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小晖案开审 习阵营金融清洗风暴或延烧

习特别在沪开庭 吴牵与江绵恒的利益网络

被控诈骗侵占逾七百亿的前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3月28日在上海庭审上痛哭认罪。同日山西吕梁前副市长张中生(下图)因贪腐十亿元被判死刑。(央视截图)

人气: 8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3日讯】(香港大纪元特约评论员司马靖新闻综述)3月28日,山西吕梁前副市长张中生贪腐10亿元案,一审判处死刑。同一天,安邦原董事长吴小晖案在上海开庭,被控集资诈骗652亿职务侵占100亿,吴小晖当庭痛哭认罪。习近平则主持召开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等加强金融监管的文件。

官媒此前起底安邦集团吴小晖,牵出上海帮与江绵恒的利益网络。习当局开杀戒与释放金融反腐升级信号的同时,选在上海审判吴小晖,对上海帮与江泽民家族的震慑意味令人关注。

3月28日上午,山西省临汾中级法院,对有“吕梁教父”之称的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宣判。张中生被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另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8年,对其决定执行死刑。

山西十亿贪官张中生判死

判决指,张中生在1997年至2013年期间,以山西省中阳县县长、县委书记、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藉以索取、非法收受逾10.4亿人民币财物,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

法院还表示,根据2015年刑法,贪腐案量刑不再单纯“计赃论罚”,而是以“数额+情节”为量刑标准,张中生案有“特别严重情节”,所以被判死刑。

吕梁市是中国贫困市之一,张中生作为当地的副市长,其受贿超过10亿,网上很多人表示令人震惊。“十八大”以来,很多案件,包括周永康、薄熙来等大老虎,据传贪污数千亿都没判死刑,只是官方公布的贪腐数据没有像张中生这么严重。

外界质疑,就连穷困山区副市长都贪污10多亿,还能相信以前的那些贪腐案例判决书的数额吗?

十九大后首个判死刑贪官

2016年1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厅长赵黎平一审被判处死刑,成为中共十八大后首个获死刑不缓刑的落马官员;2017年5月26日被执行死刑。赵黎平是因受贿、故意杀人等数罪并罚,被判死刑。

而张中生是十九大以来首个被判死刑的官员,也是十八大以来贪腐犯罪适用死刑的第一人。

外界关注,如果案件死刑复核后维持原判,这个量刑可能是习当局释放给各地官员的信号,意在表明中央对腐败的惩治力度不会放宽,要对贪官开杀戒。

吴小晖涉集资诈骗652亿 职务侵占100亿

当天,上海一中院开庭审理前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并在微博即时播报庭审情况。

起诉书指,吴小晖骗取中国保监会的销售批复,向公众招募资金及进行虚假宣传,非法募集资金规模急剧扩大,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实际骗取人民币652.48亿元。

起诉书还提到,吴小晖分别于2007年、2011年利用担任安邦财险副董事长职务之便,指使公司高层采用划款不记账的方式,将保费资金30亿元、70亿元划转至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

态度逆转 痛哭认罪求轻判

在近10小时的庭审转播过程,吴小晖一开始拒不认罪,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提出异议,表示自己不懂法律,不知道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并反咬相关证人证言不属实、鉴定意见不客观。他同时表示,30亿元有归还、另外70亿元用于购买房地产。

但到了最后陈述阶段,吴小晖当庭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忏悔”,请求从轻处罚。庭审于晚间结束,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3月30日中共央视公布的画面显示,吴小晖当庭痛哭,声泪俱下,他还从身旁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纸巾擦拭,并带着哭腔说:“我深刻地忏悔,知罪悔罪”,“再一次请求法庭和有关方面,能够从轻处理我本人。”随后画面便被剪切转换。

吴小晖从拒不认罪,到最后痛哭认罪,并请求从轻处罚;态度逆转,令人惊讶。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很可能庭审期间,吴小晖获悉了“吕梁教父”张中生贪10亿被判死刑的消息,意识到自己可能面临死刑的命运,心理防线崩溃而挣扎求生。

庭审后,就有网民质疑,“吕梁教父”贪10亿被判死,吴小晖涉案652亿如何处置?

官媒起底安邦 牵出江绵恒利益网络

现年51岁的吴小晖为浙江温州平阳县人。上世纪90年代,吴小晖通过陈毅之子陈小鲁,结识了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苒,并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娶了邓卓苒,成了中共最有权势家庭的“驸马”。

2004年,吴小晖在宁波成立了安邦。从当初成立时只有5亿元注册资本,到2016年底,安邦的总资产达到了2万亿元左右。

2015年初,亲习阵营媒体财新网起底安邦与吴小晖;但将邓小平家族、陈小鲁、朱云来等太子党与安邦吴小晖作出切割。另一方面,官媒起底安邦集团,却牵出江绵恒利益网络。

2017年5月8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刊发长文“揭秘安邦帝国”,文章提及,安邦集团前身是2004年成立的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邦财险)。安邦财险的发起人为上海汽车集团(上汽集团)等7家法人单位,上汽集团时任总经理胡茂元为安邦财险首任董事长。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安邦集团法定代表人2014年变更为吴小晖之前,一直是胡茂元。

而上汽集团由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控股,属于江绵恒的利益地盘,在江绵恒多得数不清的董事头衔中,其中之一是上汽集团的董事。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联投”,并出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除了上汽集团,中石化集团也位居安邦财险大股东之列。目前中石化集团连续两任总经理苏树林、王天普已先后落马。苏、王两人是曾庆红、周永康的石油帮马仔。

官媒起底安邦集团,牵出江绵恒利益网络。这些迹象透露习阵营要打击的目标,很可能是安邦的幕后势力江泽民利益集团与江泽民家族。

震慑上海帮及江泽民家族 习设立上海金融法院

上海是中国金融中心,也是江泽民的老巢。习近平当局以张中生贪腐案释放开杀戒的信号的同时,在上海开审安邦吴小晖案,震慑上海帮及江泽民家族的意味不难想像。

与之呼应的是,习近平3月28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机构改革全面启动,将进一步触及深层次利益格局的调整和制度体系的变革。

会议审议通过一系列文件,其中包括《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等有关经济改革与金融监管的文件。

习近平特别强调,设立上海金融法院,对金融案件实行集中管辖,目的是完善金融审判体系,营造金融法治环境。

金融高层密集动作

之前中共两会上推出机构改革方案,银监会与保监会合并为银保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升级为中央财经委员会;目前,由中央财经委员会——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稳委)——一行两会组成的三级四机构,已然成为中国经济决策与金融监管架构。

习近平料将继续兼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习的经济智囊、新任副总理刘鹤将执掌金稳委。另外,3月19日,易纲就任央行行长一职;3月21日,郭树清任首任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3月23日,郭树清被任命为央行党委书记。

3月27日,刘鹤前往北京市金融街视察“一行两会”工作,分别听取央行、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的汇报。刘鹤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当前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要加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作用。

当天,郭树清主持召开银保监党委扩大会议;会议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深化银行保险体系改革开放。

3月25日,央行行长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警告,少数野蛮生长金融控股集团存在风险。

上述种种迹象显示,习当局的金融清洗风暴将至。上海作为中国金融中心及江泽民利益集团的大本营,将首当其冲;安邦吴小晖案被拿来祭旗,吴小晖命运难料;清洗风暴或延烧其背后的上海帮与江泽民家族。◇#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
2018-04-03 6: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