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党大潮冲击波:中共恐慌 全球各界声援

4月1日,全球退党中心副主席、美国天主教大学机械系主任聂森教授在华府“三亿退党大潮与共产主义终极目的”研讨会上发言。(李莎/大纪元)
人气: 21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5日讯】13年前,揭露共党邪恶本质的《九评共产党》一书发表,全面系统地剖析中共流氓地痞的起家历史、谎言欺骗与暴力暴政杀戮、中共邪教和流氓的本性,揭露了中共给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及必招天谴的宿命。

《九评》像九颗原子弹引起了各个领域极大的震动及反思,在种种“九评震撼”中,以触发中国广大民众退出共产党团队的和平精神觉醒自我救赎的“退党大潮”,最为波澜壮阔,塑造历史。

在中共69年流氓统治下,95%以上的家庭有惨死的血债,50%以上的中国人直接遭到迫害与折磨,八千万中华儿女死于非命,正统中华文化文物伦理价值及自然生态环境遭到疯狂破坏。在暴力谎言邪灵诅咒下,中国人受尽屈辱默然承受、整个民族道德下滑堕入深渊。退出中共党团队就是个人识别正邪真假,驱除内心恐惧自我救赎,而整体代表着解体中共,结束苦难复兴华夏的过程。

觉醒的中华儿女在退党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在2011年8月达到一亿人,在2015年4月达到二亿,今年3月23日达到三亿人,而退党大潮更以每天近十万人(约每秒一人)的速率快速增长。

退党大潮是真的吗?真有三亿人这么多吗?退党民众是中国各行业各级别各年龄各地区的中华儿女吗?怎么没看见中共的处理/恐慌及社会的表面变化呢?西方世界及亚洲邻邦知不知道呢?我今天要讲的题目就是──中共、中国社会、西方世界对退党大潮的反应。

三退人数主体(90%以上)来自中国大陆

首先,三退民众都是谁?大家刚才看了介绍短片,世界几百个三退景点,退党网站每天近十万人三退,他们是海外华人、陆客,还是大陆民众?

2004年12月,大纪元时报收到了第一条退出中共的声明。2005年1月1日,50位海外中国博士、律师、医生、教授、科学家联合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在同一天,退党网站tuidang.epochtiems.com建立,作为退党声明发表和记录的平台和数据库。每一条退党声明都独一无二,通过日期、时间(精确到分、秒)、姓名、地址、和声明内容区分。每条声明都有一个数字身份证明,也作为退出中国共产党总人数的计数统计。随时立即在网站上更新。为确保数据的安全可靠,网站维护有独立服务器,并开发特别的软件用以数据分析。

我们可以用2017年退党网站每日三退人数数据绘图来分析举例:2017年三退总人数为32,891,685,即每月平均2,740,974人或每日平均90,114人。从图表中的几次数据波动就可知道退党人员及义工主要来自中国大陆,退党人数紧紧跟随中国社会的脉动变化而波动。三退民众主体(90%以上)来自中国大陆。

比如2017年1月25日到2月5日出现明显数据下降,是由于1月28日为中国黄历新年,大量人口返乡探亲团聚、学校放假、各地网吧停业。而7月15日到8月30日,三退人数出现少量下降,原因是中国大中小学放暑假。

从去年9月20日开始三退人数明显下降,持续到11月初开始恢复量。下降原因是中共十九大会议在10月下旬召开。中共为了进一步控制舆论,更加严厉封网,各种翻墙软件纷纷失效,封网加剧是从9月中旬开始,一直持续到11月初。

在一些具体时间点,伴随中国内地一些纪念活动或者群体冲突事件,三退人数会出现增加。云南昆明在4月26日发生城管砍伤小贩群体事件,网络上迅速发酵,其后几天三退人数出现增加。再例如2017年天安门6.4纪念期间和其后,三退人数出现增加。

伴随中共互联网严控法规的出台,其前后三退人数会因为封网加剧而出现短暂下降。例如2017年5月底中共出台《网络安全法》和《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于6月1日实施。

以2017年12月4周的数据做更详细的分析发现,每周数据呈现规律变化。例如周末期间(中国周六周日)三退总人数会出现减少,周一总人数会增加。工作日期间数据基本持平。

我们与中国网民使用较多的破网软件动态网/无界网合作,通过退党声明的来源IP地址区分,把三退人数分成来自中国大陆和总人数两类,趋势图明显发现三退人数受中国群体事件以及中共收紧网络封锁对三退的影响。由退党声明可知,退党来自各行业级别各年龄层各省市地区。

面对真相广传三退大潮 中共恐慌至极

过去13年来,退党的步伐一天也没有停过。三亿人退出中共,接近世界人口第3大的美国总人口数,足见退党潮波及范围的广度。三亿三退民众来自各行业级别各年龄层各省市地区,足见退党潮冲击社会的深度。三亿人对中共说“不”,他们声明不与中共为伍,退出中共一切组织,这令中共组织上走向瓦解,走向最后解体的崩溃点,因此让中共陷入极大的恐慌。列举数例说明退党大潮真实存在,中共面对三退极为恐慌于疯狂。

保鲜教育、降低入队年龄、加大迫害义工:为应对大陆各地传九评促三退的浪潮,中共从2005年1月开始在全党全面开展历时一年半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整风运动,民间简称“保鲜教育”。中共又特意把少先队的入队年龄从7岁降到6岁(一下子就增加了1,600万队员),同时把入党入队资格降低,在校园中“招揽生意”,以增加账面人头补足失血人数。另一方面中共对传九评劝三退义工竭尽全力地迫害,估计在被中共绑架、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因劝三退讲真相而被迫害的至少占80%以上。

“天灭中共”上头版、锦州晚报停刊:2009年伪国庆“十一”前夕,为显示市面热烈庆祝气氛,该报街头取景,拍摄锦州市聊西小商品市场,并将这幅照片在9月27日周日的头版正中央大篇幅发表。不过,在该报发行后被发现在照片的左下角、即市场自行车停车护栏上,赫然贴著“天灭中共、三退平安”的标语,呼吁市民退出党团队。海外中文媒体转载了“天灭中共现头版”的消息,也引起大陆民众的关注。

新浪博客出现《震惊:有人出万元天价求购买某期〈锦周晚报〉》博文。第二天,上级锦州市委以图片“违反广告法”为由,下令该报停刊整顿并封闭报社网站。当局更派工作组进驻该报社彻查,同时勒令回收当日已发行的全部报纸。仅仅疏忽错登了一个小小的退党标语,中共就勒令《锦州晚报》停刊,“天灭中共、三退平安”成了晚报绝版的标语,中共的恐慌疯狂可见一斑。

百度网络审查、退党大潮列黑名单:中国最大搜索引擎百度的内部审查运作文件披露,中共针对13类别,审查过滤关键词,其中包括“反动”类黑名单、“六四信息”类、“法轮功”类、“国家领导人”类⋯⋯等等。在“反动”类过滤关键词中,就有“退党”、“灭共”、“亡党”、“不爱党”、“暴政”⋯⋯等等。在“法轮功”类过滤关键词中,包括“九评”、“藏字石”、“大纪元”等,由此可见退党大潮在大陆的深远影响,及中共对退党、灭共的恐惧。

在中国大陆境内,千百万个退党义工(主体为法轮功学员),在大街小巷、住宅小区、市集商场、火汽车站、机关大楼、旅游景点的电线杆上、墙壁屋顶、树枝树干、自行车栏、汽车雨刷、公寓邮箱等处,挂真相横幅竖幅、真相展板、书写退党标语、张贴退党声明,帮助人们了解真相,退出中共相关组织。加上市面大量流通的退党币、真相币,有手写老旧的人民币、有印刷精美的全新人民币,打印真相内容、劝退标语、退党声明,成为传递“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有力工具,话语虽不多,然而信息流通量大,大家争相保存私下阅读反思,令中共非常恐惧。

现今已有三亿中华儿女退出中共组织,在中共的疯狂迫害中,大陆的退党义工、包括法轮功学员不畏危险生死,风雨无阻日复一日讲真相,使得中华儿女反思,人心渐明。中共众叛亲离解体在即,在中共全方位的极力封锁中,至今平均每天仍有近10万人三退,退党大潮波涛汹涌势不可挡!

世界政要名人声援退党大潮

刚才在退党短片中已看到,去年2017年12月20日,在美国国会举办的退党研讨会上,美国国会议员、旅美新西兰政治家、维权律师、政治评论家在研讨会上谴责中共迫害民众暴行、声援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组织。资深众议院议员罗拉巴克(Rohrabacher)也来参加并演讲。他说:“退党大潮非常重要,它给了共产邪恶体制内的人们退出的机会,让他们不再参与镇压自己的同胞,不再与中共一道成为世界的威胁。”

西方世界,尤其是美欧政要,对退党大潮的长期关注、期盼及赞赏的反应,我还可以简要地举些例子。譬如,前年2016年7月,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庄集会,呼吁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及非政府组织领袖到现场声援。美国宗教与民主研究院主任麦克唐纳(McDonnell)在发言中说:“大量勇敢的人带来了改变,亿万中国人受到鼓舞,退出中共组织。”

2015年11月28日,美国首都举行大型研讨会纪念《九评》发表11周年,马州联邦参议员参选人华理士(Wallace)发言表示:“谢谢写《九评》的人和那些站起来传播真相和反对暴政邪恶的人。我们能够一同结束邪恶中共、共产主义将会走向灭亡。”

2014年12月3日,美国国会大厦举办《九评》及退党十周年的研讨会。众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分会主席、资深议员史密斯(Smith)发来书面声援说:“我要公开赞扬退党大潮,赞扬中国民众向前的勇气和行动对中共暴政作出回应,将自由带到中国。”

国会议员史塔克曼(Stockman)亲自到场演讲声援,他建议各国领导人都来读《九评》,只有读过这本书你才能对共产党做出正确判断,这么多人退出了中共就是证据。”

前美国驻东帝汶大使、国务院助理国务卿里斯(Rees)发言中说:“我很高兴今天的活动是由我最喜欢的单位: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举办。退党运动代表中国民众的精神觉醒。超过1亿8000万中国人三退,这个数字令人震惊”。

2012年7月,全球退党中心于华盛顿举办“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声援民众三退”大集会,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史考特(McMillanScott)、立陶宛政要安迪克尼(Andrikiene)、爱沙尼亚议员克兰(Kelam)联名褒奖全球退党中心及声援1亿2000万退党大潮。

2011年9月,密西根州联邦众议员麦卡特(McCotter)及多位众议员联合发起了一项声援退党大潮的416号众院决议案,声援一亿退党大潮,支持民众自由选择公开退出中共。

2011年7月,新泽西州联邦参议员梅嫩德斯(Menendez)发起了一项专门声援退党大潮的232号参院决议案,目的是让人们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及声援“九千万退党大潮”,支持中国公民公开表示退出中共组织的三退做法。

2007年7月18日《大纪元时报》在美国国会大厦举办九评研讨会。三位美国国会议员到场演讲声援。德州资深联邦众议员杰克逊・李(Jackson Lee)特别向2300多万宣布退出中共的中国人民表示敬意。她说:“我也宣布退出中共……以驱除黑暗,驱逐共产主义。”

2005年5月29日下午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Rumsfeld)来林肯纪念馆的退伍军人音乐会演讲。退党义工向拉姆斯菲尔德介绍了在中国正发生的退党潮。他说:“我相信人们有获得自由的权利。我鼓励中国人退出中共。”拉姆斯菲尔德在途径声援退党征签活动中心时,收下三退义工递上的相关资料,并在签名板上签名声援,并在退党征签中心前和三退义工合影。

(作者注:本文内容及数据多由全球退党中心提供,特此注明并感谢)#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8-04-05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