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土地供应大辩论正式启动 18选项要港人心痛选择

力推公私营合建房屋 议员团体忧当局运用土地早有前设

讨论了七个多月,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咨询文件昨日终于出炉。(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讨论了七个多月,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咨询文件昨日终于出炉,指未来10年要找到800公顷土地,提出18个土地选项,包括公私营合作发展私人新界农地、填海等,供公众“心痛选择”。不过多个民主派政党皆质疑政府已有前设,并非与民共议。

由于历届特首的房屋政策失误,香港楼价节节攀升,2017全年本港楼价升近14.77%,创五年最大升幅。统计处去年公布香港人均居所面积仅为161呎,纳米楼五年增17倍,全港有约20.97万人居于㓥房,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得56.5呎。

针对觅地建屋问题,特首林郑月娥上任后设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为期五个月的“土地供应大辩论”昨日展开,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公布长达76页的公众咨询文件,目标是找到1,200公顷土地,其中要在未来10年先找到800公顷。小组提出18个有潜力提供额外土地的选项,分为短中、中长期和概念性建议。

含棕地私人农地及填海

短中期选项,即未来10年有潜力提供额外土地的选项有四个,包括棕地发展、利用私人新界农地储备、利用私人游乐场地契约用地,以及重置或整合占地广的康乐设施。

中长期选项,即未来10至30年有潜力提供额外土地的选项有六项,包括维多利亚港以外近岸填海、发展东大屿山都会、利用岩洞及地下空间、新界开发更多新发展区、发展内河码头用地,以及发展郊野公园边陲地带两个试点。

第三类是概念性的选项,即暂时未确定可提供额外土地的时间及数据,共有八项,包括发展郊野公园边陲地带其它地点、增加乡村式发展地带的发展密度、于现有运输基础设施作上盖发展、利用公用事业设施用地的发展潜力、重置葵青货柜码头及于葵青货柜码头上盖发展,以及填平部分大埔船湾淡水湖作新市镇发展。

以蓝色为背景的咨询文件以“增辟土地、你我抉择”为题。小组主席黄远辉形容土地短缺问题已水深火热,没有无痛的选择,“所有方案均会对不同持份者,带来不同程度影响。没有选择是无痛的。”

截至去年年底,公屋轮候册上有28万多宗申请,一般申请轮候时间是4.7年。黄远辉指2016/2017年每年平均房屋落成量只有25,700伙,与前10年的平均每年59,800伙,下跌超过五成。未来10年公共房屋落成仅23万7千单位,低于28万的供应目标。以填海造地方式不足以供应,每年只有40多公顷填海。

他指,土地短缺令香港的住屋出现“贵、细、挤”的问题:“一是楼价贵,上车难,买楼不是一般市民可负担;二是公屋轮候时候太长,平均要等4至7年;三是近21万基层市民,包括约3万儿童多住在㓥房等环境恶劣的居所。”

婉拒收回粉岭高球场选择

为释出土地,近期舆论广泛要求当局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咨询文件则指,政府早前的研究提出局部或全面发展高球场方案,但社会有意见认为应该全面保留,或考虑将部分用地改成向公众开放的球场或康乐设施。

至于小组将不少于1,000公顷的私人发展商新界农地纳入“短中期”选项,文件指社会可探讨应否及如何透过公私营合作,更好善用私人土地,例如政府应否在周边投资基建设施,换取发展商提供一定比例的居屋和“首置盘”。

黄远辉强调小组对选项没有前设,不同选项涉及不同持份者的利益,要多管齐下,因此越多意见越好。未来五个月,小组会透过不同形式收集意见,包括举办公众论坛、巡回展览、探访和民意调查,预期年底圣诞节前提交报告,届时会建议一套方案,去解决短中长期的土地供应问题。

政党倡收高球场及军事用地

民主党议员尹兆坚对咨询持怀疑态度,忧政府对如何运用不同土地早有前设。例如社会上有强烈意见要求重划粉岭高球场以建屋,但政府却在同时间推出“私人游乐场契约用地”的咨询“打对台”,意图让高球场球会可以顺利续约,居心叵测。同时,18个选项,大多是中长期才可以发展的土地,“远水不能救近火”,而占地约172公顷的粉岭高球场用地大致平整并可建数以十万个住屋单位,但小组却未列选项内。

对于咨询文件大篇幅讨论公私营合作发展新界农地,尹兆坚质疑是次咨询究竟是否潜在倾向性,意图引导公众支持公私营合作发展模式。

工党亦建议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因粉岭高尔夫球场属于政府土地,政府收回作公共用途并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的争议。

工党认为今次咨询并非真正的“与民共议”,而是以土地短缺、基层住屋困难的问题来为权贵利益鸣鼓开路。该党指,四大发展商(长实地产、新鸿基地产、恒基地产及新世界发展)持有的农地,有1.05亿平方呎,即978.27公顷,较政府的土地储备还要多,当中更包括不少棕地。现时建议的公私营合作,由政府提供基建设施及放宽地积比,换取发展商交回部分单位作资助房屋用途,令公众难以监察协议及选址的准则。该党建议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条例》,收回遭破坏而难以复原的私人农地。

工党又指,咨询文件遗漏收回闲置军事用地。目前香港有19处军事用地,占地2,700公顷,包括九龙塘、何文田枪会山、新界石岗及港岛中区添马舰等。社会上一直有声音要求发展以上地皮。

社民连批评今次“土地大辩论”是假咨询,指在未展开咨询前,从特首林郑月娥到各级官员等已不断渲染“公屋供应不足”、“㓥房儿童好惨”的说法,意图合理化填海、开发郊野公园、公私合营合作释放地产商囤地、货柜码头建屋等等极具争议性、或基本上必然沦为官商勾结的选项;并在基层市民住屋需求与环保团体、反对官商勾结者之间制造假对立。但对于社会已有广泛共识的选项,例如收回私人游乐场如粉岭高球场用地、棕地、政府闲置地,却屡次强调发展难度。

社民连要求政府在停止卖地、公地公用、善用土地的前提下,优先使用闲置官地、私人游乐场用地、棕地、地铁上盖等;冻结棕地及囤积农地之用途,以《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尽快解决丁权问题,释放预留给丁屋的920公顷土地。

郭家麒议员批评今次咨询文件纯粹是为政府提出公私营合作发展地产商囤积的农地铺路。他又担忧当中比较优质的土地会预留给私人楼宇,较差的土地则预留给公屋。

谭文豪议员指小组强调土地不足,但现时地产商有1,000公顷土地,而政府未有使用土地收回条例收回有关土地。如果收回有关土地,或收回比较大块土地,所需金额只需1.3亿元。填海是最后手段增加土地。

学者:公私营合作须合理

曾任上届政府长远房屋策略委员会成员的经济学者关焯照表示,当年长策会估算10年需要建28万伙公营房屋单位,只是欠2.5万个单位不够土地,现在情况更差。对于四项短中期选项中最受争议的公私营合作模式,他称要先厘清一些原则:“处理公私营合作真的要很小心,透明度要高,条件要公平,一旦给人的感觉是优惠地产商就大件事了;活化项目是否以公共房屋为主呢?建私人屋宇占的百分比是多少呢?将来基建成本如何分摊呢?要有合理性。”

他并认为,政府应同时考虑以土地收回条例,收回发展商的农地发展,但这样做可能遇到司法复核。

环团倡减输入人口遏炒楼

在土地供应小组举行公众咨询记者会前,环保团体“环保触觉”到场外抗议,批评咨询有前设立场。环保触觉义务总干事谭凯邦认为18个选项以外应加入“控制外来人口”及“打击(楼宇)炒卖”,令选项增至20个。

他表示,小组经常强调香港未来欠缺1,200公顷土地,但据《香港2030+》的推算,大部分数字是来自所谓人口增长。他重申,若人口增长减少一半,如减少单程证来港、输入大陆专才及大陆学生等人数,土地需求会减少至1,050公顷,“换言之差额只有150公顷,一个部分的高尔夫球场已解决到。所以我们认为今次的土地大辩论是基于一些错误的前设。”◇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