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1年冤狱遭抻刑致残 原台湾媳妇再被诬判3年

中共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网)
人气: 2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0日讯】用于抻刑的刑具是四根柔软的白布制成的绳子,一旦把人绑上之后,这四根绳子就如同四把刀。绳子被系成猪蹄扣,绑在法轮功学员的手腕和脚踝上。

接着,四个人一人拉一根绳子,一起喊“一、二、嘿!”,就把四根绳子抻到了极限。古人称此酷刑为“五马分尸”。

明慧网报导,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项丽杰,于中共“十九大”之前,2017年10月24日,再度被非法抓捕。2018年3月20日,她被龙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后冤判三年半。她曾遭冤狱11年,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上述的“抻刑”折磨,致使右胳膊残废。

项丽杰(明慧网)

项丽杰,现年53岁,1994年8月,与台湾省台南县七股乡居民杨进义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融洽,生活幸福。1999年 7.20,中共迫害法轮功,项利杰去大陆为法轮功直言,从此再没能回台湾。

本来项利杰有正常手续可以去台湾和丈夫团聚,只因炼法轮功,辽源市公安、“610”系统一直迫害她,不给她发回台湾的签证,使她长年不能与台湾的丈夫团圆,每个月靠打工的三百元人民币维持生活。

2001年12月5日上午10点钟,项利杰在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仙城派出所的便衣绑架,在派出所因拒报姓名、地址被毒打。

后项利杰被送到辽源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的警察用各种酷刑折磨她,整宿不让她睡觉,致使她心肌缺血,生活不能自理。她被毒打、强行野蛮灌食。

2003年,项利杰在第二次非法劳教中被保外就医后,因身体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其丈夫努力奔波,通过台湾立法院、海基会向大陆申请项利杰返台,但仍遭到当地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无理拒绝。

2004年,项利杰在办理回台湾签证时因不放弃修炼,被国保支队李彬在家属面前打了一个耳光。

2006年4月25日,项利杰被非法绑架,八个月来,为抗议迫害,项利杰等人在辽源市看守所多次绝食。她曾被强行绑在老虎凳上,还被四肢撑开,绑在钢丝床上,并被野蛮灌食,被折磨得口吐鲜血、大小便失禁。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项利杰据理力争,上述陈词,可是申诉无门。在公公去世时,她不能回去服丧;让丈夫在海外苦苦等候,不能相聚。

2006年12月6日上午,在辽源市看守所,项利杰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就草草收场。法轮功学员被制止发言,庭审中被法庭指定的律师,竟然一言不发。

12月15日晚,他们接到非法判决书,项利杰被冤判11年。

项利杰写了一封控诉信,在法庭上被禁止陈述,被发表于明慧网2006年12月26日。她在控诉书中指出,她属台湾籍人,根据法律规定,中共法庭对她无力独立开庭审理。她还写道,她要状告江泽民、罗干伪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利用手中的权力欺上瞒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火化尸体足以构成严重的故意杀人罪”。

遭受抻刑的折磨

2007年2月,项利杰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她因拒不放弃信仰,遭受种种屈辱和魔难,曾被关进小黑屋,尤其遭受灭绝人性的“抻刑”折磨。

当手脚被四根绳子绑住后,绳子被拉到极限,再被分别系在事先就固定好的床柱上部的橛子上。这些橛子是用透明胶带缠上硬塑料泡沫制成的,想固定多高就能多高,越高人被抻得越疼。

绑完后,警察和作为帮凶的刑事犯人立刻离开房间,任凭法轮功学员怎么反应,都无济于事。

由于绳子是系的猪蹄扣,受害人越动,绳子拉得越紧,手腕和脚脖子立刻就肿起来,鲜血顺着绳子勒的地方流下来。

受刑人整个体重都作用在这四根绳子上,那种痛苦如同“五马分尸”。“五马分尸”时间短暂,而上抻刑是长时间地折磨,残忍至极。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吊刑、抻刑

罪犯们把项利杰吊在空中,七八个小时后,项利杰的四肢已经紫黑肿胀;再把她放下来,约缓5分钟后,又换新招折磨她。

她们先把项利杰的四肢用绳子捆绑得紧紧的,然后再把已经捆绑好的脚绑在床的铁栏杆上,把捆绑好的双手穿过床头,再绑在头前的另一张床的床头栏杆上,再用力把头前的另一张床拉开,拉到极限后,两张床中间再放一个小凳子将两张床顶住隔开,每次长达四五个小时。

就这样,罪犯们每天都将项利杰先吊七八个小时,然后放下,再这样抻拉。这样超极限地、长时间连续不断地对项利杰进行“肉刑”抻拉,使她痛不欲生,筋腱严重受损,软组织被严重拉伤,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把她的右胳膊拉得弯曲变形。当时的右臂肉皮和骨头及筋牢牢地粘连在一起,肉皮一点儿都提不起来。

发现项利杰的右臂被拉弯严重变形后,惨无人道的恶徒们仍然不放过她,继续每天抻拉她。恶徒们把项利杰已经扭曲、受伤严重的右胳膊绑在床底下的铁栏杆上,拉到极限后,再进行长达四五个小时的强行抻拉。这种对人体超负荷、超极限的非人折磨,使得项利杰生不如死,撕心裂肺。

项利杰遭受“肉刑”抻拉的酷刑长达3个月之久。罪犯们是在干警的指使下变着花样折磨着她。

在中共监狱里,警察常常利用犯人帮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如果有学员挺不住,而被迫“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话,那些参与迫害的犯人就能多得很多分,从而减刑提早回家。

迫害项丽杰的主要责任人包括长春市“610”办公室主任高晓东、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长李祥和国保二中队队长高鹏。

2009年6月8日明慧网报导,6月1日,项丽杰的母亲收到台湾台南地方法院寄来的杨进义给项利杰的离婚诉状。项利杰同意离婚,没有任何要求,并委托母亲代理此事。她因坚定修炼“真、善、忍”而遭受中共迫害,长期不能与恩爱的台湾夫婿相聚,这是中共制造的又一家庭悲剧。

2015年3月,项丽杰在吉林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警察把鼻管插入她的鼻道以后,鼻道出血过后化脓,鼻子肿起来。插入胃里,胃里插出血。管子不能拔出来,拔出来就插不进去了,这样就一直带着管子,大约有三个月。警察居然嘲笑她“大象鼻子”。当鼻管拔出来时,已是绿色的。

明慧网报导,中共使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上百种酷刑手法,从精神和肉体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双重摧残和折磨,以达到迫使他们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目的。

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放弃修炼就等于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与之背道而驰,做泯灭良心的事,这必然造成他们在精神上痛苦至极。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4-22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