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造不出芯片 中共却打造惊人监控系统

乌鲁木齐到处是监视摄像头。 (Getty images)

人气: 156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6日讯】近日,中国国企中兴通讯公司因违反美国规定与伊朗交易,并在处罚后继续撒谎而最终导致美国对其实施为期7年的技术禁售令。由于中兴严重依赖美国的芯片厂商,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在国内获得同等替代品,此举无疑是对中兴的毁灭性打击。而国人借此也意识到,原来中国的中高端芯片一直仰赖美国,没有了众多的美国产品支持,中国的电子产业乃至相关产业不少要停摆。

这样的现况透露的是一直叫嚣与美国在贸易战中“奉陪到底”的中共实在是色厉内荏,而曾经被高调宣传的影片《厉害了,我的国》在中兴被重罚后不得不悄然下架,中共的调门也降低了不少。中兴的愚蠢又一次重重地打脸中共。

不过,正如一位网友所言,中共虽然造不出芯片,却能造出互联网长城;虽然造不出手机屏玻璃,却能造出几十秒扫描13亿人的人脸识别监控系统。显然,它的一切发明创造只围绕着一件事儿:管控、监控、奴役天下苍生。

事实也的确如此。与在芯片制造上的不堪相比,中共打造了世界上最为惊人的监控系统。除了网络长城防火墙、手机监控、道路监控等外,中共大力开发的人脸识别监控技术也正在被广泛应用。据悉,人脸识别监控技术使用儿时旧照,就能成功进行辨识与追踪,且可显示其手机与身份证等个人信息。

据行业调研公司估计,大陆公共和私人领域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预计到2020年,大陆将新装大约4.5亿个摄像头。相比之下,美国只安装了大约5,000万个摄像头。

年初,美国《华尔街日报》曾发表题为“中国借助人脸识别技术建立全方位监控网路”的文章,内中披露中共将人脸识别技术普遍运用于街道、地铁站、机场和边境口岸等场所。文章称,在各种监控方式中,人脸识别技术是最强大的新工具之一。

此外,大陆的科技公司通过手机大量收集人们日常生活的相关数据,规模之大前所未见,同时还争相开发并推销供政府使用的监控系统。目前,中共已拥有大量数据,其中包括超过7亿网络用户上传的照片,以及一个集中管理的公民影像资料库——所有年满16岁的公民都必须持有政府发放的带照片的身份证。

而在继去年推出“天网”监控系统,通过在各大城市加装的超过2000万个能识别人脸、瞬间掌握路人身份的监视器后,今年4月,中共还推出了一项以农村为目标的“雪亮工程”,即利用群众各家各户的信息系统,如电视机和智能手机为基础,通过遍布的摄像头,形成了针对农村地区的监控项目。

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换言之,再过两年,中国人全部将被纳入严密的监控中。

是不是相当可怕?《1984》年中描绘的无处不在监视老百姓的“老大哥”正在中国成为现实。其主要目地当然是为了监控老百姓,维持自己的政权。

在这样的导向下,中国的一些芯片公司成为了帮凶,比如中星微公司。2016年6月20日,中星微“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在京宣布,中国首款嵌入式神经网络处理器芯片(NPU)诞生,目前已应用于全球首款嵌入式视频处理芯片“星光智能一号”。这款芯片运用在人脸识别上,最高能达到98%的准确率,超过人眼的识别率。由于这款准确率高的芯片的开发,大家就明白这两年人脸识别技术为何被广泛推广。

尽管在业内人士看来,从技术上看“星光智能一号”是典型的“旧瓶装新酒”,即将传统的面向数字信号处理的DSP处理器架构用于处理神经网络,主要在运算器方面作了相应修改,而并非是“狭义的”神经网络专用处理器,和真正的NPU依然有一定差距,但无疑它的出现,为中共更为精准地监控老百姓提供了条件。

有意思的是,中星微集团公司的创建人、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的妻子,是传为曾庆红之弟曾庆淮的情妇、并与曾任山西省宣传部长的申维辰关系密切的总政独唱演员谭晶。或许正是通过谭晶的关系,邓中翰的中星微和公安部的关联十分密切,目前在中国大中城市安装的视频监控产品,技术就来自其所在公司。

资料显示,2009年后,曾主打多媒体芯片的开发、设计和产业化的邓中翰开始转入安防监控领域,而这一年他与谭晶结婚。他如此地表示:“我们目前看到安防的产业都是比较传统的监控,不具有大规模的网络化的能力,比如银行有银行的监控,收费站有收费站的监控,一般来讲,图像也不是高清的。”

而邓中翰与公安部的合作最晚在2012年就开始了,双方曾共同申请了专利。2014年4月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与中星微电子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公安部称合作将加速安全防范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SVAC)国家标准的产业化进程,加强推进智能视频监控系统安全应用,进一步提升中国安防视频监控技术水平。基于这一标准的技术和产品,将作用于国家安全、数字城市、智能交通、商业金融、卫生医疗等多个领域,而中星微电子集团不仅是标准的制定者,而且提供的就是具体的技术和产品。

同年,邓中翰所在的公司连续中标太原安防项目共3.2亿人民币,其中包括中标太原市交警支队7600万元交通管理视频监控合同、2.2亿元的太原市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以及2411万元的太原市21条道路交通监控设备采购项目。凭借着视频监控项目,邓中翰的公司从前几年的亏损开始有了巨额的收益,也成为了中共监控百姓的技术上的帮凶。

或许有中国人会反驳,这么多监控可以让坏人无所遁形,对老百姓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换个角度想,当这些技术被用于追踪定位任何一个公民,是不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个人的隐私在哪里?

事实上,人脸识别技术在美国等一些高科技公司,早就成功研发了,但并没有用于监控,原因就在于这侵犯了民众的隐私权,是对基本人权的伤害。即便西方政府想监控某些人,也要受到限制,即防止其滥用公权力。

但在中共一党专政治下的中国,公权力是不被限制的,中共可以任意侵犯公民的各项权利,并借此逮捕异议人士,而且不少技术的主要功用就是对付老百姓、维护其政权,进而祸害全世界的。从这个角度上讲,美国等西方国家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对中国人来说焉知不是件幸事?!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4-26 5: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