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49: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下)

作者:古金

图49-1:河南周口鹿邑县老君台。1938年日军攻占时,13发炮弹打到台上均未爆炸,日军吓得全体跪拜,59年后日军老兵立碑纪念。

    人气: 84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四十九章 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下)

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的老君台,始建于汉代,故初名“升仙台”。台高8.84米,台底面积765平方米,32层台阶,加上正殿前一层,恰为33层,正合道教祖师老子升33层天之说。

1938年6月1日(汉历五月初四)上午,一队侵华日军从安徽毫州向西进发到鹿邑县城东的营子寨村。在离县城墙三华里的地方,日军望见城内有两个高大建筑,以为是防御工事,开炮。一炮就炸碎了左边的高楼,再炸右侧高台时,连发12炮,竟然都没爆炸。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日军面面相觑,炮手也吓得不敢再放了。指挥官气急败坏,亲自放了一炮,又没响!再看城中没有军队动静,就扑向高台。

日军摸到台上,见空无一人。多发炮弹被殿墙弹落在地上,把墙打出了几个大坑,有一枚卡在柏树上,还有两发在上面的薄墙穿入,一枚卡进房梁,另一枚竟然落在了老君的神龛上。当时大殿后边有两间小殿,其中一间存满了黑火药,这些炮弹只要爆炸一枚,就能引燃火药库,老君台就不复存在了。日军看明之后,纷纷向老君像跪倒,全体磕头请罪,还祈求老君保佑自己平安回家。

上个世纪80年代,一位日本老人来这里叩拜,他告诉人们他就是当年日军的炮手梅川太郎。以后他多次到这里参拜谢罪。1997年,梅川和战友在日本制作了和平方碑空运过来,四面用中文正体、简体、日文、英文分别写着“我们祝愿世界人类的和平”,恭敬地立在老君台前。

当地人罗永年清楚地记得,当年他们在老君台上只找到了12发日军炮弹,和梅川太郎13发的说法有出入。但是到了2002年,老君台西南角被雨水泡塌,修复时挖出来一颗同样的日军炮弹,完成了对神迹的历史性证实。这枚炮弹腐蚀严重,不便保管,就交给县武装部。武装部引爆时,爆炸力依然强劲惊人,有录影为证。

神迹就是这样,那是高维空间的实情,却不能轻易在人间显现,只能是偶尔露真容。因为凤毛麟角般地稀少,所以十分珍贵。

还有一个与毁佛毁道相关的神迹是林彪炸庙。

图49-2:1969年林彪派人去五台山建别墅,炸庙时的照片竟显现出菩萨,两年后林彪一家三口叛逃坠机。

1969年,林彪派人去五台山修建秘密别墅。来人看中了五郎庙和金刚窟的绝佳景地,下令三天内清空周围僧侣百姓,而后调工兵爆破施工,将原庙所有塑像、建筑、文物,一概就地炸毁。摄影师现场拍照,冲洗照片竟然看到爆炸烟尘中有菩萨显灵!在五郎庙炸毁的废墟上,建造了茅蓬山庄,林彪一家就来住过一次。1971年,林彪带着妻儿叛逃,在蒙古机毁人亡。

上面的珍贵照片,如今就供在五台山显通寺内。神佛如此显灵,向近代被无神论欺骗的世人敲响了警钟。

看到这里也就不难明白,1942年10万远征军征战缅甸,4万多惨死野人山,与主帅杜聿明连炸200来座佛塔的内在因果。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8: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

13. 家国在召唤,陷落野人山

上一章我们讲到,1942年金星守牛宿的天象之下,在缅甸战场上演了“将军陷魔咒”、“将军作乱”的奇怪悲剧:中、英、美盟军,谁当老大谁犯傻,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妖言搅局,美国派来的史迪威瞎指挥打乱了战局,中国远征军实际掌权人杜聿明昏招迭出,三次陷害建立奇功的孙立人,又三番暗中违抗蒋介石电令,竟然把远征军主力带入野人山死地。

寻根问源野人山

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脉的末端山地,喜马拉雅山系在缅甸的余脉,是广义的野人山。广义野人山范围较大,包括缅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区。戴安澜率200师撤退,钻行的是野人山的东部;孙立人率新38师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当时人们也这么叫,后文我们可以看到,身处局外的锡金国王,在致词中也是这样郑重阐述的。而今我们还原这段历史,也是从宏观上俯瞰整个广义的野人山区。

图49-3:1942年中国远征军撤退路线简图。

人们常说的野人山,一般是指狭义的范围,特别是缅甸战争的局内人,往往把野人山在密支那以北的地区,那片最广袤的、只有零星野人居住的原始森林叫野人山,包括胡康河谷地带。胡康河谷,缅语的意思就是魔鬼居住的地方。

在古代,如今的缅甸地区是中国的领土。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七擒孟获时到过这里,设置管辖,播种文明。明太祖朱元璋,在今云南以南的缅甸、老挝、泰国一带设立6个宣慰司,缅甸基本都在大明的版图之内。清朝时,缅甸又成为清朝的藩属,后来被英国武力占领,清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不平等条约,承认缅甸为英国殖民地。

到了民国时期,狭义的野人山区还是中国的领土,后来中共巨头周恩来为改善中共的恶劣国际形象,讨得缅甸的支持,就瞒着国人,把这些地区逐次地、偷偷划给了缅甸,这份卖国的大礼,在当时完全令缅甸意外!在《第四十一章 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中讲过,割地卖国是逆天大罪,仅次于灭佛,这些罪业不会像常人想像的那样随着时间而流逝,在天法中,罪业会随着时间的推延发酵,就像前面讲过的南京大屠杀那样,都在等著最后天象下的清算。

图49-4:狭义野人山区在民国时还是中国领土,被中共无偿送给了缅甸。

魔影憧憧应天谴

从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到1942年民国艰难防御,只剩下西南西北半壁江山的民国,战略物资只够维持3个月,全靠外援支撑,而沿海均被日军占领,国际援华物资只能通过滇缅公路运输到国内。远征军去缅甸抗日,主要也是为了保住国际补给线,但是开战不到2个月,远征军就陷入大败的局面,蒋介石理所当然要把当时国军最精锐的远征军召回国内抗日,这是家国的召唤。

上一章我们讲过,如果杜聿明遵照蒋公两次急电的指令,火速沿大路撤回国内,整个远征军和全套机械化装备应能全身而退,可是杜聿明好像中了邪:先是贪财不要命,耽搁十来天抢占英军留下的战略物资和紧俏商品;同时三次加害孙立人和他的新38师,把他们往死里整;而后被日军先头部队断了归路,又命财两不要,命令远征军主力穿行野人山——魔鬼居住地,表面上在听从蒋公的命令,实际像在听从魔鬼的召唤,在应验当年金星守牛天象的天谴。

14. 伪装仁义救伤患,杜帅一谤孙立人

前面我们提到过杜聿明第5军新22师第65团少将团长邓军林的回忆录。邓的回忆录中,不但不提孙立人的救命之恩,还把第5军对孙立人的诽谤记录下来:“当部队进入森林前已到了公路尽头,发现路旁空地上有远征军长官部和新38师扔弃的小吉普车30多辆,还有几辆卡车,有些汽车已被破坏。”

“有辆汽车上还有孙立人部队遗弃的重伤患三名,其中一人尚能爬著找东西吃。军长杜聿明看见,马上找到正在指挥部队撤退的廖耀湘,当面指示他派担架队收容这三名重伤兵,并规定任何部队不准遗弃伤兵;所有汽车要彻底破坏,不得留给日军使用。”

大家想想这可能么?孙立人的38师全部在他们后面掩护撤退、拼命阻击日军两三个师团的追击,怎么可能跑到他们前边去了?运输汽车都被杜聿明掌控著,孙立人的伤患都得步行,撤退在前面的伤兵,怎么可能是孙立人新38师的弟兄?

回忆录中展现杜聿明救护伤兵的爱心,杜真是这样高大上么?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刘桂英老人这样讲:1500名伤患杜聿明没法带他们,自己爬山都困难,更没法抬担架,反而问这些伤患怎么办。伤患要汽油,就发给他们汽油,伤患自焚后很多日,焚烧的味道经久不散,所有路过的士兵,都自动去磕头祭奠……谁命令给他们发汽油?谁胆敢私自给伤兵发汽油?唯有独断专行的杜聿明自己!

邓军林还说没有看见那三个“孙立人新38师遗弃的”伤兵,是听说的。听谁说的?全军都那么说。标准口径出自谁?显然是亲见伤患、亲自处理的杜帅之口,可见杜聿明对孙立人的嫉恨。

孙立人的队伍是怎么对待伤患的?后面我们会看到,那真是高山仰止,在人间留下了辉煌的见证。

15. 最终获救无感恩,杜帅二谤孙立人

孙立人新38师的3个团被分割使用,完成掩护第5军主力撤退任务后,孙师长带着114团,反方向向南急进,赶往温早去营救被围困的112团。日军万万没想到新38师会杀回来,回温早来反包围。激战一昼夜,日军被击毙800余人,在向南溃逃的同时,派大军迂回到温早北面截住新38师的回国之路,企图南北夹击予以歼灭。而孙立人立即率部秘密向西撤往印度。一路在森林和高山峡谷中行进,甚至昼夜在齐胸深的河流里蹚水而上,终于得以暗渡钦敦江,再次击溃赶来的敌军,在雨季提前到来的前一天到达印度,此时已经昼夜行军作战20天了。

新38师在印度历经波折,再次获得世界赞誉。在获得英军补给修整之时,孙师长得知第5军被困在野人山还没出来,马上决定营救,一面偷偷派人潜入缅甸森林寻找,一面要求英方提供飞机搜救。英美根本不愿意救,他们知道杜聿明的军队是一再耽误才被日军截住的,这支贪抢物资的匪军他们根本看不起。在孙立人一再请求感化下,盟军才开始派飞机,多次搜寻,才偶然在一个晴天发现原始森林中有人活动的踪迹,开始空投。

孙立人得到第5军消息后,马上派112团周友良连长率领全连士兵及军医,携带粮食、担架、药品、衣服等,分路进入野人山,向缅甸新平洋方向展开搜救,并在沿途建立了多个补给站。

周友良发现友军时,见他们个个骨瘦如柴、形同乞丐,精神萎靡,都走不动了,唯有一个坐在担架上的大胖子,在瘦骨嶙峋的人群里特别突出,胖得吓人,像画中欺压小鬼的大胖魔鬼。上前问了半天,才知道大胖子竟然是杜聿明,得病全身浮肿。赶紧用药,然后用担架抬着,对其他人或抬或搀,这样一步步地救出了野人山。

当时,搜救连奉孙师长命令,只给友军熬稀饭吃,以免这些饥饿日久的人撑死。其实,这只队伍得到空投后,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第一次猛吃不止而撑死了。但是后续走出来的人不知道,在军中大骂孙立人,说:“他们的部队吃饭,让我们喝粥!”杜聿明知道实情却不制止,任诽谤蔓延开去。

16. 英军蔑视不救济,杜帅三谤孙立人

杜聿明被孙立人派人抬出野人山后,以为能得到与新38师同样的待遇,结果英国根本不给他们补给。在英方看来,杜聿明这支远征军先做劫匪,后成乞丐队,精良装备全部自毁不说,战斗力全失,是十足的难民,不配得到军方的标准补给。是新38师把自己剩下的米粮、衣物、药品器具送给他们,才得以过活。

杜聿明的残军开始大骂孙立人崇洋媚外,巴结洋人又给他们使坏,克扣他们的给养。

史迪威很快把他讨厌的杜聿明送回国,然后开始和孙立人着手训练远征军。

17. 山林遍布魔鬼影,杜帅屡下“杀绝令”

野人山到底吞噬了多少远征军的生命?按照杜聿明的“精确”统计,野人山大约死了14,700人——那是杜帅推脱责任的谎言,很多零散部队跟着杜帅走,他都没算进去。

比如远征军新28师第83团的杨励初团长,他和孙立人的新38师同属于第66军张轸军长的麾下。杨的杂牌团负责在行军中掩护第5军,走在最后面,加上新28师师部的直属部队,有5000多人跟着杨团长走,也都是徒步跋涉,足见杂牌军的地位。他们在撤退中曾用电台联系上孙师长,请教撤退方法。孙师长让他们杀出一条路回国,杨说无战斗力;再让他们和负责总掩护的新38师113团合兵一处,杀出重围去印度,他不敢;又让他们向东撤到云南,他害怕东路日军。最后杨团长还是遵照杜帅的命令走野人山回国,最终只剩下130多人,死亡率达97%,战斗力全失,伤亡率和杜聿明的军队一样,达到100%!杨团长在途中也得了赤痢,几乎丧命。后来杨在昆明见到孙立人后,放声大哭,痛悔没听师长之言……

从宏观上看,10万远征军入缅,战死1万多,生还3万多,考虑有失踪成为战俘的,4万多人白白死在杜聿明的军令之下。

泥沼、山洪、瘴气、毒草、毒虫、蚂蟥、蚊子、马蜂、蚂蚁、毒蛇、蝙蝠、野兽、野人,都在吃人;猩红热、登革热、回归热、疟疾、痢疾、流脑、伤寒、脚气、破伤风、寄生虫……饥饿、感染和各种疾病,把这些中国最精锐的士兵,这些20岁上下的青年,折磨得没有人样,有人绝望自杀,有人为了不连累战友而自杀,更多的人顽强地坚持下去,一路走,一路死。

保存体力就是保命。杜聿明不让抬伤病兵,开始是给伤兵发汽油,后来任伤患被野兽和蚊虫啃食,而他自己,得病后却一路躺在担架上。给他抬担架的,直接累死的至少有20多,累伤的更多。累伤了,还能走得出去么?

奇怪的是,杜帅的每一个命令都把远征军推向了最坏的结果,都是在斩尽杀绝。

1)命令孙立人新38师:同进同退,最终要走野人山

杜帅拒绝孙立人掩护之后撤往印度的要求,命令他们和主力同进同退。要不是孙立人抗命,他们走在最后面就是日军不追,死亡率也必然超过新28师杨团的97%,何况日军穷追堵截,一定要全歼孙立人的队伍报仇。

2)命戴安澜的200师:从东线北撤回归军部,走野人山

戴安澜4月25日彻底收复棠吉后,26日接到命令:放弃棠吉,沿东线追击日军。29日戴安澜在雷列姆周边布置好,30日拂晓准备进攻日军之前,突然接到远征军参谋团发来的命令:撤退!就近向东回国。当时这条东归之路相对最好走,风险只是闯过一条公路。

迟疑之间,又接到杜聿明的军令:从东线北撤,和军部合兵一处,一起撤退。戴安澜当然要听上级主帅的命令,于是舍近求远,北上野人山。是他走到后来,发现不对,抗命,要求自行选择回国路线,这样才在北面突破了五条封锁线。在最后一战,戴安澜中弹,感染而死,全师回国后剩下4000人,死亡率44%,而且都是战死、是烈士。如果戴安澜完全遵从杜帅的命令,死亡率同样会超过杨团的97%!甚至会全军覆没,因为他的行程太远,从图49-3的撤退路线图中可以看到。

图49-3:1942年中国远征军撤退路线简图。

3)不准士兵向回走,全进野人山

初进森林,很多士兵发现没活路,就往回走,准备出去跟鬼子拼了,那样还有活的希望,就是战死也是烈士。杜聿明马上叫人追赶,把这些人拉了回来,命令不许走回头路,一定要跟着他走。

4)命军部和新22师:避开200多日军,走野人山

杜帅命86师为前锋去打密支那,他带着第5军军部和精锐的新22师随后,在从英多去孟拱的道路,被穿插进来的200多日军挡住。新22师当时还有7000来人呢,第5军直属部队还有几千人呢,杜帅却下令,避开敌人不打,钻入深山,走上死路。

5)命96师:避开500多日军,走野人山

余韶奉命率96师去攻打密支那的日军,到了孟拱,探明密支那仅有500多日军,可是杜帅变卦,让余韶7000多人避战,放弃密支那回国的大路,走野人山去孟关。

6)命96师:再返回密支那,渡江回腾冲

余韶到了孟关,杜帅又电令:返回密支那,渡过伊洛瓦底江,再翻山越岭回国内——这是死路,余韶知道伊洛瓦底江有日军游轮巡逻,偷渡不易,即便侥幸成功,腾冲一带已被日军大队占领,岂不自寻死路?于是回电抗命:希望自行选择回国路线。

7)命96师:焚毁车辆走山路,抬大炮回国

杜帅对远在孟关的余韶,只能任其抗命,但是追加命令:烧毁车辆,走野人山小路,一定要把大炮抬回国!

这道命令,表面看起来,太匪夷所思,但是,又深合杜帅卑鄙的为人。

说命令匪夷所思,原因有二。其一,原来大炮都是拆散了由骡马驮著走山路,负重的骡马经常滑倒摔死,何况雨季在森林地带爬山?现在骡马都吃光了,让精壮士兵抬大炮,拿人当畜生使,这一路回国,地图上的直线距离400多公里,还要穿越野人山,翻越高海拔的高黎贡山,抬着大炮走?这明明是把人往死里整!其二,看图49-3的远征军撤退路线:其实身处孟关的余韶96师,离印度已经很近了,而且他们走的是简易山路,去印度很容易,而此时杜聿明军部已经偷偷决定去印度了,他为什么不让96师去印度呢?这太令英美人费解了。

说命令深合杜帅为人,因为他是偷偷去印度,不能公开,必须让96师遵照蒋公命令公开回国,以掩盖他偷偷去印度的阴谋。让96师抬大炮,是保全一点点中国当时最精良的装备,向蒋介石表忠心,掩盖杜帅自毁机械化军备的罪责。整死多少人他不管,只要表面上向蒋公效忠就行了。

抬大炮直接累死了上百人,累伤无数,在军兵提议之下,余韶最后不得不抗命,埋掉大炮,全师士兵才有了活路。

8)命96师副师长:在印度门口,横穿野人山,找师长回国

96师副师长胡义宾跟在杜聿明后边,一直走到了大洛,离印度很近了。他们追上杜聿明,像劫后见了亲人一样,可是杜帅变脸了:责令胡的队伍,返回头再走野人山,去找师长余韶归队。结果胡折返野人山,被日军赶上,遭伏击牺牲,少量败兵逃走。

96师是杜聿明的部下,他们之间很默契,没有仇啊,为什么像死整孙立人的部队那样,死整96师呢?

杜帅就这样,像中了诅咒一样,不但向自己的前锋部队96师连下毒手,还把黑手伸向了身边直属部队、亲兵卫队,以及护卫他的新22师,让他们钻野人山的密林深处。本来不太难走的通向印度之路,对他们就变成了吃人的迷宫,雨季暴雨滂沱,疾病肆虐,这一路人的死亡率,竟然远高于路途最远的、穿行野人山、翻越高黎贡山的96师!

可见杜聿明完全丧失了理智,对远征军的命令,都是斩尽杀绝的毒手,和以前远见卓识、英勇无畏的英雄将军,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人了!远征军也像中了诅咒一样,被杜帅一步步拖进了野人山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

远征军厄运连连,如同遭受天谴一般。为什么会这样?人间得犯下多大的罪业,才有这样的天罚?余韶师长的回忆录,展露出一个惊人的因果——

18. 杜帅毁佛,速成恶果

余韶在回忆录中写道:“平满纳汉(老平满纳)西南丘阜地上有一宝塔群,约二百座上下,大小不一,用白色混合土做材料,在地面上塑一圆柱,柱上塑一大圆球,球顶装一玻璃盒,内置宝石,贵贱不一。”

“四月七日,杜聿明来此察看地形,命我师工兵营将这群宝塔及自平满纳汉以南至列威间的一切坚固建筑物悉数炸毁。这是为了在我军转移时,免得敌人利用这些物体掩护进行抵抗。我认为敌人不会利用这些宝塔。杜严肃地说:‘这是个有效措施,必须执行。’又加派军工兵团的一个连,携带炸药前来协助。”

去过缅甸的人,可能马上会明白:余韶描述的这种宝塔,是缅甸的简易佛塔!缅甸是佛教国度,几乎人人信佛。

在《第十四章 古刹与天象的见证:正法兴,国运盛》里,我们展现了中国古代13次盛世出现的一致根源:“佛道正法大兴”;在《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中,我们讲述了历史上三武一宗灭佛的雷同恶果;在本章开头,又引用了两段毁佛毁道时的警世神迹——由此看来,杜帅下令一天炸毁200来座佛塔,这个毁佛的大罪,虽然比不上灭佛的天大罪业,在人间也是屈指可数的啊!罪业之大,下毁佛令的杜军长一个人是偿还不清的,实施爆破的士兵也是担当不起的,天谴,降临在整个第5军的头上。

19. 人间看功过,上天有法则

读者可能会说:这不公平啊!很多远征军官兵不知道此事,为什么要替下令毁佛的杜聿明分担罪业呢?

其实,这是人的想法,天法可不是这样衡量的。人间就是迷,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只要做了坏事,就必须偿还,只要做了好事,未来或来世就一定有福报——当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坏事,罪业肯定比故意做恶的罪业小。

肉身易主,判若两人

那为什么杜聿明这么大罪业还逃过了这一劫,得以善终呢?而无辜的远征军4万多却惨死野人山呢?其实人间不知道,杜聿明在炸毁200来座佛塔之后,灵魂主体已经被打入地狱了,从这种意义上说,真正的杜聿明已经死掉了,而撒旦魔灵就进去了——前面我们一再讲:杜聿明前后判若两人,从一个在中国鼎鼎大名的英雄将军,变成了一个怯懦愚蠢、恶毒阴损的小人,昏招迭出、对远征军屡下死手,其实,那都不再是杜聿明本人做的,而是那个肉身中的魔灵刻意而为,为什么一定要远征军走野人山——那个魔鬼居住的地方呢?就是要把他们吞噬在那里。

余韶的回忆录中写道:“士兵之中,有发狂的,如有一小孩,年约十五六岁,自称炮兵团勤务员,要求同我回国。我要他跟着走,一过桥他就折转头狂奔,如是反复数次,时笑时哭,精神失常。”

这个小孩的表现,是魔鬼们在向远征军展露手段。控制人的思维,是它们祸害人的惯技,它们要把这些受到毁佛诅咒的第5军困死在这里。一群一群撒旦,在高于人间的时空里群魔乱舞,但是不会显露在人间这个空间。96师副师长胡义宾何尝不是这样被害的?眼看快要走出野人山,要到印度了,杜帅让他们转向,再进入野人山去找余韶,翻越高黎贡山回国。从大洛到孟关,本来八、九天的路,胡义宾走了35天,大部分时间在森林里转圈圈,3000多人饿死、病死大半。等他们再走到孙布拉蚌,就被日军赶上伏击,胡义宾阵亡。

人身被低层魔灵控制之后,会疯疯癫癫地跟跳大神的巫婆一样,而越是高层魔灵,控制人身之后表现的越“理性”, 越让常人看不出来。杜聿明毁佛罪业太大,所以占据这个肉身的是高层的撒旦,表面上看很“和善”,可是每到关键的时候,他使出的招术就是最害人的。直到这个肉身的阳寿尽了,天地才会清算躲在其中作恶的魔灵。杜聿明的这种情况,和当代迫害信仰灭佛的江泽民非常相似。

遵从毁佛,在劫难逃

那么,诅咒为什么要降临在那么多无辜的远征军身上,要让他们分担杜聿明毁佛的大罪业呢?这样公平么?

天法是公平的。杜聿明为什么能一言毁佛?听命于杜聿明的第5军士兵,是杜军长强大的基础,杜的权威,是第5军整体烘托出来的,毁佛是杜军长代表全军的整体干的,在上天看,整个第5军,都是和杜军长一伙的,所以毁佛的大罪人人有份!

撤退的时候,第五军的96师、新22师,军部直属部队,后来的200师,至少开始都是按杜聿明的路子撤退,那就都是杜聿明那路人,所以都在天谴诅咒之中,要灭掉。当今跟着中共灭佛一路走来的人,最终结局也将是这样,这就是人间未来最大的劫数!

地网天罗,何以解破?

谁不在毁佛的天罚诅咒之中啊?不属于第5军的、并且对杜帅抗命的孙立人新38师不在其中,也就不受这个天谴。后来戴安澜、余韶相继抗命,自谋生路,200师、96师才有活路。

那么为什么杜聿明和一直服从他的廖耀湘,尽管损失最惨,也能活着走出野人山呢?其实,本来他们是要被折磨到最后,一个不留,都要烂在野人山里。他们的队伍一路上损失最重,因为受到的诅咒、天谴最重。佛慈悲众生,不亲自惩罚人,而佛教的那些天龙八部护法,对毁佛罪业是绝不轻饶,所以在放任低层撒旦魔鬼去惩处他们。在低层,撒旦不但操控他们的思维,还摆下魔阵围困;在高层,有佛教护法布下的天网,所以这一路是无论如何也走出不去——真正获救的原因,是孙立人要救这些袍泽兄弟,要救屡屡加害他的杜聿明,此念一出,天罗地网便逐次解除……

这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么?是救人的善心感天动地么?不全是。换了别人,救人的心念再精诚纯正,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什么孙立人可以呢?不仅仅因为他曾经是诸葛亮,有累世修行的威德,更因为他的生命有更为天机的一面,将在后文展现。(未完,待续)@#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2年远征军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酿成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悲剧,而今很多人却要把这段耻辱,描述为悲壮的铺路、胜利的奠定——冷静想想:4万多人惨死魔鬼谷,无谓的牺牲,哪有正面意义?日军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并没有逼国军进去,他们是逼国军决战,结果杜聿明胆小走进去躲难,连日军都深感意外。
  •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
  •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人们常说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种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将注定生命的未来——这个过于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历史的真实演义中才能形象地展露开来。当然,穿越历史时空的天机,过去只有那些独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 如此“天人合一”,难道南京大屠杀是顺天而行么?绝不是!那是人间一场失控的、逆天的、弥天的罪恶——但是,为什么却应天象而出,顺天象而结束?
  •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内战。
  •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天责帝君”:中华的天子,是华夏正统国掌握实权的人,是天赐权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荧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么,1937年的荧惑守心天象,显然是蒋介石的劫数,为什么蒋公能躲过这个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