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4月25日 一高级工程师在北京经历了难忘一天

高级工程师刘志春先生。(伊铃/大纪元)

人气: 16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19年前那一天,凌晨5点左右,北京城仍然笼罩在灰朦朦的暮色中。宽阔的长安街上,稀稀拉拉的车辆来来往往,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噪音,间或夹杂着喇叭声,这一切正在打破凌晨的宁静。

时间定格在1999年4月25日。这一天,注定不平凡!

刘志春坐在电车里,头转向窗外,表情凝重。59岁的他,是北京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也是北京市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此时他要去见一位同修。电车路经中南海北街,透过车窗,他隐隐看到已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到了府右街。

高级工程师刘志春先生。(伊铃/大纪元)

府右街的位置很特殊,它紧邻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南海。这一天,法轮功学员要在这里和平请愿,他们希望有一个宽松、合法的炼功环境。

天津事件绝非偶然

连日来,北京各炼功点都在谈论天津事件。事件的起因是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中科院的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杂志上发表歪曲法轮功的文章,部分法轮功学员前往杂志社反映实情,却遭到警察殴打,有45位学员被抓、被关押。

刘志春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他曾身患多种疾病,为了祛病健身,80年代初热衷于练气功,但收效甚微。1992年经朋友介绍,参加李洪志大师当年在北京办的第二期讲法班,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获得健康。他前后共参加过8期李大师亲自传授班;且全家人都走入法轮功修炼行列。

“这次天津事件绝非偶然。”刘志春凭直觉得出结论。

早在1996年,就有《光明日报》事件,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点被骚扰事件时有发生。1997年,中共内部就已经发出文件通知,要求严密监控法轮功的发展状态。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又发出《通知》,再度引发各地公安强行骚扰炼功群众。还有北京电视台事件,武汉电视台事件……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一场阴森恐怖的风暴似乎正在酝酿之中……

刘志春经历过共产党的各种政治运动。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如今要面对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府,他知道后果是什么。他的心情却如同车窗外的雾色,茫然而沉重。

警察慢慢放松了

早晨六点多,刘志春来到中南海附近。此时,府右街已经有很多人,他们静静的站在马路边。

法轮功学员主要集中在府右街,国务院西门外是府右街,南门外是长安街,北门外是西安门大街东段,东面是中南海,不可能站人,长安街也没有站人。(事实证明,后来中共污蔑法轮功学员 “围攻中南海”根本不成立。)

8点左右,警察要求让出人行道。于是,法轮功学员自觉分成2排或3排,留出人行道,前排临街,后排靠墙。年轻的自动站到前排。

马路上,每隔30米就有一个警察,他们看起来有点紧张。但随后慢慢放松了。很明显,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危险,平静、祥和、自律。甚至不需要做什么,有些警察干脆回到车里休息,也有的跟法轮功学员聊天。此时此刻,警民之间竟然显得自然而和谐。

刘志春沿着府右街往南走。一路看到,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自动维持秩序,疏通道路。他们一遍一遍地喊:“请自行车和行人不要在此停留!不要在此停留。”

法轮功学员都站在人行道上,马路上的自行车、汽车,畅通无阻,只有警察在马路上来回走动,并不时地与学员聊天……

人越来越多,却相当安静。他们有的看书,有的炼功,有的在切磋交流,听不到大声喧哗,也没有人随便乱动。即便上厕所,也是2、3人一起,自觉靠边,排队来回。也有人疏忽了,说话声音高一点,立刻就会有其他人小声提醒。听到提示的人,也会赶快调整好音量。

现场的法轮功学员,不管认识与否,就像熟人一样亲切。饿了、渴了,他们就地吃自带的水和食品。很多人两顿饭都是就地吃,垃圾自动放进包里,没人扔垃圾。有的学员拎个塑料袋,捡学员不小心掉出来的垃圾。整个场面理性、平和,他们静静等待着政府给他们一个公平、合理的基本诉求。

初见朱镕基

当天是一个阴阳参半的天气。上午10点多,时任总理朱镕基出来了。他在现场随便指点了四五个代表,带了进去以了解法轮功学员的诉求。这几个学员进去后提出三点诉求:一、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二、给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三、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这几个学员很快出来了。这次谈话只是一般的了解情况,并非正式谈判。里面工作人员说:(大概意思)你们去找几个说话管用的人来。有几位法轮功研究会的学员就准备进去参加信访办的会谈。

沿着府右街由北向南,灵境胡同有一个很大的公共厕所。下午2点多,刘志春进厕所看到,厕所被法轮功学员打扫的干干净净,出来时,听到一位居民说:“嗨,这个厕所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

有一阵,太阳出来了,学员们都很高兴。刘志春继续沿着胡同往前走,那里有一个副食店。一位工作人员正好驾车出去进货回来,说:这么多人,进出竟然都不受影响。这些人素质真好。

走到西门对面的北边,刘志春看到一家祖孙三代站在队伍里,老太太有80余岁,年轻人是她的女儿,怀里抱着一个大约1岁多的小孩。这家人一直站在那里,老太太累了就靠在墙上,后来听说直到晚8点多钟他们才离开。

会出事吗?

下午大约3点,突然30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急急忙忙地从西门出来,手握冲锋枪,站在法轮功学员站立的街道两边。紧接着,一辆黑色轿车从西门出来。车子绕一圈,往南边走了。据说是江泽民的车。

不久,何祚庥从西门出来,对着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讲了一通阴阳怪气的话,企图挑衅。但没有一个人理他,只是对他轻蔑一瞥,继续平静的站在那里。

当天下午3点多,官方开始戒严,外面的人不能进府右街。刘志春从府右街的南边往北走,从北口出来,刚过马路,他看到一辆绿色帆布大篷军车开进靠北海的老北京图书馆。

刘志春一下警觉了,他曾经看到过,89年6.4时,这种大篷军车拉过军人去镇压无辜的学生,一辆车可以足足装载五、六十个全副武装的官兵。他马上问旁边的学员,看到多少辆进去了?旁边的学员答道:有五、六辆啊!

五、六辆?!那就是300余个官兵在里面。江泽民想干什么?刘志春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

途中,刘志春碰见一位相识的老年同修,原是国务院的一位局长,他看起来很高兴,说:“老刘,我看见好多法轮,天上、空中、房顶、树上,到处都是法轮,五颜六色;还看到师父法身,顶天立地啊。”这位老年学员是开着天目的。

刘志春一听,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心情一下放松了。“师父法身在这儿,还怕什么?”他继续往前走,一路不断的听到学员在谈论,有北京的,也有河北的,不少学员是开着天目的,他们也看到师父法身和雪花一样的法轮。刘志春感到彻底踏实了。

万人静静离开

黄昏时,淅淅沥沥的雨飘了下来。大约5、6点钟,5名法轮功学员代表进了信访办。据说这次谈判较严肃,北京公安局也参与了,但具体情况无从知晓。5个代表出来时,大约晚上9点。他们一边走,一边和学员打招呼,告诉大家,天津已经放人,朱镕基总理重申政府不会干涉群众炼功;学员有意见可回当地信访部门反映。

消息一路传下去,大家马上撤离,站了一天了,有的学员都还没吃饭。大约晚上10点,全部学员静静离开现场,只听沙沙的脚步声,前后大约半小时后,府右街一片寂静。有的学员一边走一边捡地上的垃圾,现场连一片纸屑也没留下。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像他们相信的那样结束了。当天夜里12点,刘志春被单位找到。从那以后,他就被软禁起来。

1999年7月1日,刘志春被强行逮捕,遭非法判刑2年。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一场震惊中外的残酷迫害正式登场,并延续至今。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