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加强党的领导” 遭各国围堵

中共不正常的各种渗透,正引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及欧盟等自由国家的警觉和愤怒。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社会阵营正在以各种方式反制中共。(Getty Images)

人气: 281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一直以来,中共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其党组织不仅渗透在大陆各阶层中,甚至对外输出中共价值观。中共控制的资本大肆收购西方高科技企业,窃取对方的智慧财产。这种不正常的渗透,早引起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及欧盟等自由国家的警觉和愤怒。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社会阵营正在以各种方式反制中共

中共要加强“党的领导” 外企忧心

“十九大”以来,中共要求“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要求”,并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同时,中共强调加强党在企业中领导地位,一些合资企业将重大决策交由党组织定夺。中共称,“企业建立党组织有利于促进企业内和谐的工作关系。”

长期以来,容忍共产党在企业内部设立党支部已成为外企在中国做生意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

据报,截至2016年底,中国14.7万家国有企业中有93.2%建立了党组织,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有70%的在华外企建立了党组织。

路透社引述知情人的话说,中共企图在外企运营当中扮演越来越大的角色。去年7月底,十几名欧洲在华公司高管聚集在北京,讨论他们对于此事的担忧。

一名参加会议的高管告诉路透社,一些公司迫于“政治压力”,修改跟中共国营机构合营企业的章程,允许共产党对企业运营和投资决策拥有决定权。这名西方高管说,改变的合资协议令高管们深深担忧。他的公司迄今抵制这个做法。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中共势力也在渗透中国私营企业的同时,更加加强对国有上市企业的控制。去年有几十家在香港等地上市的中国国有企业更改企业章程,这些企业的董事会需要征求企业党委的意见。

报导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说,面对私企不断壮大,中共的互联网监管机构正在讨论持有腾讯、微博和优酷土豆等公司1%的股份。

中共控制企业的最主要表现是,在企业中建立层层党委、党支部、党小组等结构。香港著名政治评论员练乙铮教授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指出,现代中国经济是一个共党与企业凝结在一起的利益集团,而不是真正受市场调控的企业。

因此,中国经济在这种党组织的体制下,永远不可能是自由地发展,而是按照党的意志运营。

中共为何要强迫外国公司建立党支部?美国企业研究所国际贸易专家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曾表示:一个是政治控制,其二是探听公司情况,其三是盗窃外国公司商业机密。

中共加强“党的控制”,也导致在华外企纷纷撤离中国。不论是《网络安全法》或者“党建入章”的中共政策导向,都在加剧国内外危机。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国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左转,使得国际社会更加深了对共产主义红潮来袭的恐惧和担忧,这(又)使得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陷入更大危机之中。”

中兴事件本质透视:一切都是“党惹的祸”

在国际上,中共对外统战、收买各国政要、收买国外媒体、进行海外间谍活动、进行大肆的跨国收购、推销“一带一路”等等,早已引起西方国家的注意。

由于中共把手伸得太远,搞僵了与许多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一场全球范围的反共的情绪正在酝酿。今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正在觉醒,并采取行动反制中共

以美国为例,川普的经贸、外交、国安等人事,都换上了对中共强硬的鹰派。如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Peter Navarro)、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Emmet Lighthizer)、新换上的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新国安顾问波顿(John Bolton)。

几个月来,美国公布的三份国安文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以及《核态势评估报告》,都将中共认定为美国未来的主要对手。

更让中共忧心的是,川普不按常理出牌。中共利益诱惑和威胁恐吓,对川普不起作用。川普甚至打出台湾牌,从高层互访,到敏感军品出售,不断突破中共一直叫嚷的“底线”。

最近发生的美国制裁中兴通讯事件,一个小小的芯片击垮了中共靠宣传营造的“强大”幻象。

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将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这一禁令为期长达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除了中兴通讯外,被美国国会报告点名从事“经济间谍”的还包括华为、联想。

这距离上一次中兴被制裁才刚过一年。2017年3月,美国商务部决定重罚中兴,理由是美方声称中兴违反了美国相关出口禁令。随后,中兴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同意支付总计8.92亿美元的罚款,以及3亿美元的暂缓罚款。

2012年,路透社发布了关于朝鲜和伊朗禁运的调查报导,称中兴与伊朗签订合同,从美国一些知名科技公司运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硬体和软体。

被称为“头牌高科技公司”的中兴是中国手机第二大厂,被称为“中国通信设备制造业的开拓者”。在2017年年报中称,中兴是“全球领先的综合性通信设备制造业上市公司和全球综合通信信息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

就在美国宣布禁售令生效的当天,包括高通、英特尔、IBM、赛灵思、德州仪器等多家美国公司,立即向中兴发出终止合作的通知,包括中兴及其上下游的生产线,也传出员工被迫休假及停工的事件。

4月20日,中兴董事长对外承认,美国的制裁将使中兴进入“休克状态”。并称这样的制裁对中兴“极不公平”“不能接受!”又称“中兴通讯的产品在国内和全球市场有13亿人口的支持”“决不放弃”。

不过,很快中兴就“服软了”。4月22日晚中兴发公告称,针对美国激活拒绝令,“公司在采取措施以遵守该拒绝令,而且在积极与相关方沟通以及寻求解决方案。”

然而,从中兴事件的本质上来看,“一切都是党惹的祸”。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的文章表示,中兴破坏禁运、捏造对有关员工进行惩治的虚假报告。可是,中兴居然有恃无恐,恬不知耻而且得意洋洋地以其龌龊勾当得到“十三亿人民支持”自居。因为这背后有中共商业部和外交部“拔刀相助,保驾护航”。

文章认为,是谁授权这个董事长盗用全国人民的名义壮胆?又是谁指派外交部和商业部沆瀣一气呐喊助威?——这也许是中兴永远无法明说的党国要务。这恐怕唯有领导一切的中共有本领、有资格、有责任说得清楚。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世界上许多国家,如加拿大、瑞士、丹麦、新西兰,都没有自己的手机芯片。但这些国家,老百姓都过得很好,也不会受到外界威胁。而中共虚假的教育宣传,赋予中国人屈辱感,什么都要“赶英超美”,而不是融入自由社会一道发展。因为共产体制的残暴、欺诈本质让自由社会不敢跟你分享一些关键技术。古巴、朝鲜受到制裁就是因为这一点。中共现在大张旗鼓“加强党的领导”,当然惹来国际社会警觉。

美企站出来发声指责中共窃取知识产权

除中兴外,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也面临刑事调查,或面临着比中兴更为严重的后果。路透社报导,纽约联邦检察官至少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调查华为,了解他们是否违反美方出口和制裁法令,将产品运往伊朗和其它国家。

其实,中国作为半导体消费大国,自给率很低。半导体产业主要依赖进口,国产化率仅1/3左右。

中国所有的高科技产品均严重依赖美国,中国想在短时间内完成芯片取代美国?这个答案是不可能,因为中国在这领域至少落后美国20年。网络上自称有10年电子行业经验的工程师的结论是:20年来,中国的芯片研发,毫无寸进。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的估计,中共每年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给美国经济造成2,250亿美元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到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站出来发声,指责中共窃取知识产权。

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陈一新在媒体撰文表示,在打击中国包括“中国制造2025”在内的产业计划的背后,川普政府的战略思维与国际政治的攻势不谋而合。川普政府整合与善用资源,确立一套“反中政策”,目前已赢得政界、产业界、学界、军界的支持,将中国打成国际政经体制内的自利者。

文章认为,这次美中贸易战,美国和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国家一起,对中国课征高关税。中兴在美投资多年,遭此沉重打击后,将很难在美国再起。

最近,大陆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大力吹捧中国制造业水平和技术优势。巧合的是,中兴事件正好泼了一盘冷水。

李书福收购戴姆勒 引发欧洲对中共的担忧

此外,近年来,陆企大举海外投资倂购欧洲企业,已引起欧洲多国的担忧。除了担心技术外流,中资的不透明,也令欧洲各国感到不安。

今年2月,已经买下瑞典富豪汽车(Volvo)的中国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以90亿美元大手笔收购德国奔驰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汽车近10%的股票,成为戴姆勒的最大股东。此举据信是为了取得戴姆勒的电池等技术。

消息传出震撼德国政坛,吉利持股之高,连戴姆勒高层也感到意外。因为吉利此前并未透露其收购比例超过3%和5%的监管披露门槛。德国金融监管局表示,正在调查该案是否违反了披露规则。

除了拥有富豪汽车,李书福一年来入主富豪卡车、莲花(Lotus)跑车、马来西亚Proton及英国黑色出租车生产商LEVC,并且投资研究飞行汽车的初创企业Terrafugia。

陆媒腾讯网报导,李书福投资戴姆勒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中国某地方的官方资金,另有少部分境外资金”。报导称,吉利这次或许像8年前收购富豪一样,有黑龙江省大庆市政府作为国资参与其中。

今年1月,国际知名咨询服务机构安永公布报告显示,2017年中资企业在德国投资额达137亿美元。去年中资企业共并购德国企业54家。

针对一些中资企业进行高调并购活动,德国政府和民间对此感到不安和担忧上升。德国政府去年加强限制,把持股25%的门槛扩大到更多的商业领域。

据德媒报导,欧盟委员会基于安全考虑,打算审查对重要战略领域企业的收购;在必要情况下,甚至有可能出面叫停。

此外,近十年中,中资已并购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区的150家酒庄。过去两年中资已在法国中部买下两千六百公顷的麦田。这些举动也引发法国舆论反弹。

对于中资在全球不断大肆收购,今年2月,德国外长再次在公开场合,警告中共的威胁,呼吁西方社会拿出策略。

欧洲的研究机构曾警告说,中共在欧洲迅速加大的扩展其政治影响力,以及推广其威权主义理念的做法对自由民主以及欧洲的价值观和利益构成重大挑战。

与美国一样,欧盟与澳大利亚也纷纷出招抵制。欧盟领导层与欧洲议会正审议新条例禁止中国企业收购在德、法以及其它欧洲国家的高科技企业。法国、德国正在列出估计上千间“不能让中国买走”的科技公司清单。

中共国企海外并购频失败

最近数年,中共政府支持的公司及中资企业,都以收购或并购德国、美国、日本及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高科技公司、半导体公司为主要目标。

去年以来,川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多次否决中资企业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如中资高科技的博通并购美国高通、中共支持的凯桥私募股权公司收购莱迪思半导体、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等并购案。

此外,中共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投资英国核电厂、鸿海并购日本东芝、中资企业投资或并购澳大利亚高科技公司等案失败,背后都有美国的身影。

今年1月,马云旗下的蚂蚁金服在美国收购速汇金(MoneyGram)以失败告终,这宗高达12亿美元的收购案被美方拒绝,外媒指是因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担忧中资并购存在的数据安全性问题,可能被用来识别美国公民的信息。

外界认为,蚂蚁金服收购案受阻后,会令中资在海外收购进一步受挫,尤其是在美国。

据汤森路透的数据指,2017年全年中资企业境外并购交易数量,下降至866宗,按年跌幅为5.7%,而金额的跌幅较大,为1,419.2亿美元,较2016年的2,181.6亿美元下跌了35%。

另据罗兵咸永道今年1月底发表的报告显示,去年中资并购活动交易价值从2016年的历史高点回落11%至6,710亿美元,基本相当于2015年的水平。

去年12月,海航集团因一起失败的并购案在美国遭到起诉。

据美国之音报导,位于新泽西州的美国软件工程公司内斯科技在纽约州最高法院起诉海航两家公司:文思海辉技术有限公司和海航集团指控海航未尽最大努力以获美国监管机构对收购该公司下属公司的批准,从而造成其财务损失。内斯科技寻求海航集团赔偿至少6500万美元。

报导说,这起兼并案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海航与中共政府的神秘关系。起诉书显示,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是中共官员;海航获中共政府至少两笔总值1.75亿美元的贷款。

今年4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2018年特别301报告,中国连续14年入列“优先观察名单”。华府表示,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是川普政府的首要任务。

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表示,中资收购受挫,是因为外国逐渐识别了它的目的。“中共就是要把人家的创新技术给买走,留下空壳公司,而且瞄准西方的经济或者政治的生命安全线,给人家构成国家安全危害。”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中共的外交危机会越来越严重,因世界已对中共越来越担忧。在西方遏制的情况下,中国要真正崛起,就只能抛弃中共,改变现在的政治制度,重构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才是出路。#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4-30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