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赶快开刀别管了,有事我负责”一场抢救母子之战

文/施景中(台大医学院妇产部主治医师)

“学长,我这病人非得拜托你了,小孩可能不行了。要救妈妈。”(Shutterstock)

人气: 139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怪医黑杰克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回忆。其中有一个小故事,隔了几十年,我仍历历在目。

一个美丽的护理师玛莉,正在心疼她照顾的小孩,在手术中失败死去,但病人主刀的医师在下班后,仍兴致高昂的去打球。玛莉向他抱怨,病人刚死,不该有这种欢乐的心去打球。主治医师则认为上班是上班,下班是下班,每天要面对无数生死,不应该把这种心情带到私人生活中。

下班后玛莉在路上,碰到一个孕妇,因剧烈腹痛无法走动,玛莉过去搀扶她。碰巧黑杰克经过,看到孕妇还有多量阴道出血,惊觉是“胎盘早期剥离”。于是开车将孕妇送到最近的医院,并向医院借了手术室紧急剖腹。

母子均安。

玛莉看到了生和死只是一体两面,不再对生死有着强烈执念。玛莉后来辞去护理职务,帮这位她救回来的小孩尽心教养,也没结婚。

故事最后,玛莉则是已经是个优雅的老年妇女,对着当年救回来的这位小孩,回答说:“首相大人,你回来啦。”

(我以前的记忆力怎么这么好?隔了几十年漫画情节都还记得。)

================

几个星期前,晚上快七点,我在家中正准备晚餐,电话响起。

电话另一头:“学长,我这病人非得拜托你了,小孩可能不行了。要救妈妈。”

这位孕妇下午突然剧烈腹痛,到我学弟的诊所去检查。有经验的学弟,只看孕妇表情就猜到是“胎盘早剥”。超音波一照,胎盘后方一个大血块,小孩心跳只剩70~80下,而且不知道已经发生多久了。当下他判断,如果紧急剖腹下去,小孩不见得救得回来,而严重的胎盘早剥,常会合并DIC,开刀血会无法凝固,而最近的血库取血也需要一段时间。

他估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转来台大。转来的路程,如果救护车出动,大约15分钟可以到。

我打电话交代产房,马上冲出门。但外面下着滂沱大雨,车子动弹不得,我心急如焚,忍不住叫骂。

救人如救火;希望产妇从新北市过来,不要也塞住了。

20分钟后,产房打给我,孕妇已经送到,麻醉科小儿科等人已经在手术房等待一阵子了。直接送入刀房,总医师用超音波确认,小孩心跳已经停止,但母亲仍出血不停。

我在电话这一头大叫(几乎是咆哮):“赶快开刀别管了,有事我负责。”

——————————

车流一样塞住,我又过了10多分钟才到了医院。进入刀房,看到一堆人正在盯着手术台,那快生出来的宝宝,因为胎盘早剥引起的强烈宫缩,头卡在子宫下段无法娩出。

我戴了无菌手套,跟刷手护理师要了压肠板,在众人合力之下,很快把小孩生了出来。

小孩出来一皱眉头,拳头紧握,马上大哭起来。(咦,不是说没心跳了?)

我开心地想抱给妈妈看,但她已经全身麻醉睡着了。

——————————

我拨电话给学弟。我不说话,我让小孩的大哭声透过电话,让他听到这一刻。

学弟问:“小孩生出来了???”

我调皮地说:“啊不然呢?”

到外头和家属解释,外头三个人都红着眼眶,其中一人还抱着从医院那紧急带出来盖的被子。

我把小孩哭的红通通的相片和影片放给他们看。我看到他们含着泪,露出笑容。我也松了一口气。

================

今天孕妇回诊了,开心的和我分享小孩美梦香甜的照片。小孩好漂亮,抱在大人的胸前,真的很温馨的照片。

即使科学再进步,几十年过去,胎盘早剥还是无法预防,好像人类无法避免老化一样。

当天心急如焚,估计胎儿会保不住,今天却在门诊开心地看小孩的照片,

这真是老天给我们做妇产科这行才有的珍贵礼物。

· 怀孕遭全家人反对 她勇敢生女 却得意外之福

· 精神科医师:做父母 两样东西要敢给孩子

· 怀孕大事,怎样避免胎儿不稳或早产?

<本文网路授权转载自施景中医师脸书>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