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 中共的现代“刽子手”(上)

美国密苏里州第二区国会议员Todd Akin于2016年6月16日提出议案,在全美禁止从中国进口来源不明的塑化人体标本。图为2009年11月27日在西班牙南部格拉纳达国会宫的人类标本展览。(Jorge Guerrero/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5日讯】

前言

人类有史以来,任何针对平民百姓的谋杀都是不能容忍的罪恶。如果这种行为是政府或军队所为,那罪恶将更加一筹;又如果被谋杀的百姓是一群严格自律、并不断使自己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的人,这就不能用“罪恶”来形容了,那杀戮者就是天地和人类社会的公敌,因为它在毁灭人类。这就是“共产主义”邪灵一直以来所做的,它用欺骗的手段,将“恨”注入到信奉它的门徒的意识中,使其失去人性,变成只有人类外形、只有“毁灭”和满足“欲望”的、比任何野兽都残暴的“动物”。可是这群谋杀者,正在、而且一直在包装其杀人的真面目,使其成为现代文明的“成果”满世界炫耀以骗取荣耀和暴利。

大规模的活体摘除人体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可是亲自参与这场屠杀的刽子手们却把他们杀人的数量和结果,装潢包装后又重新堂而皇之的从最黑暗处搬出来,以科学研究成果的形式去摘取科学殿堂的“明珠”。他们不但从“共产魔王(江泽民集团)”处获取了金钱和地位;而且还要伸手向统治当今人类的“科学”索要荣耀和辉煌。试问:这种疯狂和猖獗在人类历史上、在生命的长河中可曾有过?!

一、悉尼的“人体标本”展

目前在悉尼进行的人体标本展,将二十具完整的尸体,以及超过二百件解剖标本,在尸体来源不明、并被广泛质疑的情况下,仍在悉尼摩尔公园的拜伦·甘迪大厅开展。这是对现代人类文明的挑战。

所有展品无一例外的都是人的尸体为原材料制成,这些人体或者被从中锯开,或者被分层剥离,或者被摆成各种各样离奇的运动姿态,给人的感觉甚是震惊。

人体世界科普展览的组织者是冈瑟·冯·哈根斯[1](Gunther von Hagens)。声称自己开办人体展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自己的身体。事实上,哈根斯的人体巡回展览每次都有人吓得当场昏倒,更多人呕吐、头昏及身体不适。尽管其恐怖展览的参观者已逾千万,但是他的做法无法得到人们的认同,反对者公开指责冯·哈根斯的人体展览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有人公开说哈根斯是魔鬼转世。在美国的展览现场常备一支急救小组,因为“每天几乎都有至少一人吓晕在地”, 这与策展者所说的“科普、艺术” 相去甚远,倒不如说是骇人更来得贴切。

据《希望之声》报导,由于不容于西方社会, 哈根斯1999年在大连成立了高科技性质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据网上披露当初审批这个项目的就是薄熙来本人。薄熙来在大连时,还曾经授予哈根斯大连荣誉市民的称号。

大纪元独家报导,薄熙来之妻谷开来就是大连尸体加工黑幕的罪魁祸首之一。她的罪行涉及与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器官贩卖、活体摘除器官和非法贩卖尸体等。薄熙来心腹王立军、英国人海伍德等人皆有介入此内幕,海伍德最终被谷开来毒杀,被疑与知悉黑幕太多遭灭口有关。

在“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一个真人标本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孩子。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这具尸体的来源受到质疑。

在中国大连建有一座专门加工处理塑化人类尸体的工厂,有一个研发中心,以及固定、解剖、锯切、脱水、脱脂、定型硬化六个标本制作车间,该工厂的存在,是因为中国在人类遗体的出口方面,无论是立法和海关管制上都存在着真空。

这个工厂号称处理全世界各地的人类尸体标本,但是在所策划展出的名为“人体世界”巡回展,所有展品无一例外的都是中国人的尸体为原材料制成。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发言人布里斯金(Sophia Bryskine )表示:“这些人体不是自由、自愿捐赠的,并极度关切”。“这些人体的来源已经受到质疑,而且据信来自中国,可能是死囚,或者是独立调查人员怀疑的、遭受酷刑的良心犯”。她表示:“法轮功学员被指是最可能的受害者。”

英国《太阳报》报导了展览的筹办机构Imagine Exhibitions 总裁Tom Zaller 说:这些人体“毫无疑问是来自中国”,但是“没有文件”可以证明他们的身份,或显示他们生前同意在死后捐赠尸体。

明慧网刊登一封来自中国东北的大学生投稿,对那些宣称来自捐赠的遗体表示质疑。“我所在的长春一家小型业余医学院,所拥有的人体和器官标本竟然比东京早稻田大学还要多”。学生写到:“我问老师这些遗体是否捐赠而来,但老师叫我不要问。”该学生道:“其后我发现在长春和近郊有一所尸体处理厂。到底今天的中国,愿意捐赠遗体的人真的多到需要工厂来处理吗?”

追查国际《关于塑化人体标本尸体来源调查报告》提到:“在当代的中国,利用人类尸体塑化成标本牟取暴利这一罪恶行业,是世界上唯一由政府部门主导“孵化”出来的产业。该产业兴起于2000年以后,正是中共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与虐杀的高峰期”。

该产业唯一的制约瓶颈就是“尸源”,该行业要求“人体塑化标本要用完整未固过(没有任何防腐处理过)的新鲜成人尸体制作”。据法医学解释,人类死后2天以内为新鲜期。在薄熙来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时成立的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完全用中国人尸体制作“人体塑化标本”的公司。“大连鸿峰”董事长、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称,部分“尸体”是来自中共公安部门,其设在辽宁的尸体加工厂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塑化人体产业基地”,全靠“国家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支持”。其中涉及诸多中共官员和具体部门…… 追查国际经查证,中共中央政法委前后任书记罗干和周永康主管的中共公检法系统,既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主要部门,也是“新鲜人尸体”的供给部门。”

二、从凶手的“论文”看中共活摘器官的疯狂 

郑树森[2],被称为“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开拓者和学术带头人”。去年,曾是舆论和国际传媒的关注焦点,其论文被国际权威学术刊物撤销发表,并被终身禁止(life-long embargo)投稿。

根据《科学》杂志2017年2月6日的报导,国际权威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肝脏国际》)于早前的1月30日发表声明,由于作者郑树森与严盛[3]无法提供论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回郑树森等于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并将“永远不会”在该杂志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本身亦是学者的期刊总编辑马里奥(Mario Mondelli)同时指出,二人将终身被禁止向期刊提交研究论文。

2017年1月30日,《肝脏国际》(Liver International)在线还刊登了一篇题为《以涉及死刑犯器官的资料为基础的论文不应该被发表》的评论来信,质疑该论文未声明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尽管中国原卫生部副部长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本人就是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组织者,为了丢卒保车,还是以谎言去掩盖这已经露在外面的马脚。因此中国传媒引述黄洁夫称,论文资料失实,该会支援期刊撤回论文的决定。他指出,中国公民在2011至2014年间的肝脏器官捐献是1,910例,浙一医院是166例,论文指进行了563例是不对的。上述报导被媒体转载后不久,澎湃新闻、凤凰网等媒体的相关报导先后被删除。

《科学》期刊在网上刊登旗下《科学知情者》(Science Insider)报导,《肝脏国际》去年10月刊登中国工程院院士、器官移植专家郑树森和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医师严盛一篇论文,有关论文以中国正式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之前的四年间(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在浙江医大一院进行移植的563人为研究物件,但《肝脏国际》其后接获一批学者连署信提出质疑,指论文的案例几乎占中国官方公布的近半数捐献器官,怀疑部分移植来自囚犯,期刊不宜刊登有关论文,澳洲悉尼麦觉理大学临床伦理学者兼连署发起人罗温蒂(Wendy Rogers)解释,“研究”涉及来自囚犯器官移植,即不能确保囚犯是否在自愿的情况下捐出器官或纳入研究计划,期刊刊登有关论文是不道德的。

郑树森团队提交的案例数是官方资料的三倍多,若非造假,便极有可能涉及非正常途径获取移植器官,而中国一直被指有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移植,直至2015年元旦才正式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但外界仍然质疑政策能否全面落实,例如去年底因拆迁而杀人的河北农民贾庆龙,终审维持死刑裁决后,其辩护律师透露贾“自愿捐献”器官,便曾引发质疑贾“自愿捐献”一说。

据台湾自由时报2016年8约28日报导,中国政府于2015年1月宣布,终止数十年来摘取死刑犯器官、并用于病患移植的政策。然而,根据美联社27日报导,近日一名加拿大病患前往中国换肾,竟只等待三天即进行手术,“效率”之高引起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学会(Transplantation Society)”质疑,活摘死囚器官的歪风在中国境内恐怕尚未根绝。

报导引述美联社指出,一名加拿大病患自中国返回加国后,向医生表明他利用短暂的中国之旅,在当地成功进行换肾手术,希望医生给予后续的治疗和照护。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利的器官移植学会得知这项消息后,立刻致函负责监管中国“黑市”器官移植的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要求当局展开调查。

2016年6月22日下午2点,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4]。报告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数量惊人。

经调查,最新报告的3位联合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待续)

 

注释:

1: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1945年1月10日-)是一位德国的解剖学家,因为发明了争议极大的生物塑化技术保存生物组织标本而闻名。

2:郑树森(1950年1月-),浙江衢州人,器官移植专家,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外科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973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之后留校任教。1986年取得浙江医科大学研究生学位。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研究方向为肝胆胰外科肿瘤诊治和器官移植。

3:郑树森的论文合作者。

4:《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最新调查报告系列报导(一)》,http://www.epochtimes.com/gb/16/6/23/n8026568.htm

#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4-25 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