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橙县陷游民安置僵局 法官威胁必须二选一

自启动圣安娜河游民清理行动后,橙县数周来一直挣扎于为被清理的游民寻找安置点。图为洛杉矶市中心街头的无家可归者。(杨阳/大纪元)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纯之综合报导)橙县游民安置危机在周二(3日)达到白热化,因为联邦法官卡特(David O. Carter)威胁,如果橙县不能为数百名从城市帐篷中清理出来的游民提供庇护,他有可能会禁止地方政府执行“反游民宿营条例”(即禁止游民在公园、河道等公共区域宿营)。

自启动圣安娜河游民清理行动后,橙县数周来一直挣扎于为被清理的游民寻找安置点。上周,由于数千居民的强烈反对和各城市威胁诉讼等,县政委员会被迫放弃了在尔湾、杭亭顿海滩及Laguna Niguel三市设立游民临时收容所的计划。

据橙县周一发布的报告,目前,圣安娜河沿岸被清理的近700名游民中,约有一半已获得了某种形式的安置。其余一半中,大部分或是拒绝了县政府服务,从县资助的汽车旅馆中被驱逐,或是自行离开了汽车旅馆。

但还有圣安娜市政中心(Santa Ana Civic Center)的200游民。卡特已下令橙县清理该处游民营并为其提供庇护。周一,橙县社工已经进入市政中心与里面的游民进行一对一谈话,了解其需求并告知各种收容选择。但当局并未设定清理的具体日子。

法官:必须二选一

卡特在周二的听证会上表示对目前橙县的僵局不满。他说,他不能决定收容所应当设在哪里,但他能发禁令,不让各城市继续执行“反游民宿营条例”。他说,一旦失去该条例,橙县社区将成为吸引游民的磁石。

简而言之,卡特说,橙县必须二选一,要么失去“反游民宿营条例”,要么设置收容所。他强调,收容所不用多好,只要让这些人有个住处,可以维护人道和尊严。

在冬季,橙县有两个兵工厂为约400游民提供临时住处,但本月即将关闭,这真雪上加霜,因为全县的其它收容所容量很有限。富乐屯官员已要求维持该市的兵工厂继续收容,但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可行。

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Andrew Do说,他对橙县及各市官员能否找出解决办法很悲观,除非卡特介入。

圣安娜市长:我们负担一半不公平

尔湾和其它城市的居民都表示不要游民收容所,这和圣安娜河沿岸社区是一样的,所以当初才有了游民清理行动。但卡特说,部分城市负担了较多的游民安置责任,比如,圣安娜市。

据《洛时》报导,圣安娜市有着全县唯一的大型紧急收容所,吸纳所有游民进行评估并提供服务。卡特说,这不均衡。

据统计,圣安娜市的游民人口在去年翻了一番多,从466人增至1,030人。资料显示,其中52%的游民都来自其它城市。

圣安娜市副市长说,是时候每个城市都该分担一点责任了。全国都在看呢,要公平。

卡特建议三分橙县 均摊负担

卡特建议将橙县分为北部、中部和南部三个地带,每个地带提供同样多的收容服务。他说,这样,每个区只要能照顾好自己区内的游民,就可以减轻其它地区的压力。他强调橙县南部城市和西部部分地区应当想出办法,设立临时收容所。

Andrew Do说,橙县将承诺拿出9,000万美元用于永久性支持住房。

在遭到尔湾三市的强烈拒绝后,县政委员会副主席尼尔森(Shawn Nelson)建议将柯斯塔梅萨市内114英亩的州有Fairview开发中心设成紧急游民收容所。但是,柯斯塔梅萨市议会全体议员上周一致发声拒绝了这个主意。该市居民说,他们担心设置收容所会危害公共安全,导致房产减值,并给该市带来过重负担。

橙县南部各市(包括尔湾市和Laguna Niguel市)的市长说,他们计划在4月19日的会议上讨论临时收容所地点的问题。部分市长(包括尔湾市长)说,他们已经有了一些地点构想,但没有透露具体细节。

长期解决办法难觅

游民安置议题在全美及全球都是个难题。台湾关键评论网(The News Lens)去年9月摘录《大开眼界:葛拉威尔的奇想〔典藏纪念版〕》一书,介绍了游民安置的重重困难。

据该书介绍,波士顿学院一名叫古汉(Dennis Culhane)的研究生建立的游民资料库显示,纽约市在90年代前半约有25万人曾经无家可归,但其中只有2,500人长期居无定所,而1%的这部分人的医保与社会成本每年至少多达6,200万美元。

专家说,这类游民群体多患有精神问题,或因酗酒吸毒而有多重感染,随时随地会路倒街头。加大圣地亚哥医学中心追踪15名酗酒游民,18个月中送急诊的次数高达417次,平均每人医疗费用达10万美元。丹佛有一游民急诊次数高达87次,即使聘请全职护士照顾并给予一间公寓,恐怕花费也要低很多。

因此,从经济层面考量,主动安置游民似乎成本更低。

2002年布什总统任命曼加诺(Philip Mangano)担任跨部游民问题委员会执行长,监督全美二十个联邦计划。曼加诺认为,兴建施粥厨房与收容所,到头来只会使得长期游民一辈子都是游民。

丹佛市曾与曼加诺签约,在联邦与地方资助下,帮助了106名游民,多为流浪街头时间最久、有犯罪纪录,以及有滥用药物或精神病史的人。收容与长期照顾一人,一年最多要花1.5万美元。理想状况是,一旦他安定下来并找到工作,就能逐步自己负担房租,政府补助就可减至6,000美元。

但具体执行时往往难尽人意。比如一名20出头的游民,年纪轻轻就有肝硬化,有次大出血,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高得离谱。安置给他的第一间公寓,因他邀来朋友大开派对,搞得一塌糊涂,还打破了窗户。在安置的第二间公寓中,他又故态复萌,令社工们非常伤脑筋。

许多社工都谈到,一次次地给游民机会,等于变相鼓励这些人不负责任。但如果放任这些人重回街头,政府又要花更多的钱。而最难搞的是那些油滑游民,他们觉得再流浪街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夏天来临时,他们就会说:哪需要遵守那些规定!

游民群体的低素质,导致基本上各地社区都会像橙县各市一样抵制游民安置。同时参与游民项目的一些人士认为,游民安置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却牺牲了道德的正当性。成千上万每天打两三份工才勉强糊口的人,没有人给他们一把公寓的锁匙;当单亲母亲因救济额度满了被停掉救济金时,破坏公寓的酒鬼游民却被一再给予机会。社会福利本应有某种道德正当性,那些残障老兵与低收入或失业的单亲妈妈也许更应该首先得到照顾,或者至少应得到与游民一视同仁的对待。◇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8-04-05 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