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四二五”政治构陷 江派黑手待拿下

除了江泽民本人外,江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罗干、周永康、刘京、李岚清、曾庆红、薄熙来等纷纷遭到起诉。他们中很多人被起诉十几次之多。(图片取自《江泽民其人》连环图。原著:大纪元时报 编辑制版:屠龙、孟圆 绘画:佟舟)
人气: 8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3日讯】又到“四·二五”。1999年4月25日这一天,在北京发生了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前往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希望政府保障民众的信仰自由权利。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了解了情况后,立即答应了释放天津被捕的40多名学员、允许公开炼功和出版及阅读法轮功书籍这三个简单要求。学员随即散去。事件得以圆满解决,朱镕基之举也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高度评价。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四·二五”后,在时任中共最高党魁江泽民的授意下,官媒开始释放要“处理”法轮功的信号,并透过居民委员会、各级单位、党组织等系统,搜集掌握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原来,江泽民对于朱镕基和平解决事件非常嫉妒,当罗乾和相关负责人向其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令在场人员感到十分吃惊。

江还在4月25日当晚,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泽民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

6月初,江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不顾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反对意见,江将法轮功定为×教,并成立专职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与此同时,各地炼功点的负责人或联系人的电话也被窃听,甚至被跟踪尾随;中共还给各单位下达文件,威胁修炼者不得继续修炼法轮功,否则一律开除公职,等等。

7月20日,一场步步升级的针对法轮功的残酷灭绝性迫害从此拉开序幕,且迄今仍未停止。根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有近5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万人被非法判刑,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还有无法统计的人数遭受酷刑、精神、毒打、体罚、经济敲诈、骚扰等各种各样的折磨;此外,中共还犯下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前所未有的罪恶。

显然,“四·二五”前后发生的事情是江挟中共掀起镇压狂涛的主要诱因,而这背后恰恰隐藏着一双双罪恶的黑手。他们为了一己之利,制造事端,构陷法轮功,并与嫉妒心强、心胸狭隘、能力低下的江泽民一拍即合,炮制了当代历史上惊天的冤案。

各方披露的资料显示,这些黑手中最大的一双是罗干。原来,法轮功于1992年传出之后不久,就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一些善于投机钻营者也开始了自己的盘算。1996年,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罗干私自下令公安部门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但调查结果显示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法轮功有非法活动。

尽管查无实据,1998年初调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极力主张取缔法轮功,彼时任总理的朱镕基否定了这一意见。罗干并不死心,在其内表弟、有中科院“红色院士”之称的何祚庥的配合下,开始制造事端。

这个何祚庥曾多次在媒体上公开批判法轮功。1999年4月19日,不少法轮功学员来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因为其所属的杂志《青少年科技博览》刚刚刊登了何祚庥写的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起初,杂志社的编辑们同意更正,但次日却改变了态度。随后来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23日,天津警方进入学院,逮捕了40多人,并宣称有什么问题,可以去北京反映。而这正是罗干构陷法轮功的第一步。

其后,各地法轮功学员听说后,纷纷前往北京上访。最初,上访学员主要聚集在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周围,后来因为人多,所以人流又延长到长安街和北海,但紧靠中南海围墙的人行道上没有学员,只有警卫和警察。从现场录像看,学员们秩序井然,并没有影响交通。

另据现场多名法轮功学员回忆,当天中南海所在的府右街路口,原本设有路障阻止行人进入,但当天上午8点左右,警方突然打开路障,引导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西门对面。而这在中共随后的镇压中“ 包围中南海”成为了主要理由。这无疑是罗干构陷法轮功的第二步。

因为据说公安部早在上访前三天就掌握了相关信息,才有了法轮功学员几点几分从何处乘何种交通工具来京的录像;也只有警察,才能撤掉路障,引导学员来到中南海,形成事实上的“包围”,为镇压制造理由。据说这个主意是何祚庥告诉罗干并由其下令的。二人还劝说“心眼小得不行”的江泽民躲在防弹车里“实地考察”,使后者妒火中烧,并最终发动了迫害。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罗干由此更得江的器重,而其在十多年的镇压中也是罪恶累累。在习近平过去五年反腐中,拿下了不少贪腐严重的江派高官,而他们都是积极迫害法轮功者。至于罗干家族的贪腐丑闻虽然一再被曝光,但作为“四·二五”的构陷者和镇压的刽子手之一的罗乾和其亲戚何祚庥,至今仍逍遥法外,这如何对得起那么多的死难者和被迫害者?

而“四·二五”构陷法轮功的黑手除了罗干、何祚庥,还有公安系统中的具体的执行者,比如当时的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公安局副局长武长顺,北京公安局国保总队总队长张越。这三人中宋平顺2007年“自杀”,而后两人则先后落马,业已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没有人可以在做了坏事后可以逃脱惩罚。

或许,如果没有罗干、何祚庥等人的构陷,未必有什么“四·二五”上访。如果朱镕基的和平解决为江和中共其他领导人所认同,或许也不会有之后的惨烈。但历史不能假设,当罗干、何祚庥这样为了一己私利而制造事端的小人,与凡事都须占尽风头的小人江泽民一拍即合后,一件逆历史潮流和民众意愿的蠢事就这样发生了。

它们虽然在弥天大谎的掩盖下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破坏着人们的正信,但真相是无法被掩盖的,十几年过去,法轮功真相为越来越多的世人所知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抛弃中共,三亿人“三退”就是明证。而构陷者如罗干、何祚庥,迫害发动者江泽民等,不仅在多国被起诉,而且业已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且等待着上天的惩罚。而“四·二五”也将在历史中留下永恒的一页。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4-23 5: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