反制 底气何来?

中共宣布将对包括大豆在内的多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以报复美国。图为中国江苏省南通市港口,工人正在处理进港的大豆。(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5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1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美中贸易冲突硝烟又起,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对中国1,300多项产品加收25%的关税清单;11个小时之后,中共宣布对美国的大豆、飞机和汽车在内的产品增加25%的关税,而这些产品的进口额是和美国对等的500亿美元。川普第二天出手还击,命令贸易代表考虑对额外的1千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一场贸易大战看似一触即发。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西方各路专家说真正打起贸易战的可能性并不大;中共媒体是一边说初战告捷,奉陪到底,一边说美国算错帐了,贸易逆差并没有这么大,同时又呼吁美国悬崖勒马。这番眼花撩乱的说词后面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呢?我们请听横河先生的解读。

好,横河先生,这是我们最近第三次谈到中美贸易相关的话题了,因为这个事件发展得实在太迅速了,那么这个贸易摩擦升级是否出乎大家的预料呢?

横河:我觉得还是没有出大家的预料,因为这件事情时间已经很长了,积累的问题也太多了,不通过一次很大的争端的话,或者是双方较量一下的话,可能解决不了。因为从最惠国待遇到世贸组织一直到今天,中共方面利用、扭曲和破坏世界上的自由贸易规则已经几十年了,美国是这几十年来一直退让,现在终于决定反击了。

就是说当他决心反击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一击就退的。现在是世界上第一大和第二大的经济体在对阵,所以它不可能是任何一方虚张声势就能够达成妥协的,也不可能说有一方立即就投降的,这个明显的就是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而且另一方面也是价值观和道德观的较量,所以不可能轻易让步。

最主要的是改变的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美国变了,以前这么几十年美国是步步退让,而且是绥靖政策当道,今天已经不是了,而中共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过对手,所以它当然也就不会轻易让步,因此双方都不会轻易让步。

主持人:双方各不相让肯定是觉得自己手里有牌,中共手里的牌是什么?美国手里的牌是什么呢?

横河:中共手里的牌,我觉得是两个,一个是在贸易方面的,贸易方面就是对整个数量报复,不是对等报复,因为美国针对的是中共的不平等贸易,美国是守规矩的一方,中共不可能根据对方的不平等贸易进行报复。也就是说美国报复的是中共的不平等方面,而中方报复的不是不平等的方面,因为美国没有不平等的方面,所以它只能说是在数量上对等报复,这是一个。

中共用什么战术呢?有人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其实不是的,中共的战术是杀敌一百,自伤一万,是这种人海战术。朝鲜战场打的就是这个。这个战术是中共方面的牌,是什么牌呢?它可以牺牲中国民众的利益,《环球时报》鼓吹就是说双方贸易归零,也就是说它回到闭关锁国去可以。这是什么胆气呢?这个胆气就是中共是一个高度极权统治的政权,中共这个政权,它不惜牺牲民众的利益,而且民众相对来说,对这场如果要发生的贸易战的发言权比起美国民众来说要低的多。所以中共认为它自己手里最强的牌是这张牌,它认为可以这样做。

但实际上它做不到,做不到的很大的原因是在于中共的权贵集团在美国的利益,跟美国之间的关系的利益太大太大,他的家人都在美国,他的财产都在美国,他怎么可能自己去闭关锁国?这个是做不到的!这是以为可以回到毛泽东时代,其实回不去。

而美国方面他的牌呢,他实际上是对不平等贸易的一个反击,这个其实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价值体系的问题,就美国从他走向世界舞台开始,应该说真正成为一个世界强国的话是120年前,也是戊戌年,今年是戊戌变法120年。美国走向世界舞台开始,他的最基本的要素就是公平贸易。

当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国内学的时候,学历史的时候讲的是美国门户开放、机会均等,这个机会均等是贸易机会均等,所以他讲的是平等。对于美国这么多年来一直走向世界第一强国的过程当中,他实际上这一条基本原则是走向世界强国的最主要的要素,也就是别人为什么能接受?就是他自己公平,别人才能得到公平。他这一方面,他的基本原则,一旦他清醒过来,他不会放弃的,这是他的牌。除了贸易方面,我们知道美国还有货币方面的优势,金融方面的优势,这方面的优现在其实还没有开始出现,讲是讲贸易方面的争端,还没有到货币方面,这是美国的牌。

中国商务部说这是单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斗争,好像它是自由贸易的代言人了,实际上所有的问题是由中共的贸易保护主义引发的,也就是说中共所作所为是自由贸易的反面,这才导致美国反击。美国的要求非常简单,就是说你就按照你自己当时加入世贸的承诺来做就可以了,就是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目前双方来说,我认为世界的贸易秩序和贸易规则不在中共这一边,中共是违规的这一方,所以在道义上,美国占绝对优势。美国前白宫顾问高卡,他就认为这是一场道德之战,我觉得这个说法是说到根子上了。

主持人:中共一打大豆牌,川普马上就回击了,是不是这个大豆真的就触痛了川普的痛点?美国各方对贸易战的态度如何呢?我们当然从中方媒体上都是说美国农民、美国制造业都非常紧张,我们看西方媒体或者根据您了解的情况到底事实是怎么样呢?

横河:首先讲大豆牌,因为农业州,这次选举的时候确实都是支持川普的,所以中共其实打大豆牌的目的就是企图用选票来施加压力,所以中共这点它认为自己是占上风的,因为它没有选票,所以这个没有压力,而美国它知道是有选票的,所以有压力。但是打大豆牌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选票?现在还很难说。

这里有几个因素,第一个是川普已经指示农业部部长了,要求农业部长运用他的权力来实施保护美国农民和农业利益的计划。我不知道他农业部的权力有多大?我个人觉得如果大豆这个牌打出来以后,如果真的实施的话,美国种大豆的农民就是一个不公平贸易的受害者,对于不公平贸易的受害者能不能给予补贴?这个和出口的政府补贴,我觉得是不一样的,就是政府是不能对出口进行补贴的。世贸组织规则,中共没有执行的一条就是对出口进行补贴,它叫出口退税。美国肯定不会这样做,但是他应该是有其它的措施的,我相信应该有的。最后大豆州有多少选票会倒戈去反川普?这个还不一定。而且你想川普自己的大选,我们不讲中期选举,大选那还有3年呢。

还有一个就是,大豆制裁究竟会不会生效还是个问题,即使他制裁了,有多大的效果还是个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川普当选的时候,他还有很多其它的票仓,比如说工业锈带就是民主党的票仓,但是川普当选的时候,这个民主党的票仓是倒戈了。如果川普振兴美国的计划实现的话,他会有很多新的票源。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贸易制裁开始前后,川普总统的支援率有一个统计已经首次过半了,反而他的支持率是一路上升过来的。当然中共提出这个反制措施的时候,美国再提反制措施,股市是过山车又上又下的。

整体来说,我觉得,因为中共的这一套东西是牺牲中国人的人权、牺牲中国的资源来和西方国家的大财团一起赚钱,所以对于美国来说的话,民间的支持,对川普总统的做法的支持是很高的,这是有统计的,很多就是认为贸易不公平要采取措施都在百分之六十、七十以上。当然也有相当多的人担心贸易制裁也伤害到美国,但是这不表示美国人不支持贸易制裁,采取贸易措施。

刚才讲到大豆制裁究竟会不会有用?因为全世界的大豆的生产和供应基本上是平衡的,人们估计美国大豆出口会减少,这个估计能不能落实都还不一定,而且增加关税以后,究竟受害的是美国的种豆的农民呢,还是中国的消费者?这个还不知道!所以这一点如果分析一下的话,大家就知道很可能这个损失不仅仅是落实在美国的农民身上,大部分很可能是由中国的消费者来承担。

还有一点,尽管在很多问题上,美国的党派对立非常明显,尤其在国内问题上,但是在贸易上不同,现在基本上两党的支持率都非常高,也就是说这已经是一个美国政界精英集团的共识,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不行了,必须解决。在这方面不是想像那样的好像大家都在反对这个措施,其实这件事情的支持率,无论在政界、在民间支持率都非常高。可能华尔街有点不太支持,就是我刚才讲的,商业精英和中共的勾结来赚钱,这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沃伦她讲了一句话,她说:“中国让美国彻底觉醒了,是中共让我与曾经严重对立的川普总统走上一条战线”。因为沃伦自称在几乎所有的问题上都跟川普总统对立,而且严重对立,如果有两个极的话,她跟川普就在两个极上;但是在贸易制裁方面,她跟川普完全一致。

从这点来说的话,中方不会去报导美国方面对川普总统政策的支持率,在美国自由发言,你要找到一些反对的声音是很容易的,要看这个大局。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股市像过山车一样,刚好有一位听众也提了这个问题,周五美股下跌了不少,是不是中国的举动对美国的影响很大?您能再继续回应一下吗?

横河:美国股市是这样的,股市是预测这件事情会怎么样。你要知道在之前中共回应以后,股市大家估计是要跌的,结果在这之前又先跌后涨,所以股市对直接的经济层面的影响力其实没有这么大,就是说股市和经济当然是有一定的相关性,但它不是直接反应,股市有相当的投机成分在里头。我不是对股市很了解,但是我只是觉得在很多情况下,股市并不能够直接立即反映出经济层面的反应。

主持人:讲到美国觉醒,最近《华尔街自由灯塔》刊登了一份据说是中共的内部档,档显示中共指示它的统战部要加强对美国技术的盗窃,您认为这部分档的真实性有多大?

横河:这个档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份档讲的是就是智慧财产权,而现在美国除了钢铝是对美国国家安全以外,现在祭出的所有制裁措施都是“301条款”针对美国的智慧财产权被盗窃的问题,所以智慧财产权问题确实是美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

讲到这份档的真实性,《华盛顿自由灯塔》谈到了核实这个真实性,提到了两点,就是怎么“核实”。第一个,他去找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请他们核实,结果他们没有回应;后来他们又找了中方大使馆,大使馆也没有回应。也就是说核实的措施可以由专家来鉴定。因为FBI他也不知道真伪,但是他肯定有一套鉴定的方法,根据他的情报来源来互相校对,这是一种。也可以发档的这一方来证实,所以他找中国大使馆,现在是两点都没有。

我们就讲一下作为协力厂商来说,其他人来说的话,能不能从专家角度,就是《华盛顿自由灯塔》它也是用这种方法来核实的。问了一个专家,是这个行业的,原来在中共中央层面起草档的人,他的回答说,从格式和行文上面来说的话,看上去是真的,至少看上去是真的。所谓“行文”就是遣词造句。因为中共是党文化,它有一套造句的方法,当然别人也可以造,就是党文化里面出来的人也可以照这个格式模仿。他说从格式和行文来看看不出假。

还有第三点,从内容上来看。从收集和高技术领域有关的人员,就是专家收集他们的家人资料用于收买这些人,向中国提供美国的高技术的机密,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其实中共一直都在做。也就是说你不要从这个档,你从其它方面公开报导,你像《大纪元时报》就有一篇报导就谈到国务院去年有一个公开的政策,就和这个档里面的内容差不多。所以说从它的长期政策和公开报导是可以得到佐证的。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的话,这个档照样可以,就是内容、行文、格式都可以模仿,就是说不能完全相信这是一个真档,但是我相信这些事实都是存在的。只是有一个疑问,就是中共为什么要发这个档?这个是真正值得问的问题,如果这个档是真的。

因为如果是常规操作的话,这种做法已经持续了多少年了,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它原本不需要在2016年年底的时候去发一个档。那么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呢?就是原来去窃取尖端科技的,它不属于统战的领域,而是属于情报系统的领域,就是非常专业化的窃取,就是特别尖端的那些技术,是情报系统干的事情。

在情报方面,情报系统是属于专业的部分了,那么统战会不会收集情报呢?因为美国很多专家也把统战看成是情报的一部分。如果说情报系统属于专业,那么统战就属于是群众的、业余的,它更多的是这种广种薄收,就是到处派人到处去拉拢人,能够弄多少就弄多少,是这种情况。

现在统战如果想进入情报领域的话,那么就是说要抢情报界的地盘了,他就必须要师出有名。我认为这个档里面的内容就是统战系统想去抢情报系统的地盘,这个时候他就要拿到报告了,就需要得到中央的批准。否则的话,他随便抢别人的饭碗,那要出问题的,那两个系统就要打起来。

这个有个先例,当然有很多先例,我所知道的,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公安部专门打了个报告,说是他们也要到海外去监控法轮功。本来1983年的时候,国家安全部,就是公安部的国保(那时叫政保)系统和中央调查部合起来办一个专门是管国外的,公安部就只管国内的。但是到了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公安部就藉这个机会说,公安部的国保部分也要到海外去监视。那当时因为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的重中之重,所以就批准了九个省市自治区,就是在省一级、省部级的九个省是允许公安部对外派遣特务的,就是为了监控法轮功,等于就是抢了国安的饭碗,就得到特许了,这是一个先例。

还有一个旁证。就是有一个说法,说最近的海外爆料是中共情报系统暗地策划的,所以是一种集体的叛变。当局因为不了解海外的情况,因为海外情况是情报系统管着的,很久就没有回过神来,原因就是海外的力量不能为它所用,等到回过味来以后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呢?大家知道组织到郭文贵楼下去抗议,找的是谁呢?找的是统促会系统的,就是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个系统的人。这个系统是属于统战系统的,就政协统促会同一个系统,是统战系统的。也就是说现在的北京当局,首先在海外收编的,能够用的海外的力量是统战系统,而不是情报系统。这个也是合理的推测,就是让统战系统接管一部分情报系统的领域,也是表示这一次统战系统最先投诚被北京当局所用,就是赏罚分明嘛,也减少对情报系统的依赖。这完全是我的推测,但是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

主持人:好,那么今天我们的话题,因为是集中在美中的贸易冲突,那听众的问题也都是集中在这一方面的问题,又有一位听众他说,集中关注美中贸易的消息以后,发现中美贸易确实存在很大的不平衡,那为什么中共还能这么强硬?

横河:我倒不觉得它能这么强硬,它是必须强硬。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因为中国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它的贸易最强盛的时候了,对外贸易的顺差,当然顺差还在扩大,但是总趋势减少,减少趋势的原因一个是,很多低端制造业已经被其它的成本更低的国家抢去了,这是一个。第二个,高端的它自己发展不起来。现在中共面临一个自己国内产业有很大的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它更不敢让步了。

大家知道中共维持合法性的两个要素:一个是经济,第二个是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如果说经济上出问题以后,它要轻易做退让的话,那么马上就碰到一个极端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就是双刃剑,就是当你强盛的时候,你可以鼓动别人;但是你要显示出弱的时候,马上极端民族主义就回过来头来打你,所以中共现在是不敢退让。它做的所有强硬的东西全是做给国内看的,不是做给外国看的。所以美国说私下在谈,中共就否认,说私下没有谈,它现在不能承认谈,不敢承认谈,是这个问题。

当然它还寄希望于西方国家还是绥靖政策占统治地位。虽然知道现在川普总统已经当政了,可能情况跟原来不一样了,但是它还是没有完全回过味来,还是希望会是那样子。所以我不觉得它这个强硬是底气真的足,而是说它不得已必须如此。

主持人:中方媒体一方面说不限制任何手段,绝不退缩;另外一方面它又喊话说,不要让普通民众成为贸易战的牺牲品。您刚才讲大豆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提到说,这个大豆真的增加关税以后是影响美国大豆农民的利益,还是真正影响到中国消费者的利益,还很难说。您觉得美中贸易战会对中国和美国的民众生活各自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横河:我觉得对美国民众的生活影响不是特别大,因为美国的民众基本上的生活必需品,虽然相当部分是进口的,但是如果中方不出口,其他很多国家都可以赶上来补充,所以美国的基本民众的消费品涨价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这些新崛起的像越南、孟加拉,还有很多的东欧国家,其实你已经看到很多产品,在美国超市的很多产品,原来都是中国制造的,现在很多已经被其他国家取代了。人家可以非常快的立刻就填补这个空白,你缺多少它马上补多少,这是没问题的。

这个为什么呢?因为工业产品加班加点可以生产出来,大豆生产不出来。所以大豆的问题,如果中共真正制裁大豆的话,我们还是以大豆为例,真正制裁大豆以后,那么马上就出现一个问题,因为中国自己产的大豆只占他每年消耗大豆的1/10左右,绝大部分是靠进口,美国和巴西还加上阿根廷就占了进口量的几乎80%~90%,其中美国是占第二位。

也就是说美国这么多大豆,中国必须消耗的,怎么消耗呢?就包括民间的吃油,榨油以后的产品就是养猪,这个我在农村待过。诸如此类,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大豆的,他必需要有蛋白质嘛,就是来自大豆的。这样一来的话,中国不可能在消费上立刻就减下去,一下子消费减下去,把美国的进口,如果占中国进口量的30%的话,这个进口量一取消以后,中国整个养猪业全部垮掉了,所以不可能。怎么办呢?它不可能从其他国家替代,因为农产品跟我刚才讲的工业品不一样。农产品它一年才计划一次,一年种一次,所以这么多的量供求是平衡的,它不可能从巴西、阿根廷去买过多的,那巴西、阿根廷怎么办?它国内也要消耗,它如果把自己国内的都卖给中国的话,那它要到美国去买。

所以美国农民即使有损失的话,也很小,因为它这个产品必然要卖掉,除非中国说我们全国都不吃猪肉了。这一点我相信做不到!因为中共绝对不敢真的回到毛泽东时代去发肉票,这个做不到!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消费者可能受的损失要更大。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美国提出来要让中国承诺完成当时加入世贸的承诺,是对中国消费者有利的。中国民众没有任何理由来反对美国要求中国兑现承诺,因为马上消费税就减下来了,进口税也减下来了,中国的民众是得到最多的实惠,中国民众也不需要到全世界去抢购名牌了,你在中国也可以买,一样的价钱,还不用出国。就是中共在这件事情上如果让步的话,最终得利的是中国的民众。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4-21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