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利色气都用上 中国华锐风电间谍手段曝光

位于新疆的一处风场。华锐风电盗窃美国公司技术罪名成立,这是第一次中国企业因窃取技术被美国联邦刑事法院起诉和定罪,被外界视为具有重要意义。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气: 136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怨恨、女色还有金钱,都是中国公司窃取美国技术、从内部破坏的所有要素。”一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资深探员如是说。

1月24日,美国威斯康星州联邦陪审团裁定华锐风电“窃取商业机密”罪成立。负责审理该案的联邦法官将在6月宣布最终量刑结果,华锐风电可能面临数十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负责调查中国公司华锐风电(Sinovel)盗窃美国超导公司(American Superconductor)技术案的FBI探员麦耶斯(Josh Mayers)日前在讨论安全议题的“密码网站”(Cipher Brief)上撰文评论此案。

在FBI已经工作了27年的麦耶斯说,中国企业几十年来不断窃取美国技术,1月宣布的华锐风电案是第一次中国(共)企业因窃取技术被美国联邦刑事法院起诉和定罪。“这次肇事者被抓住——至少它背后的公司被抓住。”

美国CBS电视台《60分钟》节目在2016年曾深度调查报导此案。报导指,每年有成千上万家美国公司被中共窃取技术,但罕有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出来公开谈论。这是因为大多数公司仍然在中国有生意,他们害怕被(中共)逐出有巨大市场的中国。但美国超导公司首席执行官麦加恩(Daniel McGahn)是个例外。

“那里是陷阱。”在被其他公司高管问到中国市场问题时,超导的首席执行官麦加恩如此回答。

因合作方中国公司华锐风电不履行合同以及盗窃技术,超导公司的季度收入一度从1亿美元降至900万美元,公司历经大规模裁员以及搬迁,在“劫后”顽强撑过七个年头、存活下来。虽然现有规模仍小于七年前,但已完全摆脱过去对中国大陆市场的依赖。

“(中共)制定的规则是让当地品牌取胜。”他说,到目前为止,西方公司参与中国市场是一种幻想。“它们是想引你进去,再找方法‘收割’(harvest)能从你身上拿走的,然后将你踢出中国。”

图为位于云南的风力涡轮机。1月24日,美国联邦陪审团裁定中国企业华锐风电“窃取商业机密”罪成立,美国超导公司有望获得巨额赔偿。(LIU JIN/AFP/Getty Images)

建在一张图纸上的风机大亨

对美国超导和中国华锐风电的合作,简单概括就是:华锐制造(涡轮机)、超导制动。华锐于2006年成立,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内从“买图纸、造风机”起步,靠简单组装、找现成的技术配对,快速占领大陆市场。虽然短时间内迅速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大的风机整机制造商,但是风机的电控系统核心组件均由超导公司提供。

对华锐急迫占领市场而不重视核心技术研发的现象,《南方周末》2011年10月发表一篇题为“谁动了我的技术——华锐风电‘间谍门’调查”的文章,引述一位谙熟中国风电往事的专家的话说,“当你有一张图纸就能卖出800台风机的时候,你能等吗?”

在这种合作机制下,华锐成为超导最大的客户(占总业务量的75%),而另一方面,在得益于中国风电市场扩大的同时,超导的生意规模也越做越大。

超导公司是由四名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生于1987年在美国创办的,最初只从事超导电线。2006年,超导收购一家位于奥地利克拉根福的Windtec小型风电控制系统和工程公司,而该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开发和销售控制风力涡轮机的软件系统。

随着生意做大,超导开始担心自己的技术迟早会被“拿”走。超导的CEO麦加恩表示,现在回想过去发生的这一切,并不感到吃惊。

他知道在中国大陆做生意,面临着知识产权被盗的风险。所以他销售到中国去的组件都经过先进的加密技术,他确信他昔日的合作方——华锐无人可破解其源代码。

据悉,超导为华锐主要提供两种变频组件。最早的变频组件PM1000是多个可拆卸的模块组合,到后来的PM3000,超导就做成重达几百公斤、形同一所小房子的一整块,只有锯开才有可能看到内部。

“超导不信任华锐,根源是中国(共)已经在国际上形成了不尊重知识产权的刻板印象。”《南方周末》报导中引用一位不愿具名的风电业内人士的话说,“想想那些国产汽车,哪个不是买外国车拆了自己学着组装‘闯’出来的。”

美核心技术软件被中方拿白菜来比喻

到了2010年,为达到中共政府新的电网标准,华锐风电需要新软件对旗下的数千台风机进行快速改造。如果继续使用超导公司开发的认证软件,华锐风电需要支付大量改造费用,这会大大降低华锐风电的利润。

也是同一年,美国超导公司工程师在中国西北戈壁沙漠中例行检查华锐风电的风机,发现异常,怀疑华锐风电可能已侵入超导的专有控制系统软件。

随后,超导立即采取了几个希望保护自身产权的步骤。他们在风机控制系统中增加了加密功能,并设置时间限制,以确保华锐风电能继续向超导支付授权软件费。

但这并没能阻止华锐的“入侵”策略,双方在次年正式分道扬镳。缘于超导的工程师在海南一处风场对华锐风力的涡轮机进行下一代软件测试。在测试结束后,他们发现软件程序关闭,但控制风力的刀片并未停止,觉得非常奇怪,随后发现涡轮机上安装了一个超导尚未公布的软件版本。

超导担忧的软件核心技术泄密成真。前华锐风电高管说的一句话或许反映了华锐对超导技术软件的真实看法。根据联邦法院的庭审记录,前华锐风电董事长韩俊良曾对超导一位高管说,软件就“像白菜一样”。

麦耶斯解释说,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就是本质上毫无价值的东西,“为什么不拿走它呢?”问题是要怎么“拿”?

内鬼难防 名利色气都被充分利用

“一个公司可以有围墙、警卫、防火墙、安全培训以及双重身份验证来保护知识产权,但他们的员工必须合作、齐心协力才能成功。”麦耶斯表示。

“华锐风电却采用一个最难以监测的方法来窃取超导的软件:一个内部员工决定窃取商业机密并对公司造成伤害。”他认为华锐利用了人的全部弱点——仇恨、女色以及金钱来骗取机密。

在超导公司发现技术外泄后展开内部调查,锁定了子公司Windtec的奥地利员工卡拉巴斯维克(Dejan Karabasevic,简称卡拉)。卡拉是少数几个有权限接触软件的人士,同时,他在中国跟华锐风电员工一起工作多年。

麦耶斯表示,卡拉是个聪明而雄心勃勃的年轻塞尔维亚人,一开始是Windtec的工程专业学生,随后迅速晋升为风力涡轮机工程师。

他介绍说,卡拉曾经与华锐风电的工程师在中国偏远风电场的恶劣条件下一起吃睡,很早就被华锐电力的时任董事长韩俊良看作是能“代表”华锐风电工作的人。

“卡拉是一个年轻男人,有很强的自尊心,喜欢派对,同时对美国母公司越来越仇恨和不满。韩利用了所有这些,准确地猜测到卡拉的忠诚是可以用来售卖的。”麦耶斯说。

2011年初,韩亲自签署了跟卡拉之间的170万美元的雇用合同,前提是卡拉偷取超导软件,这是韩改造成千上万个风力涡轮机迫切需要的。170万美元的年薪是卡拉在超导公司工作的两倍。

根据法庭上展示的证据之一,卡拉在公司电脑上留存的通讯信息显示:“所有女人都需要钱、我需要女人,华锐需要我。”然后华锐主管(被美方指控的两位华锐雇员苏丽营与赵海春)恭维了他一番,说他是个好男人,然后极力表示需要他的“帮助”。

此外,卡拉还通过Skype发信息给华锐风电主管,抱怨对超导公司的待遇不满意,希望报复。

“我就像一个输得很惨的人,像个失败者,但我知道这是暂时的,所有现在嘲笑我的人在我离开后,都将停止嘲笑。”他于离职前一个月在Skype上留言说。

没多久,卡拉发出了一条信息:“我将把(风力涡轮机的)全部流程代码发给你。”当年3月,卡拉在超导威斯康星州内部的一台电脑上下载软件PM3000的源代码,随后交给华锐。这一切都发生在卡拉停止为超导公司工作之前。

在获得源代码之后,华锐拒绝完清之前与超导签署的合同。因华锐风电不再履行合同,超导2011年的季度收入从1亿美元降至900万美元。另一方面,因业务严重萎缩、股价暴跌,曾购入该公司股票的公共基金、退休金以及持有股份的员工的财富都快速缩水。

根据对华锐风电案的起诉书,知识产权盗窃令美国超导公司损失逾8亿美元。接下来这几年,超导公司被迫关闭威斯康星州的工厂,并迁往马萨诸塞州一处小很多的总部大楼,同时,员工人数从接近1,000人减少至不到300人。

而被利用者、38岁的卡拉于2011年7月1日在奥地利克拉根福被捕,罪名是向华锐出售部分超导公司电控系统的“C12 1.4.3”代码,以帮助华锐在1.5兆瓦风机上加装低压穿越功能(LVRT),满足草拟中的中国新电网接入标准。

同年9月23日,奥地利克拉根福地方法院宣判,卡拉从事商业间谍行为罪名成立,入狱一年、缓期两年执行。证词中除了那份价值170万美元的雇用合同外,还有1.5万欧元的“酬劳”、车、房子以及含糊其词的“女性出面说服”。

在卡拉被判入狱的消息被国外媒体广泛报导的同时,华锐在9月28日公开否认指控,称从未非法获取美国超导及其子公司Windtec的设备及配套软件。

当时大陆媒体报导则采取回避报导案件事实,更引导大众舆论说,“知识产权是美国企业用以遏制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发展的常用武器”,“美国超导和华锐风电的知识产权纠纷是中美在新能源产业的竞争不断升级的表现。”

但故事并未完结。2013年,美司法部在威斯康星州联邦法院对华锐风电及该公司两名高管和一名美国超导公司前雇员卡拉以“窃取商业机密”提起诉讼,才有了开篇的结局。#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4-25 7: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