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历4·25 张立:只是想去反映法轮功实际情况

法轮功学员张立在纪念4·25和平上访19周年集会上。(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5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1999年4月24日晚上12点多,天津法轮功学员张立正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驱车从天津急速驶向北京,途中他们没有过多的交谈,大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希望北京的上级领导能够了解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尽快释放被天津警方抓走的45名法轮功学员。

导致45名法轮功学员被天津警方抓走的直接原因,是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何祚庥写的一篇关于诬蔑、抹黑、攻击法轮功的文章。

天津事件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教育博览》刊登了何祚庥的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引发6300多名法轮功学员自18日至24日陆续前往天津教育学院集体请愿。

张立当时作为天津法轮功学员的一名代表见到教育学院的领导及杂志的负责人。“我只是想把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我给他们讲了我自己和我女儿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及亲身感受,告诉院方,何祚庥写的这篇文章是不真实的,是在诬蔑、攻击法轮功。”

张立,天津冶金研究所实验室的一名化验员,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里听闻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她唯一的女儿周昂,那年才6岁,她看见张立炼功,就告诉妈妈张立说,她也想炼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张立在纪念4·25和平上访19周年集会上。(大纪元图片库)

“修炼之前我患有心肌炎,不能上体育课,只要有剧烈运动就不行,而且经常出现憋气,炼功三个月后,病就好了,身体完全康复,各种学校的活动都能参加了。”周昂说。

周昂从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毕业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小时候,妒忌心也很强,评三好生的时候,一个同学他的票数比我多了一票,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但是,想起师父在法中讲到的妒忌心问题,我觉得他比我好,我应该替他高兴,最后在这个问题上就释然了。”她回忆道。

周昂说,在她整个成长过程中,修炼法轮功从身体到心灵上给她以巨大的帮助,“我从小修炼,接触大法比较早,从懂事开始,是大法‘真、善、忍’在指导着我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世中的一切,对事物的衡量标准是大法给我建立了这个衡量标准。何祚庥说的不赞成青少年炼法轮功,在我身上的体现,我觉得他的说法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是对法轮功的一种诬蔑。”

实际上,去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背后都有着像张立女儿同样的故事。

张立说,教育学院的领导们听完学员们的介绍后态度都是非常好,“他们还做了笔记,然后也答应给我们重新做一个更正、澄清实事,也表示这个事情还要请示上级,让我们等消息,他们当时的表态实际上都是很诚恳的。”

4月的天津,天气也在逐渐地回暖,由于去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学员很多,学院对外开放的厕所很少,为了能保证老师和学生下课后15分钟的方便,一些法轮功学员就自发去商店买了很多塑料的桶方便其他学员使用。由于使用厕所的人太多,厕所不仅特别脏,甚至有的厕所都堵塞了,张立说,法轮功学员就主动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无法疏通的厕所,是学员用带上塑料袋的手伸进去,把堵塞的脏东西掏出来,让厕所能正常使用。

“大家用自己的行动,让人们能了解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张立解释道。

法轮功于1992年传出,由于健身奇效与强调重德修善做好人,短短几年修者日众,在中国这个严厉控制的国家里,引起了中共的极大不安,中国各地时有传出公安卧底其中,暗暗观察这群人的动向。而这么多人聚集教育学院,经历过历次运动的人或许在担着心。

23日,院方一改先前礼貌、客气的态度,并表示他们做不了主,“你们有什么情况到上级主管单位去反映。”同时,大批便衣警察出现在教育学院周围,学院操场对面的楼上也架起了远红摄像机监视器,而随后警察也开始暗中抓人。

“有很多学员中午出去吃饭就失踪了。当时晚上我去接一个同修,回家晚了,但是派出所的人就到我家找我了,最后没等到我,他们就回去了,他们就没抓到我。”张立说。

24日下午,警方开始清场,他们用大喇叭喊,叫现场的人离开,同时,公安防暴警车开到教育学院的门口并进入学院操场,大批防暴警察开始现场驱赶人群。

“很多人坚持不走,手拉手,一起背《论语》,当时警察被这种平和的气势镇住了。僵持一段时间之后,警察最后还是开始抓人了,我看到一个年纪约70多岁的老阿姨手里拿着垃圾袋,把周围的垃圾捡起来,警察拽着她,她还是使劲地奔向垃圾桶,把垃圾扔进垃圾箱内,之后她被强行带走。”

张立描述现场警察暴力清场的一幕:“他们拽著一个老阿姨,老阿姨不走,4个警察,2个拉胳膊、2个拉腿,由于老阿姨人比较胖,最后警察是硬拖着往前拉,老阿姨后背的衣服给掀起来了,后背的皮磨在地上,鲜血直流。到了车旁,4个警察把她抬起来扔向车里,我听到砰的一声,声音很响,老阿姨的头就撞在了车椅子的柱子上。”

清场持续到晚上9点多钟,法轮功学员于是赶往天津市政府陈情,被告知公安部已经插手,天津政府也无能为力。

“天津市政府已经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要想让天津公安局放人,你们要到国务院信访办去反映情况,寻求解决的办法。”天津市市政府的一个处长对陈情的法轮功学员说。

4·25北京上访

4月25日的凌晨4点,张立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开车到达了北京。“北京天还没亮,我们在街上等到6点多钟才去到府右街国家信访局,那时已经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站在那里了。”

张立讲述了她此时的心情:“当时就是本着对国家、对政府的一种信任,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的这些人都是好人,对社会、国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希望他们能了解法轮功的实际情况,然后把这个事情解决好,释放所有被抓的学员,我们应该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国务院信访办正对着中南海的西门,法轮功学员当时是按照警察指示的路线沿着马路两边站着,“由于人很多,所以就顺着马路站下去了,当然靠近中南海的一侧也站满了我们的学员,但大家是非常有秩序地分两行排著队,不在队列、后边坐着的学员都在看书或炼功,不是中共所说的包围。中共的围攻中南海的说法是诬陷,是别有用心,我们只是去信访办反映情况。”张立说。

张立表示,学员们都很自律,也互相提醒,没有大声喧哗,特别有秩序,而他们当时获得的消息是由前边的学员传下来的,“后来听前边的学员传来消息说,朱镕基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等到下午5点多钟,派进去的代表打来电话问,天津被抓的45名法轮功学员是不是被释放了,经电话核实,45名法轮功学员全都安全回家了。”

张立说,晚上将近8点多的时候,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静静地离开了府右街,走之前,大家把周围的垃圾包括警察扔的烟头都捡起来,最后扔到垃圾桶里,连值班站岗的警察都感到惊奇和不好意思。

据媒体报导,4月25日当天,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妥善地解决了问题,答应了法轮功学员的三点合理要求:1. 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 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3. 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1999年4月25日的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虽得到和平的解决,然而当晚,妒忌熏心的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却喊出了“三个月战胜法轮功”的口号,并在当年的7月20日,一意孤行地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对法轮功长达至今19年的迫害。

2015年,张立来到加拿大,她说她每天除了去学校学习语言外,她最大的事情就是去景点或在家里打电话到中国,给那些被中共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4-26 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