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习金融攻坚战防风险 重在防江派乱局

人气: 6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3日讯】4月2日据官媒报导,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首次会议,会议研究打好三大攻坚战,依序是:金融风险、脱贫、治污。

作为习第二任期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防范金融风险,在本次会议之前的一场主题会议,是3月28日深改委第一次会议上,在金融监管领域通过了两大文件,向特定对象释放出了高度监管信号。如现阶段的一大目标金融控股集团,3月28日当天上海法院就有现成例子──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案开审。

就近两年的金融工作而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毫无疑问是习当局的重点,尤其是所谓“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其警报响起及最终要防的应该是2015年股灾犹如一种经济形式的政变

曾有大陆财经媒体回头调查发现,2015年下半年股灾发生一个主因是,市场巨资助涨助跌股价,又都精准的在暴跌前获利出场,再于2016年将股市掘金以购买资产的名义转移海外,徒留股民血本无归衍生为金融市场及执政当局的烂摊子。据称,这政经双线作战的资金来源,目前出事的金控集团都有不同程度的涉及。

吴小晖2017年6月被带走事件获证实后,大陆媒体报导不但暗指吴小晖涉2015年发动大股灾,还引用香港评论文章指称股灾是一场金融政变,目的是逼习近平下台。而外界普遍认为,三年前这场大规模股灾的发生,是最跟习王反腐过不去且有实力发动的江派腐败势力所为。

又如吴小晖2017年6月被曝不能履职前,安邦和财新网曾三次公开互撕,最后一次5月31日安邦公司法律部发出公开信,指责胡舒立“滥用媒体话语权、找有权人士运作干预司法”,并谈到胡舒立财新网背后的“小圈子和利益集团”。这让外界无不认为,吴小晖以公开信影射王岐山并试图叫板习近平,而吴小晖代言的就是反习王反腐的江派势力。

长久以来坊间广传吴小晖“以婚姻为杠杆撬起财富”,吴小晖出事后的报导却显示这只是事实的一小部分,吴小晖在2004年以汽车保险业务起家的安邦财险,江泽民、江绵恒父子人脉金脉深厚的上海汽车提供了最大一笔资金,当年上汽的4S店就有1,000多家,安邦依托于这个优势,在汽车产业链上下其手,对当时车险市场的影响可想而知。舆论曾有很形象的评语称,安邦与上汽4S店的合作就是在“捡钱”。

实际上,吴小晖涉腐传闻早在2012年12月即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落马时就出现了。后来多方面信息佐证,李春城2011年助吴小晖鲸吞成都农商行,而李春城此举是周永康授意。由此不难推知,令吴小晖自认手握“丹书铁契”的,应该不是驸马的身份,而是攀上了江派。

4月1日媒体披露吴小晖受审视频中,吴小晖在最后陈述阶段,掩面痛哭,希望从轻处理。吴小晖这眼泪流的是大鳄的,也是代言人的,只因为后台失灵了。

如安邦、明天这类“某某系”只用了短短十几年时间,资产规模就滚成万亿元雪球,不论是监管绿灯,还是政策先知,不能缺少的是最强的政治人脉。所以他们曾经“大而不能倒”,不是因为资产太庞大,而是政治背景太雄厚。

一个客观现实,当今成气候的这些金控集团及其掌门人,绝大多数都是90年中后期出道的,也就是在江泽民主政或干政时期,经商的如同当官的想要抄捷径势必往江泽民派系靠拢,或为白手套代理资产,或在需要时配合搞政变逼宫。

从习近平这几年的金融工作可以看出,所谓金融大案,项俊波也好,明天、安邦乃至接下来的某某系也好,并不是真正的焦点。习是在清洗金融系统大肆抢钱、又用钱支持政变的红色权贵。而从以前到现在,不可否认在这方面最有实力的莫过于想要翻盘的江、曾腐败集团,所以相关的缠斗在未来仍避免不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4-03 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