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四·二五经历

作者:李琳(化名)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清华大学建筑馆,在《转法轮》精装本首发式上讲法,并与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合影。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清华大学建筑馆,在《转法轮》精装本首发式上讲法,并与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合影。

    人气: 19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9日讯】我是1996年3月在北京清华大学就读硕士研究生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家人有93年参加过师父早期学习班的,当时我一度以为法轮功是普通气功,但在96年中国新年回家时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我特别震惊,书中讲出了无数天机,是我在西方宗教中百思不解的,也从来没有任何人透露过的。耶稣曾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而大法是宇宙的根本。

在如此高深的大法中修炼的美妙难以言说,在师父的大慈悲与大智慧教导下,通过每天参加学法炼功,都能感觉自己在变得更好,逐渐地更接近自己真实的那个善良本性。这真是幸运而幸福的快乐时光,无论身心都在巨变。

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就留校了,到99年时,已经修炼3年了,当时在校的职称是助理研究员(注:中级,相当于讲师)。那年,我亲历了四·二五府右街上访。

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清华大学法轮功炼功点的部分学员合影。(作者提供)
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清华大学法轮功炼功点的部分学员合影。(作者提供)

山雨欲来 何祚庥发文攻击大法

我记得,那时候,周末都会有比较多的大规模户外集体炼功,大批的新学员在走入修炼中来,整个修炼形势发展很快,师父接连在98年出版了《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欧洲法会讲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新加坡法会讲法》《瑞士法会讲法》《洪吟》6本书,并在99年2月和3月分别在美国西部于洛杉矶法会、美国东部于纽约法会讲法,以后也整理成书出版。

1999年4月初的某一天,下班之后,我听说了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连襟何祚庥于天津师范大学的青少年博览杂志发表攻击气功、尤其针对法轮功的文章的事情。

这件事挺出乎我的意料的,因为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公开的,书籍啊,炼功活动啊(那时候都是户外炼功),集体学法啊,开法会啊(有大一点规模的,也有比如学校内学员自己组织的)。国家也是明确有对气功“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的三不政策的。

而且,之前98年5月已经发生了所谓的北京电视台事件,即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利用该台记者在北京玉渊潭法轮功炼功点采访炼功学员时的镜头,播放科痞何祚庥对法轮功的诽谤事件。

记得那时候,北京学员为了维护大法有人就去电视台澂清过真相,以挽回影响。我聼学校里去过电视台的弟子讲,北京电视台看到来了很多学员,开始吓得够呛,因为他们不知道学员衹是抱着讲清真相的态度去反应情况的,根据他们的经验这么多人来是无法应对的。

但学员冷静祥和的态度让他们平静下来,学员跟栏目组讲诉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实例,让电视台特别感动,说没见过这么好的人,然后6月2日,电视台重新播出了关于晨炼有益健康的内容,里面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动作,正面报导了法轮功。事情得以圆满解决。

这件事之后,我认为北京对于法轮功的认识都已经清楚了,各界也都知道这个科痞何祚庥是在造谣,他怎么又能跳出了挑起事端呢?谁指使他的呢?又是谁给他的市场呢?

天津警察打人事件引发四·二五上访

果然,4月22日发生了天津警察打人事件。户外炼功的法轮功学员遭到警察驱赶,一些学员被殴打,45人被抓捕。事情传到了北京,我们就知道了。

事实上,对于学员修炼干扰、有个别人想利用挑起事端为自己向上爬赚取政治资本的事情,在各地一直都偶有发生。之前清华也有这样的人,但学校里的炼功人都是成绩好表现好的学生教师,没有系院领导愿意对这些人出手,所以都是不了了之了。

但天津事件比较严重,打人了,这是以往没有过的。周六4月24日在校内炼功后,我们炼功点的学员交流了一下,大家都觉得要去反应一下真相,那就去信访局吧。于是,4月25日周日大家就利用休息日各自出发去了信访局。

当时我已经怀孕了,去的不怎么早,坐公交到了信访局附近的府右街时,已经来了不少学员,大家秩序井然地站在街道边上,给行人留出走路的空间。我原还想能进信访局,但看到来的学员不少,相信没有地方装得下这么多人,就在路边找了个地方等消息。

我先生打电话问我去了多少人,我当时真说不清楚,看出来是比较多,但也不奇怪,因为修炼人多啊。那时,家家户户、单位街道,哪里没有修炼人呢?现代医学有很多病是诊断不出治疗不了的,我自己修炼前长期低烧、体质很差,就解决不了。而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提高素质的奇效,是没有什么科学方法能达到的。

修炼人在哪里都差不多,就是拿本师父的书看看,有累了的找个角落坐下打个坐炼会儿静功,或者彼此交流一下修炼心得。时间慢慢就过去了。

修炼没有花名册,我们想去上访都是自己去,没谁提要求,都是自发自愿的行为。也没有谁去组织,自己走自己回,我周边有一两个认识的人,多数人不认识。警察在路边抽著烟,其实就是摆个样子,不需要维持什么秩序,挺悠闲的。

本以为中午就能解决讲清楚的事情,其实也拖了挺长的时间的。事后聼一个北京大学的弟子说,她因为去得比较早,站在了中南海的正门旁边,见到了朱镕基总理。

她说,总理出来见到来了很多人,就问:你们为什么事情来?学员说是为了天津打人事件来反应情况的。总理很奇怪,问学员:不是有三不政策吗?允许你们炼功啊。

总理又问,谁让你们来的?学员说没有人组织,都是自己来的。总理就擡手点了几个人,让这几个学员进去谈,讲讲来龙去脉,说说有什么要求。

学员的要求就是:结束公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正在增强的骚扰,并释放天津被捕的学员,给予合法修炼权利。

到了傍晚时分,传来消息,说总理已经答应了学员的要求。学员们于是准备散去。我看到,有搞环卫的学员推来垃圾车,大家都把自己附近清理干净。这是我们的日常行为,在户外炼功时都会自觉打扫一下。

然后,我就跟着人流往公交站慢慢走。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我突然觉得地上怎么脏了,原来我已经走出了学员上访区域,进到了一个市场了。比较后我才意识到,我待了一天的地方真是被学员自觉维持得很好。唉,看这个一般常人待过的市场,人流散去后只剩遍地的包装箱包装纸等等垃圾。

北京城挺大的,我们学校又在郊区,坐上公交时都晚了,我在车上有些担心什么时候能赶回学校,而且进了学校后还有很远才到宿舍。但感觉那天车很顺,时间似乎走得慢了,我赶在关门前进了宿舍。

后续

在整个四·二五事件期间,从听说何祚庥写造谣文章,到上访时,我的心态都非常平静,也许这是我在整个修炼中最心态平静的一段时间。我没有怀疑过自己修炼的正确性,更没有想过会有后来天倾地覆的镇压,也不知道我在清华的这些志同道合、一生中最好的修炼朋友们将会遇到这么大的磨难。

师父在四·二五后又陆续出版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新西兰法会讲法》《加拿大法会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4本讲法,我常想,慈母会对孩子“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师父那时一定时时担心弟子们能不能走过来,想给弟子准备更多更多吧。

之后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1999年7月发生了720事件,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而610的头子李岚清亲自坐镇清华,清华大学沦为迫害的重灾区。明慧网上披露出来的衹是冰山一角。

有多少风华正茂的清华学子教师被劳教、判刑,迫害致死。我也被迫提前离开了学校,经历过多次被单位开除、警察抄家、监视居住等,流离失所辗转各地,最终在2012年来到了自由的法国。

往事历历,如今已经过去19年了。有人问我,有谁会记得他们吗?会啊,我记得,朋友们记得,亲人们记得,历史也记得,桩桩件件都记在心里。请问,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遇到万年不遇的正法大道,怎么有遗憾?

清华的校庆是4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本文一并献给这所名校坚守信仰中的弟子们。愿慎终如始,不负今生。

责任编辑:关宇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在集会上发言。(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纽约地区部分中西方法轮功学员共上千人,在华人社区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19周年暨声援全球三亿中国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 18年前的4月25日,在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前,一万多人静静地站着,他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秩序井然;而警察就在旁边谈笑风生。当天晚间,这群人又静静地散去,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这些人所展现出的精神面貌,让全世界为之震撼,也让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们走入法轮功修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