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留美派升官与中国经济破局

中共新一届的政府中,出现几位出身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并留学美国的学者型官员,他 们能否帮助解救中国的经济困局呢?前景并不乐观。图为美国前第一夫人米雪儿‧奥巴马 2014年在北京大学的斯坦福中心演讲。(Getty Images)
中共新一届的政府中,出现几位出身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并留学美国的学者型官员,他 们能否帮助解救中国的经济困局呢?前景并不乐观。图为美国前第一夫人米雪儿‧奥巴马 2014年在北京大学的斯坦福中心演讲。(Getty Images)
人气: 18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3日讯】中共乏味而戏作的两会,今年快结束的时候居然出现惊人的高潮,一队士兵面无表情,阴森森的踢著正步入场,把在座的人大代表吓破了胆。人们一面咀嚼著翻白眼女记者揭示的中共假外媒和大外宣,一面干瞪眼思忖著新出炉的新“内阁”,看看这些上任的新官,能否在川普已经举起外交、经济、贸易三把板斧之时,应对中国社会的困局。

习近平的新“经济内阁”包括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副总理刘鹤,和新任命的央行行长易纲。王岐山据信会主导对美外交,化解日趋紧张的中美贸易关系;刘鹤已经两次奉命出师,先去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再火速赴美安抚川普的鹰派内阁,但两次都无功而返;经济学者出身的易纲执掌中国央行,中共想必是要利用他的技术专长,能从货币政策和公开市场运作方面,对稳定中国金融有所助益。如黑马般上位的刘鹤和易纲,被认为是“学者型官员”,其提拔被认为是中共用人的进步,其留美经历和学识,也许会为中国经济注入自由市场的因素。真的会这样吗?

据与刘和易都有所接触的旅美学者、社会学家程晓农博士说,刘鹤和易纲,都是体制内的学者型官员,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低调和谨慎,在体制内无声息地往上爬升,人们很少看到他们公开发表的、独立的关于中国经济和金融的声音。身为学者又没有鲜明的经济政策立场,所以,可预计他们走的是技术官僚的路线。他们虽然有留美的经历,甚至在美国大学任教,期望他们会为中国经济注入西方的市场因素和理念,恐怕是一厢情愿。

从公开资料看,刘鹤只能算半学半官,因为他的教育经历显示的是在中国人民大学接受的、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产业经济理论,他从政之后在西东大学和哈佛大学的进修,不能算系统地学习了西方的经济理论,而只是接受了公共政策、行政管理的短期培训。易纲博士从北京大学出国留学后,在美国接受了完整和系统的教育,并在印第安纳州的IUPUI得到终身教职,应该是熟喑中美经济思维的学者,可以对中国的经济体制提出独到、深刻的改革见解。究竟他做没做到这一点,还是只就货币政策方面给中共核心层提供了技术支持,就不得而知了。

据《纽约时报》说:“尽管易纲在货币政策方面有着广泛的学术背景,近年来也监管着很多交易,但他在管理央行方面还是会面临巨大挑战。”作为央行的新行长,他此前有在前任行长周小川手下的宏观监控商业银行的经验,和外汇管理的经历,但可能没有真正管理过具体的银行业务和商业运作,如今中共委派这样一位经济专家来任央行行长,可见中共的首要考量,不是如何更有效地运作银行,而是试图稳定脆弱的中国金融。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经济面临极高的债务危险和金融风险,刘鹤和易纲被选择入阁,应该主要是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金融危机。易纲上任后表示四月份要推出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这些措施会深入到什么地步,是否会对中国的金融体系做结构上的改革,还需进一步的观察。

学者为官,或者延揽专家入阁,当然是很好的事情。中国古代就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这段话出自于《论语‧子张》: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但有一点,中共对此曾经是大肆抨击、无情嘲弄的。中共的“批林批孔”运动中,把孔子的“学而优则仕”贬得一塌糊涂。至于“仕而优则学”,中共做的就更糟了,什么假文凭、买文凭、秘书代读,会把孔夫子给气晕了。

“学而优则仕”在台湾似乎实施得很好,展示了一种优良的社会风气。去年夏天在台,接触到许多台湾政府官员,从总统到内阁部长,学者型、教授类的官员比比皆是;台大的许多教授也都有入仕的经历。“学而优则仕”在美国虽然也有,但好像不太多。川普的经济顾问纳瓦罗教授,算是其中的例外。

总统制或内阁制(议会制)下,总统或总理延揽专家学者入内阁、成为幕僚,选择那些与自己政治观点相同或类似的,都无可厚非,因为他要实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政治理念。关键的问题是,那些不入阁的教授、学者、知识分子,他们的地位是怎样的?他们可以公开反对、批评总统、总理、入阁的学者官员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并不是因为这个学者变成部长、行长、或总理了,就表明他是正确的、明智的、有道理的。学者型官员当然是可能犯错、谬误、失足的。

中国的政治体制不能解决的,就是这样的问题。美国的学者和教授有人愿意入阁,大部分可能不愿从政、受到约束,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学术位置上同样可以激扬文字、评论时政、批评政府,同样可以对政府、社会施加影响。美国学者有些可能从政,美国政客很多在任期结束后会选择进入学术界,因为政客是有任期限制的,学术界反而有终身制的保障。

中国的学者型官员,即便是留美、留欧的,他们可以保持自己的良心、良知和善念吗?他们会为全社会的人们、为社会公平和正义着想么?还是他们摇身一变,成为统治者的附庸,而失去独立思考和坚持真理的特质?他们会不会把从西方学到的先进思想、理念、治国方略当成为中共统治者粉饰太平、擦屁股,和助纣为虐的手段?他们会不会自己坐稳了位置,捞到了甜头,得到了利益,就出卖自己的良心呢?他们会不会因为身居高位,就反过来对其他知识分子、其他学者,他之前的同事、同侪、或者政见不同的知识分子开始歧视、限制、甚至打压呢?这才是中国民众、中国社会需要关注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中国的问题,因为中共的昏庸和积久生弊,已经烂透了,已经不是人的力量可以挽回的了,留美学人也做不到,而是只能求得上天助我、天佑中华了。◇#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75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评论
2018-04-03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